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大家翻墙来看 曾博恩:是我进入中国市场的方式

脱口秀主持人曾博恩推出台湾电视史上,第一个以嘲讽时事的深夜脱口秀节目《博恩夜夜秀》,除了以诙谐方式批判当前热门时事,更挑战敏感两岸政治话题。(陈柏州/大纪元)

人气: 75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9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江禹婵台湾台北报导)在台湾,人们对于政治、社会议题的讨论,既敏感又充满关注,但像《吉米今夜秀》吉米基墨(Jimmy Kimmel Live)或是《上周今夜》主持人约翰·奥利佛(john oliver)这样兼具“批判力道”与“娱乐效果”的节目,却从未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在台湾与亚洲诸国正面临政治、经济巨大转型的现在,有一群人尝试创造属于台湾自己的幽默,将对社会生活的怨念转化成笑点,却不失深度的娱乐。

在网路上当红的脱口秀主持人曾博恩,把如《上周今夜》、《康纳秀》的政治讽刺脱口秀带进台湾,他的Youtube频道《博恩站起来》,与公视合作《博恩在脱口秀的前一天爆炸》广受大众欢迎。近日他与其团队,更推出台湾电视史上,第一个以嘲讽时事的深夜脱口秀节目《博恩夜夜秀》,除了以诙谐方式批判当前热门时事,更挑战敏感两岸政治话题。

《博恩夜夜秀》邀请了立法委员黄国昌、新生代 Rapper 熊仔试录首集,首先就调侃了“宋芸桦被变中国人”、“中国没有小熊维尼”等敏感政治话题。对于两岸针砭不失幽默,一针见血、毫不留情。

《博恩夜夜秀》主持人曾博恩本身是台大与海归双硕士的学霸,潜伏多年,只为了圆脱口秀之梦。
《博恩夜夜秀》主持人曾博恩本身是台大与海归双硕士的学霸,潜伏多年,只为了圆脱口秀之梦。(贝壳放大公关提供

中国人私下爱论政治

面对许多台湾艺人前往中国发展,曾博恩却反其道而行,不觉得有其必要。他接受《大纪元》专访时提到,我每个月只要有一万块就可以过生活,只要不饿死就好,虽然我现在必须先让我的团队、节目能活得下去,但以现在中国的言论自由环境,这样的政治嘲讽秀能否存活则是最大问题。

他说:“很多人觉得我就是要赚千万、甚至亿,那当然就去舔共啊!”但他认为,不需要为了赚大钱而前往中国。

脱口秀主持人曾博恩推出台湾电视史上,第一个以嘲讽时事的深夜脱口秀节目《博恩夜夜秀》,除了以诙谐方式批判当前热门时事,更挑战敏感两岸政治话题。
脱口秀主持人曾博恩推出台湾电视史上,第一个以嘲讽时事的深夜脱口秀节目《博恩夜夜秀》,除了以诙谐方式批判当前热门时事,更挑战敏感两岸政治话题。(陈柏州/大纪元)

“你讲这样的内容,不怕进不了中国?”这是常被问到的问题。曾博恩谈到,这问题背后的假设,是觉得中国永远无法接受这样的内容。你如果对中国有个乐观的未来,将来会民主开放、言论自由解禁,这问题就不会被问。

曾去中国参加脱口秀比赛的他说:“我发觉中国人民私底下很爱谈论政治,对台湾的政治很熟,甚至比台湾人还要了解,超爱讲的。”

在中国,有一种非常大的欲望,他们想要听、想要聊政治,甚至很多人翻墙过来,之前跟资深媒体人李四端合作节目,有一集就是讲中国,吸引很多中国网友留言,“我是翻墙过来的,我很喜欢。”

脱口秀主持人曾博恩推出台湾电视史上,第一个以嘲讽时事的深夜脱口秀节目《博恩夜夜秀》,除了以诙谐方式批判当前热门时事,更挑战敏感两岸政治话题。
脱口秀主持人曾博恩推出台湾电视史上,第一个以嘲讽时事的深夜脱口秀节目《博恩夜夜秀》,除了以诙谐方式批判当前热门时事,更挑战敏感两岸政治话题。(陈柏州/大纪元)
脱口秀主持人曾博恩推出台湾电视史上,第一个以嘲讽时事的深夜脱口秀节目《博恩夜夜秀》,除了以诙谐方式批判当前热门时事,更挑战敏感两岸政治话题。
脱口秀主持人曾博恩推出台湾电视史上,第一个以嘲讽时事的深夜脱口秀节目《博恩夜夜秀》,除了以诙谐方式批判当前热门时事,更挑战敏感两岸政治话题。(陈柏州/大纪元)

