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山西晋中监狱的暴行——“转化”

山西省晋中监狱指使判了死缓或无期徒刑的杀人犯、抢劫犯、盗窃犯、黑社会分子等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明慧网)

人气: 234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9月03日讯】2004年7月20日,山西晋中监狱。刘志斌的衣服被扒光,警棍、木棍像雨点似的落在他身上;犯人舒德庆用开水从他的头顶浇灌下来;两三个小时后,刘志斌被活活虐杀。当晚,晋中雷电交加。

中共酷刑演示:用开水烫。(明慧网)

刘志斌的妻子王秀平接到噩耗,带着两个未成年的孩子急匆匆赶到监狱。

“监狱的太平间脏乱狭小。刘志斌遗体双目圆睁,眼神惊恐,全身青一块紫一块,耳鼻眼嘴血迹斑斑,手腕处被手铐勒得深见骨头。当时我扑上去抱住丈夫的遗体嚎啕大哭……”也不知过了多久,王秀平清醒了过来,她问在场狱警丈夫死因,但他们个个低头,无言以对。

明慧网报导,刘志斌被晋中监狱暴力“转化”手段所虐杀。刘志斌,山西省灵丘县武灵镇西关村人、个体经商者、法轮功学员。修炼法轮功后,多种疾病不翼而飞;曾遇车祸,被摔出几十米远,身体不能动,脊椎移位,但坚持炼功,一个月后康复,让周围人都称奇。2002年7月,刘志斌因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被绑架,判刑4年,关押在山西省晋中监狱。

刘志斌(明慧网)

明慧网报导,19年来,12位法轮功学员被晋中监狱使用强制“转化”的手段迫害致死。所谓“转化”,即强制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真、善、忍”。

暴力“转化”内幕

晋中监狱位于山西省祁县,是中共监狱里不多见的上了百年的监狱,于1905年建立,后于1995年更名为“山西省晋中监狱”。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此监狱成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

被冤判的男性法轮功学员被关到晋中监狱时,首先被关到集训队,再被分到其它十几个队(也叫监区)。各队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都极为残暴。

监狱成立了“严管组”,对法轮功学员实行一段时间的所谓“转化”迫害。如未达到目的,就把不“转化”者关押在“严管组”继续“转化”。

所谓“严管”,就是利用监狱里判了死缓或无期徒刑的杀人犯、抢劫犯、盗窃犯、黑社会分子等对法轮功学员迫害。这些人都心狠手辣,做坏事不遗余力。

监狱诱使犯人:不管采取什么方法、手段,只要法轮功学员转化就行,同时也不管他们是真转化假转化,只要转化了,就完成了任务,就会得到奖赏。

2009年的一天,时任集训队(十五监区)大队长缪瑞刚,在监区走廊大声对犯人咆哮:“我告诉你们可以大胆管理,出了事有我负责。”2010年,缪瑞刚又调任十监区监区长,是晋中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元凶之一。

刘志斌遗体被强行火化 凶手逍遥法外

刘志斌被迫害致死后,晋中监狱却指使杀人犯做伪证,谎称刘志斌心脏病猝死。

监狱未征得家人同意,匆匆火化遗体,毁灭杀人证据。

参与虐杀刘志斌的凶手未受任何处理,反而被评为“积极分子”提前释放。

狱警缪瑞刚还恐吓犯人:“谁要把消息捅到外边,谁吃苦头。”

栾福生被摧残得三次命危

栾福生,河北石家庄人,修炼法轮功不久,原来患有的严重糖尿病、高血压不治而愈。

栾福生因坚守信仰被迫害得流离失所,辗转来到山西太原。2002年10月,他因打印法轮功真相资料而被绑架; 2003年7月,被太原市万柏林区法院非法判刑11年;于2003年11月初,被关押到山西省晋中监狱,被晋中监狱集训队(十三队)非法关在“狱中狱”──“严管组”四年。

狱警张峰指使犯人对栾福生长期进行体罚面壁、暴打、饥饿、威胁、强制洗脑等。原本健康的栾福生被摧残得骨瘦如柴、出现严重糖尿病、高血压、胸膜炎等病症,生命垂危。医院对他三次下病危通知,晋中监狱推诿、拖延,拒不放人。

栾福生在晋中监狱被迫害得全身浮肿。(明慧网)

直到剩下一口气,栾福生才被送回家。19天后,2007年4月8日夜,他在家人的悲愤和痛苦中含冤离世。

参与迫害栾福生的张峰,曾任晋中监狱集训队(十三队)指导员,是该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急先锋。自19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集训队的一切迫害都由他实施:强制洗脑,严厉看管,野蛮殴打,绝大多数被非法关押狱中的法轮功学员都受其迫害。

