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为何不断否认强制美国企业技术转让?

中国国产客机C919于2017年5月正式首飞。中共官媒称C919突破了技术封锁,不过央视承认C919的“壳子”来自中国企业,而关键部分都来自外国企业。(STR/AFP/Getty Images)

人气: 1131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9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综合报导)强制美国企业技术转让是美中贸易战的核心问题,既是川普(特朗普)政府施压中共的缘由,也是中共竭力想要“洗白”污点的对象。

《华尔街日报》在周三(9月26日)发表题为“中国如何系统性获取美国企业技术”的文章,指中国(中共)政府动用一系列手段来获取美国企业技术,有时甚至使用强制手段;但中国(中共)则认为,这是换取市场准入的门票。

该文使用多个实例力证中共侵害美知识产权的真实存在,诸多从未见诸报端的内容更震惊美国政商学界。比如:华日引述知情人士的话说,1月在美国全国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华盛顿举行的晚宴上,与会企业高管希望美国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Terry Branstad)不要在技术问题上对中国(中共)“过度”施压。

“如果有人在黑暗小巷里被捅刀,你在第二天早上之前不会知道是谁干的。但凶杀案确实发生了。”IBM国际商业机器有限公司副总裁帕狄拉(Christopher Padilla)告诉布兰斯塔德,中国(中共)有很多报复方式。

这些内容让人不寒而栗。随后,该文作者之一魏凌铃(Lingling Wei,音译)在推特感谢点赞时透露,完成这篇报导相当不容易。

美国企业一直抱怨中共政府强迫其转让知识产权,这种担忧在近期被进一步加剧,从化学品、电脑芯片到电动车等行业都涌出一批中共扶持的“冠军企业”竞争对手,进而部分美国企业转变立场,开始要求美国政府为他们出面发声、解决中共的强制技术转让问题。

中共当局采取的措施是一概否认。除了在周一(9月25日)高调推出“白皮书”指,多年来美国在华企业通过技术转让与专利许可获得了巨大的经济利益,是技术合作的最大受益者;更说美国公司是自愿与中国企业建立合作伙伴关系。

而中共外交部长王毅在本周的联合国会议上也帮助散布宣传,试图浑殽视听、颠倒黑白。

美调查报告5个月前已驳回中共诡辩

有意思的是,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在3月出台的301调查报告专门对中共的诡辩做出回应。

报告中写道:“对于调查中,一些代表中国利益的中国贸易协会和律师事务所为中国的技术转让制度辩护,认为技术转让决定是没有‘政府干预’的‘自愿协议’的产物。他们还称,合资企业和技术转让安排不同于更广泛的国家产业政策,国内和国外公司可以选择何时以及是否建立商业伙伴关系。此外,他们表示没有中国(中共)法律或法规明确强制外国投资者转让技术,中央政府已经指示地方政府不要求技术转让。”

USTR回答是:“在仔细考虑上述论点,发现它们没有证据,且不可信。 调查清楚地证明,中国(中共)的技术转让制度是美国企业在中国的一个长期问题,特别是在中国(中共)政府针对的高科技行业。”

USTR的301调查在总统川普(特朗普)授权启动后,经过7个月时间进行调查、取证,汇总成逾200页报告,所有过程、报告均公开可查。网络上也有民间的中译本流传。

报告指,中国(中共)政府使用各种工具,包括不透明和酌情行政审批程序、合资要求、外国股权限制、采购和其他机制来管理或干预美国公司在中国的业务,以要求或压力将技术和知识产权转让给中国公司。此外,许多美国公司报告面临模糊和不成文的规则,以及与中央政府规则不一致的地方政府规则,这些规则是由中国(中共)政府官员以有选择性和不透明的方式应用于压力技术转让。

报告指,技术转让应该在自愿和双方同意的条件下进行,且不受政府干预或扭曲。但中国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之后并没有停止要求技术转让,只是从过去公开明确要求用技术换市场准入,变为用口头指示和闭门会议施压。

美国智库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ITIF)在递交给USTR的书面陈述中指,这种做法使得跟“有书面要求一样有效”,但又能逃避被起诉;同时让外国公司担心遭受中国(中共)政府报复和丧失潜在商业机会。

图为上海当地警察路过贩卖盗版光碟的小贩摊位,视而不见。(MARK RALSTON/AFP/Getty Images)

通用与商飞合作C-919 真的是双赢吗?

