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人气: 1066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9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梁欣、萧律生采访报导)“他们以没有预约为借口,不让我会见。”北京维权律师黄汉中讲到14日去会见北京法轮功学员蒋立宇时,石景山看守所刁难的情形。

目前,在无奈与无助之下,蒋立宇的姐姐蒋炼娇呼吁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能关注妹妹的案子,伸出援手帮助营救。

18日,黄汉中终于再一次在看守所警察监视的情况下,会见了被逼供过的90后女孩蒋立宇(26岁),因为蒋的二审上诉被强制宣判——遭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非法判刑4年,罚款人民币5000。他表示此判决完全违法,且该法院还剥夺了律师的辩护权。

蒋立宇的另一律师程海对大纪元表示,在未宣判前,当事人随时有权利更换律师(蒋立宇此前因压力接受过官派律师),但是第一中级法院法官杨亮却拒绝新的委托律师介入。

其实不只是黄汉中在会见时被刁难,9月初,受程海的邀请,北京维权律师李静林也被刁难。石景山看守所以本人委托书不能会见为由,剥夺了律师的会见权。18日会见时,看守所还不允许蒋立宇重新写律师委托书。

石景山看守所。(蒋炼娇提供)
石景山看守所。(蒋炼娇提供)

祖籍湖北的蒋立宇,原在北京一家教育机构工作。2017年5月12日她被石景山广宁派出所非法抓捕,只因前一天在广宁麻裕村张贴“法轮大法好”传单后被人举报,被关押在石景山看守所至今。

2018年7月12日,石景山法院将她秘密判刑4年,罚款5000。

蒋立宇身在海外的姐姐蒋炼娇表示,律师告诉她,妹妹因在监狱那种环境中,性格变得很内向,不太说话,她很担心妹妹会变成像爸爸那样(蒋立宇的爸爸因信仰法轮功被非法关押在监狱时,3年不说话,出来后不会说话了)。而蒋炼娇的爸爸现在又迫于当地警方压力,不敢再告诉她关于妹妹或其他家人的消息。

黄汉中:“判4年,是不能接受的。”

蒋立宇的二审辩护律师黄汉中告诉大纪元记者,蒋立宇的这个案子完全是一个冤案,以法轮功是X教破坏法律实施来定罪根本没有任何依据,用持有写着法轮功真相的人民币(也叫真相币)为由宣判4年更是违法。

他说,从法律角度,根本没有利用X教破坏法律实施罪这个罪名。因为法律上没有规定法轮功是X教(也不可能存在,因与宪法违背),法官用此理由判罪,违反罪行法定原则。其次,按照中共最高司法的解释,蒋立宇也完全无罪,“判4年,是不能接受的。”

“她去张贴法轮功传单,按照它们的这个标准,明显达不到定罪数量,他们就以1600张真相币定罪。”黄汉中说,“这1600张真相币是不是蒋立宇所有,这个事实他们根本没有调查清楚。”

真相币。(明慧网)
真相币。(明慧网)

但是石景山法院、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均以蒋立宇同一案件中单珊的证词(这些真相币两人都可以使用)为由,称蒋立宇对这1600张真相币有控制、占有、使用权。“如果有需要可以用,就变成了你要承担责任。这个判决肯定违法。”

他表示,蒋立宇只持有100元的真相币,这个数量按照中共司法的解释,根本达不到判刑的标准。

“法院不仅事实没有调查清楚,并且连确认谁应该对这些负责也没搞清楚。谁把这些钱拿进来的?不是蒋立宇,按照这个标准来看,蒋立宇一张都没有。”黄汉中说,“并且按照他们的讲法,即使说持有这个东西,也不犯罪。因为它的规定是说传播,但是它们都还是在家里面,哪有传播?”

程海:法官践踏法律 已是犯罪人员

蒋立宇的另一律师程海(以亲友身份作为辩护人)也表示,石景山区法院牟芳菲(女)法官和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杨亮(男)法官完全违法,“他们肯定是故意的,这个案件他们觉得怎么判,一点都无所谓。”

程海说,这主要因为公检法部门在对待法轮功案件上是“无所谓,反正没有人追究”。“法官践踏法律,就已经不是法官了,在某种意义上是一种犯罪人员。”

他认为,这些公检法人员犯下徇私枉法罪,“按照刑法第399条规定,明知他人没有犯罪事实,追究刑事责任没有法律依据,应要追究,就是办案人犯罪。”

“无论从严格的法制意义上,法轮功不是X教,还是从中共违法的邪恶规定上,数量不够数,都应该判无罪。”程海说,“她本人要求申诉,我们会继续代理。”

蒋炼娇:请川普总统伸出援手

蒋立宇在海外的姐姐蒋炼娇表示,妹妹完全无罪,却遭中共当局非法判刑4年,足见中共有多么邪恶。

蒋立宇(左)和姐姐蒋炼娇(右)。2010年摄于蒋立宇家乡。(蒋炼娇提供)
蒋立宇(左)和姐姐蒋炼娇(右)。2010年摄于蒋立宇家乡。(蒋炼娇提供)

“我们一家四代,从曾祖父开始,就因为信仰而遭迫害。”蒋炼娇说,她的曾祖父在文革期间因信仰道教被批斗致疯,不久后死去;爸爸因信仰法轮功而被劳改3年,劳教、关洗脑班数次,差点死在监狱里;而如今处于风华正茂的妹妹因莫须有的罪名被非法判刑4年。

“我原本是要聘请程海律师,从北京石景山广宁派出所开始逐级控告他们的违法行为,但是在聘任过程中,程海律师却遭当局非法注销律所和律师证。”蒋炼娇说,而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法官杨亮竟然强制宣判,剥夺律师的辩护权。

由于父亲目前中风,蒋炼娇担心会被送往武汉女子监狱的妹妹,未来几年更无人去会见她、去了解她的情况。为此,她希望美国总统川普能伸出援手帮助她和她的家人。

蒋炼娇邮寄给川普的信。(蒋炼娇提供)
蒋炼娇邮寄给川普的信。(蒋炼娇提供)

“我给川普寄信了。希望这位伸张正义的总统能帮助我们。”蒋炼娇说,“希望美国政府施压中共,伸出援手,帮助千千万万个法轮功学员来共同制止中共的迫害,结束这场惨无人道的迫害。”

同时,她表示,期盼未来世界各地关注蒋立宇案子的朋友们,能够给她所在监狱邮寄信件、拨打电话、邮寄名信片等等,帮助蒋立宇渡过难关,也让监狱人员不敢那么肆无忌惮地迫害蒋立宇。#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8-09-19 2:1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