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转化再教育”下的悲剧(2)

2016年7月30日,孙毅在马三家男子劳教所一所高墙的外面。这个所的三大队(法轮功专管大队)是他遭受严厉酷刑之地。(杜斌摄)

人气: 171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9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叶枫综合报导)河北石家庄。2010年8月2日,以替人缝补衣服为生的袁平均,在“出摊”做生意时突然被警察绑架,扭送至“转化学习班”。8月11日上午,她的丈夫张运动正在单位上班,突然有人来告知:妻子在“转化学习班”里死亡。

山东潍坊。陈子秀去世前一天,绑架她的人又一次要求她放弃法轮大法的信仰。在又一轮的电棍电击后,这位几乎失去了知觉的老人还是顽强地摇了摇头。

辽宁马三家劳教所。马克思和毛泽东的挂像被高悬在专管大队大厅,中间是一个宣誓栏,每个法轮功学员都被要求在宣誓栏上签名,必须宣誓与法轮功“决裂”,宣誓坚决拥护中国共产党。2008年的冬天,孙毅被关进马三家法轮功专管大队。

袁平均、陈子秀、孙毅,这三人的被强制“转化”遭遇只是一个缩影。19年来,中共针对法轮功的“转化再教育”,掀开了人类历史上最黑暗的一页,制造了难以计数的人间悲剧。

“转化”,即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为了逼迫学员放弃信仰,完成“转化率”指标,中共各级监狱、劳教所、洗脑班不惜使用一切手段,包括酷刑、性侵害、精神病药物……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全部围绕着“洗脑转化”(也称“再教育”)这一核心,针对大陆所有法轮功修炼者。据中共公安部统计,1999年以前,法轮功学员人数达7千万—1亿人。

“转化”的命令来自中共最高层,并层层下达,中共各级机构都不同程度地参与了这场企图让法轮功修炼人“精神上死亡”的迫害。

(接上文)

孙毅:最可怕的是“精神摘除”

西安法轮功学员孙毅被送进马三家法轮功专管大队,是2008年的冬天。万圣节已经过去,他没想到自己被抛进了“地狱的最底层”。

孙毅(云昭提供)

《马三家来信》一书的作者云昭在其书中记录了孙毅在这里的遭遇。

不断说假话、不断背叛,在这里成为唯一安全的生存方式。“千万别把自己当人”,成了劳教们的口头禅。蹲着与警察说话,被逼说谎,被逼辱骂自己的师父、父母,被逼唱红歌,被逼背诵监规直至疯癫……

但孙毅认为,放弃信仰是比活摘器官还要残酷的“精神摘除”,他拒绝这种毁灭灵魂的自辱自毁。专管大队便开始对他实施酷刑,警察声称:“政法委给我们特批了两个死亡名额。”

酷刑的目的是“精神摘除”,并不想让他死,他甚至有专门医生的“看护”,随时被检查身体。医生向警察提供他的各项身体指标,避免发生意外,使酷刑顺利进行。

马三家劳教所酷刑:“抻床”。(孙毅手绘亲身经历)

一个普通架子床,卸下床板,就成了刑具:“抻床”。警察认为,“抻床”避免了电击的疤痕,能使人痛苦,不容易留下明显外伤。当痛感减轻或麻木时,他就会被迅速卸下——上抻床就不起作用了,恢复知觉后,再继续上刑。

孙毅回忆当时的心态,“意志必须像一根擎天立柱,绝不能有一丝一毫偏移,否则就会立即被巨难压垮,只有最正、最直的角度,才能刺穿这万斤闸门。”

他曾连续不间断被挂168小时,期间被剥夺睡眠。

医疗用开口器也成刑具。长时间戴开口器,拿下来嘴就闭不上了,下巴也合拢不回去。看管他的人往他嘴里吐痰、掸烟灰 ……

马三家劳教所酷刑组合:“死人床”与“上开口器”。(孙毅手绘亲身经历)

普通的医用护理床,被劳教人员叫做“死人床”。

逃跑是不可能的了,呼喊都是不可能的。当上面来人参观时,他被牢牢铐在“死人床”上,嘴还被用胶带一圈一圈缠上,只留鼻孔呼吸。

他曾经想借助外在的力量,但后来,他明白了一个道理:“真正的力量只能来源于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就足够强大。”看守他的人满怀敬佩地回忆说:“受刑时他从没有因为疼痛而喊叫。”

胳膊韧带被拉伤,腿部肌肉萎缩,他的身体愈来愈虚弱,却感觉离神性更近了,“一种非常强大的力量,从生命的深层涌出。”

在这个必须蹲着与警察说话的地方,他平躺着,虽然四肢都被捆绑得不能动弹,却让最凶残的警察感到了恐惧。

他发现:外部的邪恶其实没有那么强大,它不过是利用你的弱点逼迫你自己就范。如果一个人能战胜自己,那就没有任何外在的东西能够战胜你,超越一切高墙铁网和酷刑的力量,就在自己内心的深处。

袁平均在“转化学习班”里死亡

袁平均,女,石家庄法轮功学员,裁缝手艺不错,生意口碑非常好,所以找她做衣服的人很多。丈夫在一家工厂上班,孩子正在上大学,家庭说不上富裕,但生活是安宁幸福的。

袁平均生前和孩子(明慧网)

中共发动迫害后,人们问到她时,她并不因法轮功被镇压而说谎,而是真诚地告诉人家:“我修炼法轮功很好啊”,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不做任何违法乱纪和不道德的事,没一点错啊。

因坚持信仰,袁平均被列入中共“转化学习班”的名单。

2010年8月2日那天,石家庄新华区“610”办公室(中共专职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指使辖区警察绑架了袁平均。

