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被遗忘的木刻戏偶

作者:黄若瑜

赖泳廷师傅师承国宝级大师陈锡煌,是中生代木刻戏偶的支拄。(图 / 赖泳廷、黄若瑜)

    人气: 6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赖泳廷师傅是当今双北难得一见的中生代木刻戏偶师,师承国宝级大师陈锡煌(李天禄之子)。赖师傅十岁时因跟着大人去迪化街补货,在妈祖庙前经常看到当时热门的小西园布袋戏演出,加上后来黄俊雄霹雳布袋戏在电视火红,他默默决定将来要从事木刻戏偶这一行。

“初胚”、“细胚”和上漆后的龙偶。(图 / 赖泳廷、黄若瑜)

从锯头、修饰、妆点到上漆

虽然布袋戏已日渐式微,赖师傅仍每日清晨四、五点起床,一整天不厌其烦地刻偶头。和善亲切的他说,雕刻跟绘画一样,必须一步步从基本功打底开始。刻偶步骤如下:初胚(锯头)→细胚(修饰)→上色(妆点)→上漆。

“假设我现在要做一颗头,最简单的复制方式就是,把图画出来(三面)。然后把木头拿过来,正面、侧面各一张,会有三张,耳朵从正面的耳朵到侧面的耳朵都要对准,就按照整个形状去用大型的机具先锯出形状。在机具转动的时候,手跟着微调。以前没有机具的时候则是用手锯,可是锯下来是四方形,所以你要把四方形变圆形,这个时候就等于要看经验。以前学的时候,我师傅都教我把图记在脑子里。前几年去捷克交流学习时,那边的老师还会问我设计图在哪里?我才发现捷克的老师会把图放在面前,一边刻一边对。”

把头刻好以后,一刀刀仔细修饰偶头的步骤叫“细胚”。刻好后,可以开始上色。上色完之后,在外表上漆更为美观亮丽。

赖师傅解说:“裱纸是传统上色前的动作,因为从前的胶都是天然的,若没有糊一层纸在偶头上面,会不好漆、不方便上色。裱纸的另一个好处是:万一漆不好颜色,或使用久了哪边掉漆,可以洗掉颜色重作、重新上色。而且纸主要作用就是不会让这些颜色直接附着在偶头上面,不会染色。”

裱纸和补土的小细节

“补土则是一道工法,现在可能越来越少人做这个动作。因为古时候没有砂纸或纱布,刻好偶头后必须用竹刀沾水刮,在推的时候由于偶头是黄土做的,土碰到水就会变软,水也会跑到土的毛细孔中,就会比较好推、好修饰。偶头与脸都会变得比较平滑,而且多做用竹刀推的动作,偶头之后会比较耐撞。这样做法还有一个好处,例如:小生小旦,在做的时候万一有点小落差,我可以重新把土补厚一点,重新再修饰,比方让他两个眼睛一样大、补回去等等。偶头要漂亮,还是要有土!”

待竹刀推完,赖师傅觉得OK了之后,会再使用最细的砂纸磨,让偶头的光滑度变得很细致。如同汽车板金一般,再上色或烤漆后,感觉就很不一样。

几款特殊戏偶造型

历经布袋戏的辉煌时期到现在的传统式微,赖师傅承袭传统,也与时俱进融入现代风格,以下简介几款赖师傅的作品:

(图 / 赖泳廷、黄若瑜)

【关公】同一时期不同的剧团,因为每位师傅所长与喜好不同,做出来的戏偶就大相径庭。有的关公特色是鹰勾鼻;有的关公脸打上白底,红色上上去会很浅,要上好几层;而赖师傅的关公脸不打白底,直接在木头上上色,而且不会直接用广告颜料红色的颜料。我们所看到比较明亮的洋红色,实际上是用三种颜色调出来的。赖师傅认为枣红色则是比较暗比较好看,符合他心目中关公正义凛然的形象。

(图 / 赖泳廷、黄若瑜)

河豚】河豚的灵感来自于赖师傅观看电视节目动物奇观和海底世界后,发现制作河豚戏偶是个蛮不错的主意,在木偶界相当罕见,刚好有牛皮就做,传统戏偶的耳朵部分也就变成了鱼鳃。

(图 / 赖泳廷、黄若瑜)

老虎】赖师傅总是在新潮与传统之间取得平衡,适时变换画法,自有一套心得。仔细观察赖师傅的画法,红与白之间自然渐层,颜色堆叠协调。而以前传统画法,线条相当笔直,颜色泾渭分明,红就是红,绿就是绿。赖师傅笑说,以前跟陈锡煌师傅去表演教学时,如演出“武松打虎”,老虎因为要吃人(偶头),所以嘴巴必须做得很大。一回表演结束后,有个小朋友跑到后台跟陈老师傅说:“你不知道现在老虎是保育类动物吗?不可以把它打死!”让操偶师傅们莞尔大笑。