张峰被山西监狱局授予所谓“转化能手”,因追随中共积极迫害法轮功被记所谓“二等功”;后调至七监区等处,继续迫害。他曾说,法轮功学员给他写的真相信,他从来不看,直接扔掉。

2001年下半年,十三队前院开减刑会,后院“严管组”暴徒每人手提棍棒,到一个一个监室殴打法轮功学员,惨不忍睹。

集训队包夹犯(严管法轮功学员的在押犯人)组长姚宏武说:“集训队的劳改任务就是迫害法轮功。”

集训队包夹犯头子刘尚森说:“我敢拿无期徒刑开玩笑吗?每次行动都是干部指使干的。”刘尚森一伙因野蛮迫害法轮功学员而被记大功,有的因而被减刑。

郭小文六天被残害致死

郭小文,长治市襄垣县王桥镇上王村法轮功学员,2013年3月12日,被送到晋中监狱,仅6天,就被狱警魏东指使监狱犯人毒打致死,年仅40岁。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明慧网)

郭小文被关进晋中监狱集训队(十五监区)后,因拒穿囚服,被吊在监区大门上,被几个犯人组长在警察指使下毒打。

郭小文喊“法轮大法好”,被打了不到一小时,已奄奄一息,被人抬走,又被关入禁闭室,没出禁闭室,六天后即被残害致死。

郭小文上有七旬老人,下有十岁孩子。家属看遗体时不让掀开衣服看身体,不许拍照。

事后监狱谎称郭小文绝食而死,行凶者逍遥法外,犯人李华阳还被减刑。

晋中监狱集训队(十五队)警察魏东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非常残忍。

据悉,2011年的一天晚上,晋中监狱犯人都睡觉后,在十五监区九组,一名法轮功学员被时任九组组长犯人的魏利兵用马札毒打致死。当时他被折磨的惨叫声传到所有监号。人死后被送到109医院,内脏已经发黑。事后,监狱未对行凶者作任何处理。

此前,魏东在十三监区任监区长,对于该监区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卢爻穴之死负有直接责任。

山西省襄汾县襄陵镇中和庄法轮功学员卢爻穴,于2007年7月被非法判刑8年,被非法关押于晋中监狱;2009年8月,在十三监区出现病状,被送到太原市新康监狱(109医院),被诊断为脑出血。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

家人与祁县监狱多次交涉,要求放人,无果;后在明慧网曝光此事,终于在12月11日,监狱把他从太原的医院放回家。不久,在2010年1月9日卢爻穴离世。

赵存贵莫名死亡

赵存贵,62岁,太原法轮功学员,修炼法轮功后非常健康,双目有神,走路比年轻人都轻巧,还伺候生活不能自理的老母亲。他被关进晋中监狱38天后(其中在109医院19天)莫名冤逝。

2016年6月24日,太原市第一看守所将赵存贵送至晋中监狱(十五监区);2016年7月12日,晋中监狱以赵存贵有病(糖尿病、高血压)为由,将其移送至太原市“山西省109医院”。8月1日,家人才被告他已去世。医院不让家人查病例,说没有病例;四天后出示了病例,但与录像不符,有伪造之嫌。

7旬老人遭殴打

现年77岁的李锡福,因为修炼法轮功,于2017年1月16日,被劫持到山西省晋中监狱。老人一直坚持炼功,当时已被十五监区关禁闭迫害了一百天。

李锡福(明慧网)

2017年6月22日,家人会见时,李锡福让家人看戴手铐在手腕上留下的伤痕,有的仍未愈合。

善恶到头终有报

中共迫害法轮功十九年来,包括山西监狱系统在内的中共官员纷纷厄运临头。现仅举数例:

卢耀中,山西晋中监狱教育科副科长,41岁,2005年10月,患脑溢血死亡。他曾带狱警连续四天对法轮功学员张健酷刑“转化”:使用吊挂,电警棍、胶皮棍轮番毒打。张健多次被毒打昏迷,两根肋骨被打断。狱警把警棍打断了,仍不罢手。卢耀中声称:“只要报应没来,就还要打。”

任丹瑞,山西晋中监狱狱警,放纵犯人打死法轮功学员韩海明。数月后,任丹瑞的罪行祸及家人,其女儿死于车祸。

王水成,山西省司法厅长,对山西监狱迫害法轮功负领导责任,其儿子于2011年11月遇车祸身亡。

高奇,山西省监狱管理局副局长,分管监管、转化,对迫害负领导责任,于2018年5月落马、被抓。

王伟,山西省监狱管理局局长,对迫害负领导责任,于2018年6月落马、被抓。#

文字整理:李洁思,责任编辑:叶枫、孙芸

评论
2018-09-04 8:3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