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古玉文:吴小平揭中共混乱的困兽思维

从中共窃政后公私混营强制计划经济、割资本主义尾巴,再到邓小平的改革开放,私有制民营经济,再到今天的国家资本主义,民众始终是被侮辱被辗压的物件。(AFP)

人气: 663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9月18日讯】最近有两则消息不仅爆屏,还引发民间、各路专家学者的激烈研讨。

贸易战拷问中共执政合法性

一则消息是 9月8日,拥有117年历史的海湾石油公司驻华第一家加油站在广州三元里开业,除去免费洗车和赠品外,开业价格比两桶油的价格低1.6元每升。广州市发改委称未对海湾加油站进行价格执法和价格干预。未来十年内,海湾石油初步计划将在中国新开1,000-2,000家加油站。

另一则消息是中国最大互联网配资金融公司联合创始人吴小平一文《中国私营经济已完成协助公有经济发展的任务,应逐渐离场》在网路流传,引发舆论一片哗然。吴文和今年两会前后,中国人民大学周新城教授的《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一文,堪称文武两路为中共在经济体制内的共产复辟进行投石问路抑或舆论开荒。

两个事件所反映出的经济思路似乎是矛盾的。如果单纯从经济规律来看这样的操作手法的确是矛盾的,一方面在引进外资,引入竞争,一方面在腰斩民企,消灭私有制,消灭竞争。中共在中美贸易战下的挤压下,不仅经济下行,更会拷问中共执政的合法性,反映的经济领域最为重要的一个因素即为产权问题。

往大了说,就是国家到底是谁的?中共肯定要说是自己的,但它无法说出口。它一定要说是人民的。它也无法说是政府的,政府只是国家的代理人,人民(确切的说是公民)委托政府代为管理国家。

国家具有合法性的强制力,这无可厚非,但国家强制力来源应具有合法的程式、严格的监督及代理人的民选机制。中共全盘否定了上述机制,并全盘掌控国家资源,控制国家意志,滥用国家权力,并不断的用中共的政治符号在国民中制造中共是合法统治者的“共识”。

中共制造的“共识”是:中共就是中国,政府即是国家,国家强大了,人民才能强大。这是中共式伪命题。

窃政后中共用7年时间消灭私有制

毛泽东用7年消灭了私有制。1956年,中共对资本主义私股给予年息五厘收缴,比银行当时的定期存款利息还低,分红期限20年。1966年9月,中共停止发定息,公私合营企业最后被社会主义全民所有制侵吞。中共收缴私有制配之以“三反”、“五反”运动,当时上海四个月内自杀企业主及家属就达到了876人。

文革动乱,中共拿四人帮祭旗了。1979年,中共为解决80万知青返城和城镇盲流就业问题,个体户出现了。80年代,7人就是社会主义,8人就是资本主义的红线是作坊商户的紧箍咒,陈志雄养鱼塘事件和年广久傻子瓜子投机倒把事件后,时任广东省委第一书记任仲夷提出“私营经济”说法,1988年“私营经济”入中共宪法。92年邓小平南巡,黑猫白猫论诞生。

上海永安百货一路见证了中共的阴阳大变脸。1956年1月14日,永安宣布“公私合营”,老板郭琳爽握着中共代表的手说:“我是在向党奉上我愿走社会主义道路的一颗赤子之心。”中共热情地说:“祝贺你们一马当先,跨进了社会主义的大门。”这一天,南京路上永安公司门楼上的老招牌“永安百货”卸了下来,换上了髙达五丈八尺的“公私合营永安公司”霓虹灯。1966年,永安百货改成“国营东方红百货商店”;1988年,永安第三度改名,改为“华联商厦”; 2005年,又回到了永安百货的店名。郭琳爽文革遭到批斗,1974年心脏病发作病逝。

从中共窃政后公私混营强制计划经济、割资本主义尾巴,再到邓小平的改革开放,私有制民营经济,再到今天的国家资本主义,这个过程血雨腥风也好、变幻莫测也好、辉煌炫目也好,民众始终是被侮辱被辗压的物件。

田纪云曾表示:“这个尾巴割到什么程度呢?什么开个饭馆、卖个油条稀饭的,卖个大碗茶的,摆个地摊卖点针头线脑的,缝缝补补的,理发、洗澡、修脚的,等等,都改为国营了。这些从业人员,多数都是七老八十的老头老太太,原来靠自己起早贪黑的辛勤劳动还可以养家糊口,一改为国营,这些人就退休了,由国家每月发几十元的养老金,而他们原来干的事,也就没人干了。现在回想起来,我们那个时候确实干了些傻事。”

