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姜湃被黑龙江警察虐杀 沉冤十一载

姜湃被黑龙江警察虐杀。(明慧网)

人气: 134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9月02日讯】姜湃,一个高高壮壮的女子,大学学历,头脑聪敏,记忆力超凡,有一份不错的工作,父母的掌上明珠。11年前遭黑龙江警察绑架仅两个月后就惨死,年仅34岁。沈冤11年后其死因才为外界知晓。

明慧网黑龙江通讯员报导,2007年4月26日,法轮功学员姜湃被国保警察冯海波等人绑架。2个月后,6月28日凌晨,姜湃在大庆油田总医院重症监护室停止了呼吸。去世时,双脚戴着五公斤的脚镣。生前,极度虚弱的她在医院还被警察殴打。

姜湃去世当晚,狂风怒号,电闪雷鸣,沉闷的巨雷接连在天空炸响,好似落在了屋顶上,闪电似乎挂在了窗前;几小时内打了近千个雷,监管姜湃(遗体)的警察吓得直哆嗦。第二天正午,大庆大雨滂沱。本地电视台报导:雷暴炸断电线,许多大树被连根拔起,二百多口油井停产……

离世第10天,姜湃遗体被强制火化,当时十几个警察在殡仪馆严防死守。

姜湃一案沉冤至今11载。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有目击者和知情者曝出此案更多的事实和线索。姜湃的死因,也变得越来越清晰明了。

落入陷阱 遭绑架

姜湃,原黑龙江省大庆石油化工总厂热电厂职工,1999年江泽民团伙谎言抹黑、暴力打压法轮功后,她坚守信仰。

1999年,前中共党魁江泽民以法轮功“真、善、忍”传统价值与中共意识形态不同、法轮功学员人数超过共产党员等为由,下令全面镇压迫害。

在这场迫害中,姜湃被迫买断工龄,多次遭非法绑架迫害,被迫流离失所。

然而,突然之间,姜湃的原单位领导,信誓旦旦地承诺,让姜湃回去上班。

2007年4月26日上午九9点钟左右,姜湃应领导之约去上班。没想到,等在单位门口的,是大庆市公安局和卧里屯公安分局的警察。她掉进了大庆国保、臣里屯公安分局警察和单位领导共同设计的陷阱!

遭受杀人不见血的酷刑

直接指挥并参与非法绑架、刑讯、囚禁姜湃的,是大庆市公安局国保支队警察冯海波和卧里屯公安分局副局长张义清。

姜湃2007年4月26日被抓,4月30日才被送到大庆市看守所,期间这四五天时间,外界不知她被关在哪里,经受了什么。

在看守所关押期间,警察冯海波等不断来看守所非法提审,刑讯逼供。有人看到,姜湃离世前两周,还被两名犯人架著去提审。

被绑架前。姜派非常健壮,体重140斤左右,无任何疾病。然而,被押至看守所的姜湃,异常消瘦,一直呕吐、咳嗽、咯血不止,时常昏迷。她对同监室的犯人讲:警察冯海波把书本放在她的腹部,然后用胶皮管子隔著书本猛力击打腹部……

垫著书本猛击腹部,剧痛难忍,震伤内脏足以致命,却看不见外伤。

在看守所,姜湃还被电击和灌芥末油

酷刑演示:被绑坐在铁椅子上电击(明慧网)

警察冯海波曾说:“你们网上说的,都是真的。”

前几年,每绑架一位法轮功学员,冯海波都要这样威胁:

“你们知道姜湃怎么死的吗?给姜湃坐了三天铁椅子,姜湃直跳‘霹雳舞’(指坐在铁椅子上被电击)。”

国保大队另一个警察讲:姜湃在我们这里经过三次“冲锋”(指灌芥末油),鼻涕一把泪一把⋯⋯

灌芥末油,是一种让人极度痛苦,对身体伤害极大的酷刑。中国人大都知道日本人侵略中国时,给抗日爱国的同胞灌辣椒水,很少人能熬得过去。灌芥末油的痛苦和伤害程度,远远超过辣椒水。

被警察灌过芥末油者,身体表面没有任何外伤,看不出一点受刑痕迹,可是内伤极其严重,很难痊愈。被害人一般表现为:呼吸困难、窒息、胸痛、胸闷、咳嗽,吃不进东西,食道像被开水烫过一样。

在明慧网2015年的一篇报导中,大庆人民医院护士、法轮功学员刘莹,曾自述她于2007年8月在大庆国保支队被灌芥末油的恐怖经历:

“晚上,三男一女突然从外边闯进来,像凶神恶煞般地揪住我头发往后一仰,用蘸满芥末油的大口罩摀住口、鼻,芥末油辛辣的刺激味,呛得我一阵咳嗽,鼻涕、眼泪直流,警察们反复往口罩上倒芥末油,反复捂口、鼻,看没有作用,就又半夜出去买日本进口的芥末油,换了一个20毫升粗的大针管子,抽了一大管子芥末油,直接对着我的鼻孔使劲往里推灌。我的整个胸腔立刻灼痛难忍,痛彻肺腑,感到心、肺抽搐著,像疯了一样,眼睛睁不开了,整个人就要崩溃了,感到生不如死。那种痛苦的感觉无法用人间的语言来形容。”

“我强忍着痛苦,不让自己崩溃,我的意识几近失常,我昏迷过去了,警察们用凉水往身上、头上浇,醒来之后再灌,灌完芥末油再灌水,就这样反复折磨著,我多次昏迷,多次被用凉水浇醒,醒来之后被烟头熏。”

“一警察边灌边说:‘姜湃你认识吗?我们给她在铁椅子上通上电,就这么灌的。’”

“警察拽着我的头发一边抽打脸和头部,一边辱骂。就这样折磨了整整一宿,头发被拽下了一堆,头发和着地面的泥水、狼藉一片,惨不忍睹。我全身脱水、衣服湿透,整个人一宿的功夫就瘦了一圈。为了掩盖现场的罪恶,第二天快上班前,警察们把我的头发拢上,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

芥末油等酷刑折磨,导致姜湃内脏重创,食道、呼吸道灼伤。

后来,看守所每天一次给她强制灌食。她无力行走,被人抬着去灌食。警察经常对她恶语相加,动不动就骂“活不起了”等等。

针对法轮功学员的灌食,绝对不是为了挽救生命,而是另类的折磨。

遭受灌食是极其痛苦的。凡被插管灌食者,都会不同程度地吐血或流鼻血,疼痛难忍。看守所无人过问,照灌不误。

2005年,大庆有个刑事犯因与人发生口角受了冤枉,加上老父去世心中难过,吃不下饭,几天没进食,警察认为她与“政府”对抗,按惯例对她野蛮灌食。两天没过,这个犯人就告饶了,乖乖配合“工作”,主动吃饭。事过多日,这个犯人想起灌食的经历仍然不寒而栗。

灌食致死事件时有发生,因为有死亡指标,看守所并不在乎这一点。

2002年至2005年间,吕秀云、王淑琴、杨玉华三位法轮功学员先后被灌食致死,但大庆看守所无一人为此承担责任。

生命垂危 未获救治

2007年5月22日,被折磨得生命垂危、陷入昏迷的姜湃被送到大庆人民医院。没过几天,警察冯海波与张义清就给姜湃办了出院手续,又把姜湃劫持进看守所,继续刑讯逼供。

姜湃家人要求办理保外就医。张义清答复:“没病住什么院!”“谁办保外就医都行,只有姜湃不行。”还对姜湃下逮捕通知书,说要判刑。

同监室的人讲:2007年6月23日(周六)早上,姜湃已经不行了,抽搐、昏迷不醒、大小便失禁。她们很害怕,向看守所警察求救。但是, 6月23日、24日,国保支队、卧里屯分局、看守所三方无一人送姜湃去医院就医。

凄然离世

大约6月25日或26日,姜湃才住进大庆油田总医院二部十六病区十二室。

目击者说,姜湃被一男警和一女警送到大庆油田总医院,样子很惨。

在医院,生命垂危状态的她,被警察殴打,头发被拽拉。

连其他患者的亲属都看不下去了,愤怒地说:“犯人就不是人啦!”

6月26日晚上,姜湃的父母得知消息,急去探望,看到姜湃被用手铐、脚镣铐在床上,有两名警察看守。当时,姜湃已昏迷不醒,脚部有青紫处、浮肿,接着氧气管。一点点水到嘴里,就咳嗽不止。医生说检查不出来什么病,只打营养液维持生命。

6月27日,心急如焚的家人含泪去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市人民检察院和龙凤区人民检察院要求放人。对方拒不放人,说“要走法律程序”。

6月28日凌晨零点至一点之间,原本身体健壮的姜湃,在大庆油田总医院凄然离世。

姜湃的父母、家人悲痛欲绝。姜湃母亲痛悔万分地说:“是他们骗我找回孩子去上班,结果害死了我的孩子,叫我怎么活呀!”

文字整理:叶枫,责任编辑:林诗远

评论
2018-09-03 1:1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