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悉尼家庭法律师Justice Family Lawyers系列文章之一

离婚后,想和孩子移居海外?

国际迁居:法院判决实例解析

悉尼家庭法律师:离婚后,和孩子移居海外,有哪些限制?(iStock)

【字号】    

【大纪元2018年09月20日讯】在澳洲离婚后,其中一方想和孩子移居海外?前任配偶在没得到您同意的情况下,把孩子带出国,怎么办?澳洲的家庭法,在离婚后孩子搬家的问题上,都有哪些约束?悉尼家庭法律师事务所Justice Family Lawyers为您逐一解析,并介绍近期法院判决的真实案例。

移居海外。(iStock)

什么是国际迁居(International Relocation)?

许多人会在不同的人生阶段中,移居到不同的国家。因此,离婚时,其中一方想和孩子移居海外的想法并不罕见。这种情形就是“国际迁居”(International Relocation)。

搬家——无论是搬到另一个国家,另一个城市,还是在同一个城市的另一个地方——都意味着孩子监护权,以及父母与孩子的接触、交流将发生重大变化。如果父母一方决定他们希望移居海外,他们需要与孩子的另一方父母,以及其他任何有父母责任的人讨论。

迁居对孩子有重大影响。(iStock)

有时,双方可以就以下方面达成协议:一方移居海外,同时允许孩子与另一方在本国有更长的居住或探望时间,例如在学校假期期间。父母可以通过写入抚养计划,或者向法院申请同意令(consent orders)的方式,来使协议正式化。同意令可使协议得到正式承认,并可依法强制执行。

然而,如果父母一方希望与孩子移居海外,但另一方反对的话,他们可以向法院寻求同意令。可是,法院不一定会批准国际迁居。法院在确定判决结果时,需要考虑孩子的最佳利益,这是最重要的考虑因素。

孩子的最佳利益,是法院判定的关键。(iStock)

孩子最佳利益:国际迁居的判定因素

孩子的最佳利益,包括与父母双方保持理想的亲情关系,以及国际迁居对孩子造成的情感和心理上的影响。

法院还会考虑申请提出方的意愿。孩子的主要照顾者(primary caregiver),最好是生活在他们自己选择的国家,而且那个环境不会给他们带来任何压力。

根据孩子的年龄、成熟程度,以及对该状况的理解能力,法院还会考虑孩子的意愿。

平等承担父母责任的推定原则,意味着法院必须考虑孩子与父母各方一起度过相等的时间,或大量且重要的时间,因为法院假设,与父母双方的亲情关系符合孩子的最佳利益。

如果上述安排确实不符合孩子的最佳利益,例如在虐待儿童家庭暴力的情况下,法院将不考虑这一原则。

平等承担父母责任,是法院优先考虑的原则。(Pexels)

如果孩子被另一方带出国,怎么办?

法院有权作出阻止儿童搬迁的同意令,或要求父母其中一方进行搬迁的命令。

在没有法院命令,或未经另一方父母同意的情况下,其中一方带着孩子离开该国是非法的。如果发生这种情况,另一方父母可根据“海牙公约”申请儿童追回令(child recovery orders)。

“海牙公约”是一项国际多边协定,旨在确保儿童返回其主要司法管辖国,以便在那里解决家庭法问题

如果父母担心他们的孩子可能被带出澳大利亚,他们可以将孩子的名字添加到机场监视列表(Airport Watchlist)中。当孩子试图在机场登机时,当局将得到提醒。

资料图:候机室。(iStock)

国际迁居:法院判决实例

下面介绍一起近期的法院判决实例:Molloy & Reid [2018] FamCAFC 89 (11 May 2018)。

2018年5月,位于布里斯本的澳大利亚家庭法院听取了一项上诉:Molloy女士试图与她的三个孩子一起迁居到新西兰。她的前配偶——Reid先生反对迁居,并希望他的孩子继续留在他们现居的昆士兰小镇。

这对前夫妇在2003年度假时相遇。Molloy女士当时住在英国,Reid先生在位于昆士兰的老家担任电工,在诉讼中称为该地被称为O Town。

资料图:法槌。(Pixabay)

Molloy女士在新西兰长大,后来移居英国担任会计师。Molloy女士在新西兰有一个大家庭,她的父母在那里经营家庭农场。Reid先生在O镇长大,他的大部分家人都住在那里。Molloy女士和Reid先生于2004年开始在海外生活,并于2006年搬到了O镇。

他们的三个孩子出生于2008年、2009年和2012年。自2015年11月分居以来,Molloy女士和Reid先生一直住在O镇不同的房子中。

初审判决:海外移居请求被拒

审判于2017年6月举行。Molloy女士和孩子一同移居新西兰的请求被拒绝。

法官下令平等承担父母的责任和监护权,让孩子和母亲住在一起,并和父亲每两周中一起度过四个晚上,并加上每个学校假期的一半。初审法官的判决,主要评估搬迁对母亲的情感、经济状况以及她的抚养孩子能力的影响。

