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改变引来反对 福特政府应对法律挑战

今年6月,福特带领保守党,以承诺带来各种积极的改变,在安省选举中赢得了多数党政府。不过,改革并不容易,新政府刚开始就面对多项法律挑战。(加通社)
人气: 2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9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行多伦多综合报道)今年6月,福特带领保守党,以承诺带来各种积极的改变,在安省选举中赢得了多数党政府。不过,改革并不容易,新政府刚开始就面对多项法律挑战。

从涉及复杂经济影响的取消碳税,到基本上是意识形态理念取舍的废除2015版性教育教程,福特省长的多项改革决定,都被反对方诉诸法律。面对挑战,福特并不打算改弦易张。

碳税政策官司

福特6月29日(星期五)宣誓就职省长,过了一个周末,第二周的周二(7月3日)就正式宣布取消碳税。同时,将立即开始有序地逐渐取消所有由碳税收入资助的政府福利计划。

取消碳税是福特在竞选时的重要承诺之一,是其承诺汽油价每公升减低10分钱的组成部分。福特当时说:“我们相信这笔钱属于省民,取消碳税将降低汽油价格、家庭取暖开支,实质上,所有你所购买的产品价格都会下降。”

绿色和平组织(Greenpeace)2018年9月11日将安省政府告上安省高级法院,要求法院撤销省政府的这个决定。该诉讼指保守党政府在决策前没按“安省环境权利法”的要求做公众咨询。

安省环境厅的回应是,省政府就取消碳税征询过省民意见,并宣布展开新一轮公众咨询,咨询期截为10月11日。省府认为,上届政府的碳税计划“昂贵且无效”。

缩减多伦多市议会争议

8月14日,安省议会通过第5号立法,将多伦多市政选区数量从47个减到25个,使之与联邦及省级的选区相一致。省府认为,此举“将结束市政厅的政治僵局”,提高市议会运作效率,还可在4年内为该市纳税人节省至少2,500万加元。

9月10日,安省法官判第5号立法“违宪”、无效。省府当天的回应是,要上诉,同时将援引“加拿大权利和自由宪章”第33条的“不理会条款(notwithstanding clause)”条款,保证第5号立法有效。

9月12日,安省政府提出31号立法,援引“不理会条款”来捍卫第5号立法的有效性。该立法提出的当天,新民主党议员在省议会内采用大声叫喊及敲打桌子等手段,意在拖延立法的进程。

在法律界,专家们有认为应该尊重法官决定的,也有对法官的裁决理由表示质疑的。在舆论上,基本上就是一场保守派与自由派之间的论战。

据多伦多星报在周四发表的一篇文章,25名来自多伦多市的自由党国会议员联名呼吁所有安省省议员,抵制保守党的31号立法。从多伦多市的民意上看,在2015年的联邦选举中,自由党获得更多选票;不过,在今年的安省省选中,多伦多市的多数选民投票给了保守党。

性教育教程问题

上届自由党政府公布其修改后的性教育教程时,受到很多家长的强烈反对。这些家长认为,新教程过早给小学生灌输不恰当的性行为细节,以及同性恋等概念。但韦恩政府还是在2015年实施了这教程。

今年安省保守党领袖竞选及安省大选期间,福特以尊重家长意见、承诺废除这新版性教育大纲为重要政纲之一,最终赢得大选。

今年7月11日,安省保守党政府叫停这性教育教程(2015年启用),决定今年9月份开学时,学生按旧版的性教育大纲上课。政府并决定马上开始公众咨询,以决定性教育教程应该如何修改。

9月4日,安省小学教师工会(ETFO)告上安省高级法院,指安省政府违反“权利和自由宪章”,强迫教师使用旧版的健康和性教育材料,侵犯了教师的言论自由权,以及学生的安全和平等权利。

8月23日,加拿大公民自由协会(Canadian Civil Liberties Association)及同性恋家长Becky MacFarlane状告安省政府,指使用旧教程是“侮辱,贬低和疏远LGBTQ 学生和家长”。

8月9日,一群LGBTQ家庭委托律师,向安省人权法庭提起投诉,挑战安省政府废除新版性教育教程的决定。

反对新版性教育教程的家长也在行动,他们认为,暂时保留这教程也是对孩子的伤害,必须立即废除。

“家长是第一任教师(Parents As First Educators )” 的总裁爱伦(Tanya Granic Allen)告诉大纪元,
他们上个月向安省议会递交了10,000份支持废除新版性教育教程的请愿信;上周五,她又递交了12,000份。“我们还有数千份请愿信在涌入”。

“我们的请愿代表了草根阶层的声音,”她说,“与在线请愿不同,我们的请愿信有资格被安省议会考虑,可以在议会呈现,可以由省议员大声朗读。 ”

基本收入计划被取消

按上届自由党政府推出的基本收入试点计划,个人年收入不足34,000加元,或夫妻收入共计不足48,000元的家庭,都可获得政府资助。单身者每年最多可获16,989元资助,夫妇最高可获24,027元。如果参与者去工作,每赚1元工资,政府资助会减少0.5元。

保守党政府取消这项计划后,律师Mike Perry代表安省Lindsay的4名基本收入计划参与者,在8月27日向按省法院提交了诉讼通知书,告省政府“预期违反合同、疏忽及失职”。律师希望,全部该计划的4,000名参与者都参与诉讼。

工会告政府

9月5日,安省公共服务雇员工会(OPSEU)告上安省高级法院,要求判省政府取消“学院特遣组(College Task Force)的决定无效。

工会的理由是,该特遣组向安省政府提出如何处理大学不稳定工作、资金投放及入学障碍等问题的建议。工会在集体谈判中,已同意将一些问题(包括不稳定工作)提交给这特遣组。 所以,工会认为,政府取消特遣组的行动,侵犯了工会成员的集体谈判权利,政府应该为此向相关的受影响人赔偿损失。

责任编辑:文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