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23日晚间,知名小提琴制琴、修琴大师、素有“小提琴医师”称号的王圣哲,观赏神韵交响乐团在台中中山堂的演出。(龚安妮/大纪元)

制琴修琴大师:从神韵看到新的纪元开始了

2018年09月24日 | 19:40 PM

【大纪元2018年09月24日讯】(大纪元台湾台中记者站报导)9月23日晚间,正逢中秋佳节前夕,享誉全球的神韵交响乐团在台中中山堂的演出,为大台中政商、企业、艺文等各界名流带来一个温馨美好的夜晚。神韵直入心灵的乐音让满场观众为之陶醉,三首安可曲更将全场气氛带到最高点,热情的掌声和欢呼久久不息。

知名小提琴制琴、修琴大师、素有“小提琴医师”称号的王圣哲二度聆赏神韵交响乐,他盛赞:“神韵音乐旋律优美,和声、配器、演奏者水准都很棒,今天的观众,可以听得出来那种发自内心的感动、共鸣,几乎每个细胞都被激发出来那种感动。”

他说:“你可以听到那个掌声和喊安可的声音都是很真诚的,还可以热情到让指挥以动作比画:‘拜托,最后一首了’!”王圣哲不但深受感动和震撼,同时感佩:“这种演出方式,东西方并呈的中西合璧演出,雅俗共赏,深入基层,还可以教化人心。”

王圣哲曾经是台湾省立交响乐团驻团专任修琴师,也曾为收藏史特拉底瓦里等古董名琴闻名的奇美文化基金会修复多把名琴,是台湾小提琴界极负盛名的修琴专家与大师级人物。他说神韵音乐非常可贵,她纯正纯善的能量,“为社会带来了巨大的贡献。”他也强调从原创曲目《创世》中,“看到一个新的世界、一个新的纪元开始了。”

台湾有很多乐团也开始受到神韵影响

“今天晚上那个安可那么多次啊!这么热烈的掌声,你就可以感受到观众的热情跟共鸣是很真实的,而且很深层的,相信他们跟我们学音乐的人感受是一样的。”王圣哲说,一般人认为纯古典的音乐有点曲高和寡,他推广了很多年,但要能真正去深刻地了解古典音乐的内涵,毕竟还是需要很长时间。

可是他发现,“神韵的交响乐团能够深入浅出、中西并呈,我相信观众不但听得懂,而且听得很深入,甚至已经被旋律跟和声,还有整个音乐深深的着迷,所以才会这么热情、这么热烈的安可声跟掌声。”他说,这是神韵音乐很了不起的地方。

“最后一首安可,每一个人都跟着拍子、跟着节奏这样鼓掌,那感觉真的是台上台下融成一片,那就是我们一般交响乐团最期待、也是梦寐以求的那种感觉。”他发现,台湾有很多乐团,也开始受到神韵影响向神韵学习,他说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趋势。

作曲功力深厚 技巧高超 旋律优雅 色彩鲜艳

深谙音乐的王圣哲赞佩,“我非常钦佩作曲跟编曲的人,他的功力真的非常深厚。”

他说,“我们中国音乐是五声音阶,五声音阶跟西洋音乐的这个十二平均律音阶非常大的不同就是,五声音阶的和声还有和弦进行其实是非常窄化的。所以在我们台湾的交响乐团以前的编曲会觉得,好像听一首跟听三首、听五首好像感觉都差不多。”

“但是今天我听的到作曲者,他能够把有些旋律走到非常东方的感觉的时候,你会觉得那个旋律很优雅、优美,他会把这个很东方的旋律走一段,然后再有一段变奏,中间过门的时候,他会用很多很漂亮的和声,或是漂亮的转调,让这个曲子变化非常……等于色彩非常鲜艳。”

他接着说,“所以说我很佩服作曲者跟编曲者,能够让曲目变化这么大,然后和声这么漂亮,尤其是用西方的技巧,但并没有改变东方的技巧,然后在东方的音乐演奏一段之后,接着有一段很好、很大的变化,用西方音乐来处理这个旋律,或者是变奏。”

“让观众听了不管哪一个段落,会有一种期待,下一段不会跟这一段一样,下一段的变化更丰富更多彩多姿。”他强调,“我想很多学作曲的人应该来听这样子的变化,还有这样子的作曲方式和配乐的方式,这是非常成功的,功力很深厚。”

他赞赏,“神韵原创音乐旋律又好听、编曲技巧又很高超,这样的音乐是永远都会被欢迎的。”他也说,“她的曲子都是原创的、无从模仿,也无从比较,也可以说是从天上来的。”

指挥和演奏交融默契 呈现出最大的感动力量

王圣哲说,一首曲子要能感动人,不只是作曲编曲功力要很高,“演奏出来的感情跟深度,是在指挥跟演奏者手上。同一首曲子不同的指挥、不同的演奏者,会呈现完全不同的味道。”