他体会到,透过网路媒介,我们不用到中国,就可以吸引中国人民透过网路翻墙过来观看,“这是不进中国,却又能打入中国市场的方法。”虽然现在总说不care中国的臭钱,但是我们也不觉得中国永远无法进入,或许有朝一日他们可以接受这样的言论时,当然我们也不排斥西进。

中共政权是中国一切问题根源

他认为,台湾目前年轻一辈,对中国而言是天然独,但去掉政治因素,大家目前对中国最大的感受与不满,不外乎是集权统治、文化水准城乡差距大,但老实说,中国有它好跟不好的地方。

曾博恩强调,“我完全不讨厌中国人,我遇过的中国人很多真的很有趣,但我不满的是中国目前当政的中共极权政府。”

谈到去中国的所见所闻,曾博恩显得兴奋且欲罢不能。他分享,我去两次都是表演英文脱口秀,其中有一次是参加“中国国际喜剧节”,大家先寄影片过去,筛选出30名入围者到中国比赛,所有获邀参赛者,行前都会收到一封信。

言论红线  不能批评中共当局

在中国有三件事情不能讲,只要一触碰到,马上被切麦克风、舞台灯光熄灭,直接被赶下台。因为如果有政府相关人员在场,回去通报后,整个喜剧俱乐部必须关门大吉。包含“台湾、天安门、西藏….”不能讲,“不能批评当局任何政策”、“不能批评现在、以前的任何领导者。”也就是前中共党魁毛泽东一直到习近平都不能讲。

除了这些东西不能讲,其他还算开放、都敢讲,但只这是表面上规则。曾博恩透露,私下跟许多中国的朋友吃饭聊天,他们平时不能大肆宣扬,但是骨子里很爱谈论政治,是他在中国最深刻的印象。

为了让政治讽刺秀深入台湾,首集《博恩夜夜秀》,需要讲很硬的知识,例如解释刑法309条,大法官释宪等较为艰涩的议题。他坦言,这一定会让观众情绪掉下来,怎么把观众情绪重新拉上来,是我们从现在开始要想办法解决的问题。

首集播出其实正反意见都有。为了避免出错,曾博恩说,以后每一集脚本都会请顾问,确认所讲的内容全部都没问题,经过严格审查过才会录影。若是这样还有人有其他意见,那最好的方式就是放着,把影片跟所有人评论放在网路上,大家自行去评断。

脱口秀主持人曾博恩推出台湾电视史上,第一个以嘲讽时事的深夜脱口秀节目《博恩夜夜秀》,除了以诙谐方式批判当前热门时事,更挑战敏感两岸政治话题。
脱口秀主持人曾博恩推出台湾电视史上,第一个以嘲讽时事的深夜脱口秀节目《博恩夜夜秀》,除了以诙谐方式批判当前热门时事,更挑战敏感两岸政治话题。(陈柏州/大纪元)

政治讽刺秀  一定有市场

因为讲的东西门槛较高,是否限缩观众的属性与群众?曾博恩坦言,的确进入门槛很高,但他有信心台湾有很多人可以接受,因为翻译作品一样有多人看。他举例,《上周今夜》主持人约翰·奥利佛讲的内容也是很深。

奥利佛主持的节目以幽默的政治讽刺著称,曾在节目里调侃讽刺朝鲜领导人金正恩,讽刺中国目前人权现况,在YouTube上的点击量都能达到数百万。除了中国修宪、新疆政策,奥利佛在节目中也提及中共的其他政策,包括“一带一路”计划,中共加强网络审查等。

曾博恩说,“这市场一定在,就算他有个进入门槛,能通过这个门槛的人,也是以几十万来计算”,所以他并不担心讲的议题会过于曲高和寡。现在要做的事就是如何让这些议题,能够讲得更加有趣好笑。

群众募资  避商业过度干预表演

目前利用群众资募,期望藉由大众小额捐款,支持更多台湾各类创作人才与原创节目,能避免商业置入与干预内容的弊病,讲出社会真实现象,以及普罗大众的心声。他透露,接下来五都选举一定是要端出的顶级牛肉议题,希望在只能看政论节目、新闻之外,提供大家另一个选择。

目前喜剧有两种最大宗的表演模式。一是脱口秀(Talk show)指谈话性节目,如大家熟知的艾伦秀。另外,则是单口喜剧(Stand-up comedy),就只是一个人拿着一个麦克风,然后想办法逗台下笑。他希望透过自己的表演,将欧美风行的单口喜剧文化带到台湾。群募网页连结:https://www.strnetwork.cc/ 。

责任编辑:王愉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