居住在O镇,给Molloy女士带来了相当大的压力,特别是想到将来还要与前夫Reid先生保持交往,让她非常焦虑,并且产生了落入圈套的感觉;搬迁到新西兰将改善她的心理状况,从而改善她抚养孩子的能力和情感,同时她的经济状况将得到改善。

资料图:澳洲地图。(Pexels)

尽管Molloy女士在与前夫沟通方面遇到了困难,但初审法官发现,他们的沟通足以履行同等父母责任的命令。法官认定,尽管在O镇的生活给她带来了压力,但Molloy女士过去十年来都能够应付,况且让Reid先生搬到新西兰也是不切实际的。

孩子们的最大利益,是最重要的考虑因素:如果法院同意Molloy女士的申请,那孩子与父亲建立有意义关系的可能性将被严重降低。从孩子的角度出发,法官认为国际迁居的弊端超过了任何好处。

国际迁居:可行性因素有哪些?

Molloy女士对初审结果不服,提出七项上诉理由。

她主张,初审法官依赖之前的案例,即Morgan&Miles 2007,是错误的。她认为法官过于依赖参照考虑因素的“清单”(checklist)。该清单列出了初审法官为确定案件结果而审查的11个问题。

Molloy女士认为,初审法官将迁居的合理可行性(reasonable practicality),仅仅局限在两个清单标题(checklist headings)中,以致判决的考虑因素不够全面。

“合理可行性”,是基于以下因素进行评估:

• 父母居住地相隔多远
• 父母执行孩子监护协定的能力
• 父母的有效沟通和解决任何困难的能力
• 拟定抚养方案对孩子的影响
• 法官认为相关的任何其他事项

上诉法官发现,那些“清单”的标题,是笼统描述更大问题的简易方式。

配图:清单列表。(Pixabay)

这名母亲辩称,审判未能发现孩子父亲对她实施家庭暴力。但是,在审判记录中,法官说他认为家庭暴力行为已经发生。

初审法官尤为关注的是,如果孩子与母亲一起搬到新西兰,那么孩子与父亲的关系将会削弱,而Molloy女士声称这是法律的错误。

Molloy女士说,孩子父亲并不如她那样通晓孩子们的情感需求。此外,如果她搬到新西兰,她将会成为一个更好的母亲,同时仍能促进孩子和Reid先生之间保持一种有意义的亲情关系

哪个才是更好的方案?

然而,一位家庭情况调查报告(family report)的作者表示,与父亲分离会对三个孩子产生非常重大的影响。他们可能会在一年内看到他三到五次,特别是一开始,他们会因为搬到海外而感到悲伤。

家庭情况调查报告的作者指出,最小的孩子出生于2012年,仍然对母亲有主要依恋,但需要有机会与父亲建立依恋关系。这名孩子和父亲之间的关系,可能在国际迁居后无法维持。

孩子需要和父母之间建立亲情关系。(iStock)

法官必须从儿童的最大利益出发。上诉法官同意初审法官的观点,认为留在O镇更符合孩子的利益

出于类似原因,Molly女士主张的下一个论点:“初审法官未能选中对孩子更好的方案”,被认为没有意义。

最后,母亲争辩她的“备选方案”——即不进行国际迁居——被提升到提案的位置。然而,初审法官没有把孩子父亲的备选方案——即母亲与孩子迁居海外的情形,放到提案中。

上诉法官认为,母亲拒绝放弃孩子的做法,不得被赋予替代方案的地位。然而,仅仅因为法院作出合乎备选方案的命令,并不意味着被视为提案。上诉法官相信初审法官已经对迁居带来的利弊进行了仔细评估。因此,Molly女士的上诉被撤销。

悉尼离婚律师:专业意见很关键

“澳洲的家庭法是个复杂的系统。同一个案子,不同的律师会做出不同的结果。”

悉尼家庭法律师事务所Justice Family Lawyers的主管律师Hayder Shkara建议,一开始就得到专业意见,是在危局中把握主动、未来生活更轻松的关键。

Hayder Shkara律师。(Hayder Shkara提供)

由于客户满意度高、结果良好,不少人通过朋友推荐,找到Hayder代理家庭法事务,甚至是在案件庭审期间,从其他律师行转案子过来。华人客户也越来越多了。

“我们大约有15%的案子,就是从其他律师那里转过来的。”更让Hayder自豪的是,他代理的客户,从来没有转到别家的!

Justice Family Lawyers办公室位于悉尼市中心,邻近Town Hall火车站,有华人律师助理,为华人客户提供贴心服务。

预约热线:(02) 8089 3148
网址:https://justicefamilylawyers.com.au
地址:Level 2, 255 Castlereagh Street Sydney, 2000

责任编辑:李熔石

评论
2018-09-20 3:2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