华日的报导中提及一个貌似“成功”的案例。2008年中共当局启动首款大型商用客机项目C-919,中国商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商飞)明确表示,只会从外国合作伙伴愿意分享技术的中外合资企业购买部件。然后,美国飞机制造的重要公司通用电气(GE)最终默许了商飞的要求。

随后,通用电气与中国国有公司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中航工业)成立合资企业,新企业目前是中国国产C919飞机航空电子系统的一个主要供应商。

通用电气的前任和现任员工告诉华日,合资企业使通用电气陷入困境的航空电子系统部门避免了资产减记的命运。

通用电气表示,该公司航空电子系统业务从未发生减记,也没有减记的风险。而在华日问到知识产权问题时,通用电气表示,该公司对保护知识产权高度敏感,无论是在全资业务还是合资企业。

所以,通用与商飞合作大飞机,真的是它自述的双赢吗?美国商会在《中国2013年民用航空白皮书》中称,由于中国商用飞机的需求规模(购买力),中国(中共)有效地对国外飞机制造商施加了压力,要求形成合资企业关系以及进行本地化生产。

“许多美国公司拥有的知识产权是其竞争力和盈利能力的来源,但他们有时需要(含蓄或明确地)将此类知识产权转让给其合资伙伴,以换取两种商业机会 ——向中国国有航空公司销售商用飞机和向中国制造的飞机销售飞机部件”,该白皮书中写道。

但据美国律师协会知识产权法部门的调查,近年来许多美国公司都有起诉在华合资伙伴盗用商业秘密的案件记录,其中包括美国超导(AMSC)、康宁、杜邦、礼来和通用汽车等。外界质疑,这种大背景下,通用真有自信在中国保全自身的知识产权吗?

技术转让的深层威胁 2025年美国还剩下什么?

中共强制美企技术转让对美国造成的还有更长远的威胁。外交关系协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的经济学家塞斯特(Brad Setser)在推文上指出,C919可能是个体成功,但在更广泛的层面上,作为中国进口替代政策的一部分,将对美国产生不利影响。

他提出了一个问题,如果中国2025计划成功,中国还需要进口什么?他分析,现在美国大量出口到中国的四个行业:飞机/发动机、半导体(以及台湾制造的半导体设计)、特种化学品以及汽车,中国都在积极尝试本地化生产、减少进口,并且这种“进口替代政策”从川普发起贸易战之前就开始了。

根据中共当局公布的“中国制造2025年计划”,明确要求中国到2020年实现十个重要领域40%的“自给自足”,到2025年实现70%的“自给自足”,包括航空航天设备和航空航天设备在内的广泛行业的核心部件和关键材料。

USTR的301报告指,与中共以前的计划相比,中国制造2025将重点扩大到占领全球市场份额,而不仅仅是中国市场的主导地位,也是“利用国家资源在全球范围内改变和创造这些领域比较优势的更广泛战略”的一部分。

另外一个担忧是美国的先进技术被中共获取后、从民用转到军用。美中经济与安全审议委员会(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曾在2017年委托兰德公司(RAND)完成一份调查报告(题为《中方在美国航空业的投资》),报告指出,尤其要警惕中共以民用为由获取军事航空航天技术。在中国国内,很多民用和军事的飞机供应链以及核心部件生产都是重叠的,都是由同一家企业完成。