民企主撑国民经济 政府任性消费

改革开放后的民企对中共的贡献有目共睹,2017年底有资料表明,民营企业数量达2,726.3万家,个体工商户6,579.3万户,注册资本超过165万亿元,民营经济对国家财政收入的贡献占比超过50%;GDP、固定资产投资和对外直接投资占比均超过60%;技术创新和新产品占比超过70%;吸纳城镇就业超过了80%;对新增就业贡献的占比超过90%。

而民营企业撑大国民经济,中共是如何进行再分配的呢?来看看 1990年—2012年22年间的财政收入与分配情况:财政收入增长了38.9倍,而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与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只分别增加15.3倍和10.5倍。

再来看看2017 年中共政府的消费账单,一共花了20.3万亿元,当年GDP为82.7万亿元,占24.5%。其中4.8万亿元是没有任何说明的“其它支出”,而账单的分项内明细项相加数小于给出的分项数达0.86万亿元,也就是这近一万亿中共任性的根本不给去处,连“其它支出”也不是。算上5.2万亿元地皮收入,2017年中共总花费为25.5万亿元,占当年GDP的30.8%。

其中,公共安全支出 1.24万亿,国防支出 1.04万亿,一般公共服务支援 1.65万亿。维稳经费又超出军费。一般公共服务支援 1.65万亿中政府办公厅及相关机构事务花去 5314 亿,为最多,另有1318亿不作说明,为其它。

教育支出 3.01万亿,分项中最多。学前教育1,182亿,但红黄蓝的监视头硬碟还是坏了;小学教育8,205亿,按1亿小学生计算,生均8,000元;初中教育5,184亿,在校生4,454万,生均11,600元;高中收费教育支出2,841亿,在校生2,378万,生均11,900元,本身是收费的,还支出更多!这些钱都怎么花的啊?耒阳家长能不愤怒吗?高等教育4,334亿,3,017万学生,生均14,365元。其它开支2,039亿,不告诉你干什么!

再穷也不能穷教育,果真如此吗?问问冰花男孩。

腰斩民企尽显中共混乱的困兽思维

面对中美贸易战的巨大压力,中共一方面仍然在国内宣传“中共共识”,美国的霸凌,中国崛起威胁美国地位,中共对世界贸易做出的贡献,一方面放软身段,坚称改革开放不停步。川普团队并没有接收中共的迷惑,2,000亿和2,600亿的关税步步紧逼,无问政治,只为公平!

股汇双跌、经济低迷、消费降级、国库见底,困扰中共的经济的深层因素是贸易战对中共非法执政的抄底效应。中共邪恶的本性注定它不会自动改良。海湾石油应是中共软化贸易战立场的媚态,有多少真心实意,还得静观其变。外资全资进入恐击垮中共,中共无此胆量。

而有评论表示,国进民退,斩杀民企却不是空穴来风。因为这符合中共将自身危机转嫁到基本民众身上的一贯做法。中共的地方债务已经捉襟见肘,增发钞票、加税、对私募釜底抽薪、演艺界补税等等,以及近两年来民企巨头们祸事连连,加上御用舆论界消灭私有制的看似开历史倒车的“胡言乱语”,其实是“保皇派”心领神会般的提前吹风与捧场。

俞敏洪在近期的演讲中说:“我觉得现在的问题,是各级政府手里没钱了,我也有一些政府朋友,常常跟领导一聊,政府少则是一百多亿的银行贷款,多的是上千亿。政府拿银行的钱,还有卖土地的钱进行各种各样的投资、基础设施等等,但是现在政府手里确实没有太多的钱了,欠的债太多。政府的行政花费是巨大的,大家知道中国平均大概20多人养一个公务员,所以他就必须要有钱,有钱就要从民间取钱。”

陈有西律师早在2013年天则经济研究所发表演讲时谈到:我们(中共)立法本身就是歧视的。我们说执法要人人平等,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很多人不知道,立法,全国人大搞出来的,立法本身不是人人平等,立法就是歧视的。歧视我们的私营经济,民营经济就是弱保护,公有制经济是强保护。

哈耶克在1944年出版《通往奴役之路》中预言:乌托邦永远不可能实现,计划体制只会带来匮乏、混乱和奴役,最终自我毁灭。

中共在毁灭之前,是要做足了垂死挣扎的,腰斩民企突显贸易战下中共混乱的困兽思维。#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8-09-18 11:4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