接着,警察抄了袁平均的家,同时向她的丈夫张运动强行索取550元钱作为这次袁平均参加封闭式“学习”的“学费”。

“转化学习班”,其目的就是要给人洗脑——改造思想,转化成共产党想要的样子。“教育”、“学习”、“感化”是好听的名词,实际则是中共暴力洗脑的黑监狱。

8月11日,袁平均的丈夫张运动接到噩耗,他看到已经死去的袁平均躺在洗脑班的地上,后脑有个鸡蛋大的血窟窿向外淌着血。

洗脑班的人告诉张运动,说袁平均从五楼上掉下来了,后又改口说袁平均自杀了——袁平均自己用房间里的DVD砸开了窗户玻璃,然后跳了下来。

新华区610办公室(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的张姓书记,还蛮横地对张运动和袁平均的娘家人提要求:一是认清形势,“转化班”不是一个人让办的,是各级政府直到中央政法委让办的;二是“从政治角度、敏感问题”看,不要和政府漫天要条件;三是尽快火化尸体,政府就会给予一定的“救助”,而不是“补偿”。

为了转化法轮功学员,中共在全国开办了无数洗脑班。这些洗脑班对外使用不同的名称,如:法制教育中心、法制教育学习班、教育转化中心、关爱中心等等。

拒绝转化 陈子秀被折磨致死

陈子秀,女,山东潍坊法轮功学员,家住潍城区北关徐家小庄。

陈子秀和孙子、孙女(明慧网)

2000年2月16日,陈子秀准备去北京上访。中共1999年7月20日下令全面镇压法轮功。出于对政府的信任,各地不断有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

陈子秀未能抵达北京。她在潍坊火车站被非法绑架,关押在潍城城关街道办事处,被强制“转化”。

在“转化看管中心”里,政府官员用塑胶棍棒和电棒打她的腿、脚、后背下方,并用赶牛用的刺棒打她的头和颈部。和她同一狱室的人说,整夜都能听到从行刑室里传来她的惨叫声。

那些人不停地吼叫着要她放弃法轮功,每一次,陈子秀都拒绝了。

《华尔街日报》报导,2月20日早,奄奄一息的陈子秀被逼赤脚在雪地里爬,两天的折磨使她的双腿淤伤,她短短的黑发上粘着脓和血,她在外面爬,呕吐,倒了下去。她再也没有恢复知觉,于2000年2月21日去世。

2000年2月22日,陈子秀的女儿张学玲看到了母亲的遗体:身上到处是伤:大块的紫黑色印迹,耳朵肿大青紫,牙齿裂开断裂,留着血迹,小腿瘀黑,背上有6英寸长的鞭痕。解开寿衣,只见遗体腹部肿胀,臀股及以下部位大面积瘀斑呈黑色 。

陈子秀被迫害致死后,当地政府官员叫嚣:“只要放出去的,就是写了保证书不再炼的;只要是没写保证书的,就是正常死亡,死着出去的。谁愿意上吊,就给谁根绳子。”

“即便出了事,我们这些人判刑,也是今天进去,明天出来。”

“转化”的命令来自中共最高层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表示,“转化”“洗脑”法轮功学员的命令来自中共最高层。

1999年7月20日,中共前党魁江泽民下令全面镇压法轮功。

1999年7月20日前后,中共出台一系列文件通知标志着对法轮功的正式镇压开始。《中共中央关于共产党员不准修炼“法轮大法”的通知》(以下称《通知》)是其中最重要的文件之一。

而到了8月24日,新华社发表了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的通知(两办通知),要求“进一步做好绝大多数‘法轮功’练习者教育转化和解脱工作”。

“转化”成为镇压法轮功的最重要目标,主导了镇压的全过程,并且,作为任务自上而下通过党政职能机构层层下压。

中共为何迫害法轮功

在下令镇压之前,江泽民给政治局常委及其他有关领导的信中这样写道,“难道我们共产党人所具有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所信奉的唯物论、无神论,还战胜不了法轮功所宣扬的那一套东西吗?果真是那样,岂不成了天大的笑话!”

2004年,大纪元发表《九评共产党》系列社论,从五个方面论述江泽民利用共产党的组织原则来迫害法轮功的原因:

1. 法轮功讲“真、善、忍”,共产党讲“假恶斗”;

2. 信仰使人无畏,而中共却要靠恐惧维持政权;

3. 法轮功在道德上的高标准使中共很难堪;

4. 法轮功的发展与管理方式让中共十分嫉妒;

5. 共产党认为法轮功信仰“有神论”危及其执政合法性。

正义崎岖路

目前,以孙毅在马三家的遭遇为主题的电影纪录片《求救信》正在北美热播,引发巨大反响。但是,2017年10月2日,故事主人翁孙毅在流亡印尼期间离奇“去世”,他生前遭到中共国家安全局的人的接触和问话。

石家庄市法轮功学员袁平均被迫害致死后,当局欲强行以10万元威逼家属“私了”,遭到拒绝。家属摆脱警察的威胁与阻挠,请到正义律师,期望讨个公道。

陈子秀死后,她的女儿张学玲也走上了为母亲寻求正义的崎岖之路。

2015年7月19日,山东潍坊潍城居民魏得会,向最高检察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她在控告书中作证,她是陈子秀被迫害致死一案的见证人。

据不完全统计,从2015年5月底到2016年10月25日,近21万大陆和海外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向北京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控告江泽民。#

(资料来源:明慧网、大纪元、华尔街日报、中国人权双周刊、追查国际)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8-09-18 2:1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