访问这天来到赖师傅的工作室,午后安静的小巷弄里,拉开的蓝色铁卷门,赖师傅正对着门口,坐在工作桌前聚精会神地雕刻木偶。时光如同那天午后的阳光与微风缓缓流动着,而赖师傅的艺术人生,从少年到中年,始终如一、专心致志地雕琢著。

▍黄若瑜

法国里昂二大艺术管理硕士毕业。

擅长抒情叙事、主持官方记者会与法文翻译,拥有法式的浪漫情怀与日式的严谨作法。

总在理性与感性中游走,梦想成为全职斜杠青年。

──转自万海航运慈善基金会《停泊栈》期刊75期

责任编辑:杨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相信许多耳闻北海道的朋友,第一个想到的都是函馆夜景。函馆夜景的确美不胜收,但北海道的交通不比东京有蛛网般四通八达的电车,即使是闻名遐迩的观光名胜,也需要一段路程。若是自由行且没有自驾的朋友,要到函馆山看夜景,得先乘坐函馆路面电车至十字街站,接着徒步到半山腰,再坐缆车上山。
  • 那天,偷得浮生半日闲,我到天母一家大型购物百货中心的地下室,坐在长板凳上,悠哉地吃着泡芙冰淇淋。两旁有许多花车,贩卖著各式各样的折扣商品,其中一台卖锅具的花车旁,站着一个清瘦的售货员,围着红色围裙,面无表情地整理着花车上的货物。看着她时,我胡思乱想着,她应该很疲累,也许身体不舒服,也许情绪不佳,否则这么多五颜六色充满设计感的锅具,怎么无法使她愉悦。
  • 当在脸书上即时分享夜宿渔村的旅画时,朋友问:“为什么选择南方澳?”因为想知道,单纯离开了海产与妈祖庙之外,我还能从南方澳读到什么?
  • 大学时看过一部电影《大吉岭有限公司》(The Darjeeling limited),电影主要讲三个情感疏离的兄弟,于父亲葬礼后决定前往大吉岭旅行。当时深为电影中混乱的奇异世界所吸引,也对搭乘印度40多节车厢火车的长途旅行很向往。虽然电影并不是在真的在大吉岭拍摄,但为了一圆旅行梦,我决定来趟大吉岭火车之旅。
  • 三月下旬前往花莲,停留两天一夜作了四场演讲。在花莲高商进行两场演讲,下午是向日间部同学、晚上则是对进修部同学演说。在我们那个年代不叫进修部,而是夜间部,许多学生都是半工半读,由于他们是自己选择继续读书,所以动力远远超越一般的学生。
  • 法国街头有许多不同类型的街头艺人,各个身怀绝技。来法国前对街头艺人这个行业充满了幻想:是艺术家,又能到处旅行;把欢乐带给别人,又能赚钱;工作时间自己决定,又没有顶头上司。这种人生真是完美啊!
  • 戏剧工作,总是在场与场之间不断地转换。上一场,你是17岁的妙龄年华,等著雀跃、等著欣喜;下一场,也许就是一个迟暮之年的老太婆,等著老朽、等著无奈失去。换场的过程,除了仰赖整体造型给予的专业支持,表演者在心境上的沉淀、想像,为担任的角色抓出生命累积的脉络,甚是关键。
  • 于嘉义县东石乡外海的外伞顶洲,是台湾沿海最大的沙洲,素有“漂流中的国土”之称。因受到波浪及季风影响,随着时代变迁而逐年漂移,仿如无时无刻漂泊不歇的旅人。
  • 有时候,它们才是人类真正的灵魂伴侣,代替忙碌的父母,陪孩子度过无忧无虑的童年,面对浑然未知的世界;也取代疏离的子女,抚慰孤寂的老人家
  • 一般人对兔子的印象大多是外表可爱、充满活力,相较于原著中作者较为温馨的画风, 真人动画似乎更符合大众想像,也更符合“现实”,设定与原着相同。比得兔和父母同住在乡间一棵大树底下的窝,父亲却被外来居民残忍杀害,母亲耳提面命不要接近人类,但电影将故事集中于母亲离世后的挑战,片中比得兔正值叛逆期,他独自带着妹妹和表哥一起生活,虽养成他一肩担起责任的好习惯,却也变得自负,并多次陷入危机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