中资企业可能通过合资项目或并购,以此为翘板推进中国本土的无人机技术、发动机开发和航空电子能力,因为这些正是中国(中共)欠缺的技术。

像通用航空电子技术(GE Avionics)既为C919提供核心航空电子系统,同时也为波音787提供核心航空电子系统。虽都是民用技术运用,但这项技术的前身是英国的史密斯航空航天(Smiths Aerospace)公司开发,该技术被用于台风战斗机(Eurofighter Typhoon)以及F-22猛禽战斗机。

报告指,美国政府要关注中共通过秘密行动获得技术转让,以及中资企业对其它非美国航空航天公司的投资行为。

“无论单个美国公司如何回应,中国(中共)政府的技术转让制度都会剥夺美国公司在中国市场上获得合理回报并开发合法获得的知识产权的能力,从而对竞争产生相当大的负面影响,考虑到中国市场规模庞大且不断增长的战略重要性,竞争激烈的障碍对美国公司是非常有害的。”USTR的301报告写道。

“当美国公司在知识产权投资方面被剥夺公平的回报,他们无法实现对创新进行再投资所必需的增长。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国(中共)的技术转让体系直接加重了对美国等类似经济体的经济增长引擎——创新生态系统的破坏。”

如能选择 仅12%的外企愿意在华合资运营

中共当局强制外企技术转让真的是出于企业自愿吗?根据美中贸易委员会(USCBC)2017年的企业成员调查,19%被调查的公司表示,他们被直接要求将技术转让给中国;其中33%表示要求来自中央政府实体,25%来自地方政府。

美国商会的年度调查也反映了同样的问题。根据美国商会2013年的调查,42%的先进技术领域(包括航空航天、汽车、化学和信息技术)的受访者担心“事实上的技术转让需求是市场准入的条件”。 只有3%的受访公司报告说,这些技术转让要求正在下降,而37%的受访者表示技术转让要求增加,而26%的受访者表示不变。

不仅是美国公司,欧盟的企业相关调查也显示了同样的结果。在一项欧盟进行的1,000家驻华公司的调查中显示,如果可以选择的话,外国公司通常更愿意通过外商独资企业而不是合资企业在中国投资。

该调查结果是,大多数(52%)选择全资拥有企业,32%的企业希望能获得比合资企业更大的所有权股份,只有12%的受访者表示他们会选择与现在的中国合资企业合作。

科技信息和创新基金会主席阿特金森(Robert Atkinson)曾撰文驳斥说,中共当局说没有对外资企业提出过此类要求,那是何导致学术研究结果跟中共官方所言不同?

美另辟蹊径 对中共的IDAR技术战略说不

USTR的报告说,中国(中共)政府在指导和协助中国工业技术发展中制定的战略是“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IDAR),这一战略尤其在过去十年中对引进国外技术的方式产生了深远影响。

报告说,这套战略激励中国(中共)政府部门和政府官员通过一系列执行行为、政策和手法获得外国技术,为中国(中共)培养“冠军企业”。

报告说,而中国(中共)在2013年三中全会上再次公开表示对这一战略的支持,标志着中国共产党高层对IDAR技术创新方式的继续支持。

而几乎同时,仅2010-2016年6年间,中共高层在表面上又就技术转让与美国达成了10次双边承诺,承诺不将技术转让作为市场准入条件,并允许技术转让由企业独立协商。

“这是(中共的)战术,但我想理性的人会看到、会说中国(中共)过去17年都没行动,现在也不太可能会做。”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周二(25日)在纽约出席Concordia峰会上公开点评中共的对美战略。

他表示,美国几十年来与中国(中共)政府进行了各种各样的“对话”都失败了,所以川普政府才试用别的方法、制定关税对华施压。

在被问到美国的关税策略是否能更有效地推动中国做出改变时,莱特希泽非常鲜明地提出,“首先,这并不容易。”

“改变从来都不容易,特别是那边还有从中共不正当政策中受益的美国公司。”他回答道。他表示,因为中共设置的不正当政策,已让部分美国企业变成了中国的进口商。

“总统不会让这种情况继续下去”,莱特希泽补充说。

责任编辑:李玲

评论
2018-09-30 7:4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