“神韵音乐都是原创音乐,指挥一定要了解原创音乐,作曲者就在旁边听,这个很重要,这是最好最好的沟通。”所以他认为神韵交响乐团可以这么成功、这么感动人,“是因为原创者跟指挥、还有乐团都在同一个空间、同一个时间、同一个地点在排练,那种感动是别的乐团做不到的。”

王圣哲强调,能演奏出这么纯净的音乐,这跟指挥和音乐家的修为、修炼境界也有关,“这是建立在非常非常深厚的、很交融的默契才做得到。一定必须是长时间的交融默契,甚至生活在一起,共同的心的体验,共同的文化体验。”

从原创曲《创世》看到一个新的纪元开始了

神韵交响乐演奏的除了西方古典经典名曲,其他都是原创曲。王圣哲说,每首曲子的标题就像房间的钥匙,“观众会从这个标题去切入,形成自己的想像,每个人想像不一样,但是感动都一样。”

“你这个人走过什么路,听到这个音乐,你会把你经历过的所有的东西都结合在一起,去体验、去感受,听音乐的时候自己去组织脑子所看到的画面。这就是所谓的不同的人听到音乐会有不同的画面。”他说,虽然画面不同,但都是美好的,因为神韵音乐包含的都是正的好的。

他说,在《贞观朝圣》中,“我想到的就是唐朝盛世,当时的繁华盛况。”在原创曲《创世》中,“我感觉前面的打击乐器像是混沌初开,上者为天、下者为地,整个锣响,天地之后慢慢出现人,开始有农作、有动物,从无到有慢慢出来。”

他接着说,“最后感到很安祥,好像人和人之间的沟通非常的密切,变成一个很祥和、安和乐利的社会。当然(过程中)也有很多很多的变化,觉得时代的变迁,走到一个盛世,也有战争、有和平,里面也有很多的爱、摩擦、争执,我听到是这样的感觉。”

而整个曲目呈现给他的是:“一个新的世界,等于是让我们设身处地看到新的世界,就是一个新的纪元开始了。”

重现中华文化深层底蕴 纯正能量让人心灵净化提升

神韵音乐以中华五千年文化历史为内涵,化为音符展现动人的篇章。王圣哲从中感受到,“一个文化能传承五千年,绝对不是很简单的,都是非常深厚的、非常有底蕴的文化,才有可能传承这么久,而且还会被发扬。我觉得神韵音乐就是把中华文化很深层的底蕴重新挖掘出来,这是很令人感动的。”

他强调,“这个音乐没有宗教、没有政治,只有很美好的画面,很远古时代的遐想。因为全部都是正能量,你听到的没有一个不好的东西。”因此他也认为神韵音乐的纯正能量会对人身心起到全方位的疗愈作用。

“音乐治疗就是某种音乐可以治疗某个地方不舒服,可是听这个(神韵音乐)是全面的。如果早上来听,什么病都没有。如果每天都听,不会有忧郁症、躁郁症,或是其它的心理上的疾病或猜忌,因为这个音乐很美好,真的会慢慢影响你的细胞。”“你再怎么不懂音乐,你听这个(神韵音乐)听久了,你的心灵就会净化、会提升,是很自然的。”

他并强调,“东西并呈、东西交融,又是原创音乐,现场的掌声、共鸣、安可这么强烈,绝对是发自内心的,为什么?表示这些人都听懂了。”神韵交响乐世界巡演,“这样的方式演奏跟这样的推广,我觉得对社会的贡献真的很大,尤其走入平民化,让不懂音乐的人,只要来听就会心灵净化,就会提升。”

种下“心”的种子 期待美好新世纪的来临

王圣哲强调,神韵交响乐最大的意义在于,“这样的演奏方式让很多不懂音乐的人都听懂音乐在说什么,甚至有了画面,才会有这么强烈的共鸣、安可声跟掌声,这样的音乐才可贵。”

“如果纯粹古典音乐,只让真正学音乐的人才能听懂,然后批评;可是神韵音乐没有人会批评,因为虽然每个人感受都不一样,但都是美好的。”他说,现在世界纷乱,然后她(神韵音乐)会引领人类往一个新的方向,“就是谐和、和平,比较没有纷争(的方向)。”

“听了这么好的音乐,会想我们为什么要去纷争、为什么要去仇恨,为什么要去分你我呢?就是希望每天都能有这么美好的音乐能听。就是走进音乐厅,每个人都可以欣赏这乐音。”

他说,神韵音乐听久了,“自然会变得优雅、平和,思虑非常清新,所有的善良、优雅、美好、纯洁(都会恢复)。”

王圣哲最后强调,来听神韵音乐就等于在每个人心中种下了一颗种子,“‘心的期待’”的种子,对于新世纪的期待的种子,这种子会埋得很深,根会很茁壮,然后会发芽茁壮。”#

责任编辑:于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