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金言:昆山反杀案 暗示中共垮台时间?

江苏昆山一起宝马男子持刀砍杀电动车男子反被杀事件引爆社会舆论。(冲突现场视频截图)

人气: 1603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9月03日讯】9月1日晚,警方通报“昆山砍人案”:于海明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随后就有跟帖留言:“应该感谢第一时间发出监控视频的人,除此之外没有需要特别感谢的了!”因为有了完整的事件录影,相当于对此案进行全民公审,警方则难以掩盖真相,徇私枉法。

此前,围绕“砍人被反杀”是否属于“防卫过当”的讨论可谓在网路上砸开了锅。有专家说,有律师说,也有网友说,还有海外说;有的说是故意伤害,有的说是防卫过当,也有的说是正当防卫,还有的说是为民除害;更有评论称,此案是全民抗暴预演版,并警告中共别以为“刀把子”捏在手里,就可以横行霸道,为非作歹,要知道刀把子也有脱手的时候;而笔者则觉得这起反杀案也刚好暗示了中共垮台的时间。

网上公开资料显示,本案宝马男叫刘海龙,江湖绰号“龙哥”,36岁,甘肃省镇原县人,属于国家级贫困县。初中未毕业就混迹北京;2001年7月, 19岁刚过法定年龄就因盗窃罪被北京东城法院判刑四年六个月;刑满之后南下苏州昆山,2006年9月7日,因打架被当地公安行政拘留五日;此后不到半年,又因敲诈勒索罪被判刑九个月;2009年5月,因犯故意毁坏财物罪被判刑三年;出狱后,又因琐事两次与人发生冲突,用随身携带的折叠刀致对方左侧胸腔积液和骨折;2013年6月,与焦伟伟等三人酒后在KTV无故暴打服务员致粉碎性骨折,因故意伤害罪被刑事拘留;2014年5月13日,因寻衅滋事和故意伤害罪被判处一年三个月有期徒刑……

据不完全统计,自2001年至2014年,刘海龙至少六次被抓,长达十年时间在监狱中度过。2015年4月,出狱后的刘海龙在昆山陆家镇开起了赌场、典当行。网上流传的一张“天安社”的109人大合照中,“龙哥”身居前排C位。而天安社则是一个打着“爱国爱党不忘初心”的黑社会组织,活跃于全国各地政府的拆迁现场、反日游行打砸抢现场和各种帮助政府“维稳”的现场。更狗血的是,就这样一个为非作歹,横行霸道,劣迹斑斑,累教不改,以黑吃黑的地痞流氓,今年3月5日居然还被当地政府授予“见义勇为”的好市民。

而骑车男叫于海明, 41岁,陕西宁强人。高中辍学外出打工,现为昆城一品国际宴会中心的工程部经理。该酒店员工称,“于海明生活压力挺大,不是网传退伍军人,一个手机用了四年都没舍得换,他家中很不幸,去年十几岁的儿子患癌症,年底父亲又走了。”他为人和善、待人友好,并不像一个喜欢冲动的人。其发小称,他脾气很好,可能忍无可忍才出事。其姐夫也说,那把刀要是不掉到地上,他估计就没命了。

再来依据现场监控视频结合警方通报,回顾一下案件的经过:8月27日晚9时36分,昆山震川路与顺帆路十字路口,刘海龙醉酒驾驶皖AP9G57宝马轿车向右强行闯入非机动车道,险些追尾与正常骑自行车的于海明碰擦。轿车急刹住后,从车内下来一位女子将于的自行车推至人行道上,随后又下来一名叫刘强强男子推搡于。就在这一男一女准备离开时,刘海龙从驾驶室里冲了出来,对于海明拳打脚踢。刘强强也加入围攻。或许见自己身材矮小打不过对方;或许害怕对方报案叫来交警,以违章和酒驾将其拘留乃至吊销驾照。刘便返回宝马轿车取出一把砍刀,(经鉴定,该刀为尖角双面开刃,全长59釐米,其中刀身长43釐米、宽5釐米,系管制刀具)连续用刀击打于海明颈部、腰部、腿部。于则不停的躲闪。不知是用力过猛,刀把上有汗水,还是天意。这时案情突然发生了戏剧性的大转折。当刘再次挥刀砍向于时,砍刀意外的从刘的手中飞出,落在马路边,还幸运的被于抢先一步捡到。在争夺中于接连捅刺刘的腹部、臀部,砍击右胸、左肩、左肘。刘受伤倒地爬起来后跑向轿车,于继续追砍2刀均未砍中。最终,欲置人于死地者,亦置己于死地。

通过二人经历对比和事件经过分析不难发现,此案中的宝马男“龙哥”,就是典型中共恐怖政权的化身;而骑车男于某,则是中国底层亿万受欺压草民的代表。正因为如此,骑车男反杀宝马男才得到了无数网友一边倒的同情和支持。

“昆山龙哥”的发家史与共产党的发家史也有许多相似之处:“龙哥”靠盗窃起家,中共靠“打土豪,分田地”起家;“龙哥”靠数“进宫”来不断提高自己在“黑老大”中的级别和地位,中共靠发动一场接一场的整人运动来补充自己的邪恶能量;“龙哥”靠黑白两道的保护伞、随身携带和使用管制刀具、人多势众、凶兽纹身和无法无天等来恐吓和欺压善良百姓,中共靠掌控国家暴力专政机器、肆意践踏宪法和法律、侵犯人权来维持高压统治和政权的稳定;“龙哥”靠开赌场、收保护费、放高利贷和套路贷等来赚取不义之财,中共靠重税负、股市、房市和超发货币等来榨取百姓的血汗……

“山东于欢案”二审宣判后,最高法院常务副院长沈德咏曾发文称,全国各级法院公示的正当防卫案件中,最终被认定正当防卫的判决比率仅为6%。也就是说,虽然中共《刑法》也冠冕堂皇的规定了“正当防卫”的条款,而且后来还修改、增加了“无限防卫权”。这就和中共《宪法》规定公民有游行、示威、罢工和信仰自由的权利一样,只不过是自欺欺人,“挂羊头卖狗肉”的一纸空文罢了。因为一旦判决正当防卫的比率过高,就会产生 “蝴蝶效应”,带动全民抗暴像火山一样喷发,必然动摇中共的高压统治。

因此,苟延残喘,风雨飘摇的中共才一再反复不停的叫嚣:“稳定压倒一切”,“把一切不稳定的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也正因为如此,面对铺天盖地,群情激愤的网路民意,无可奈何的中共喉舌人民网才发出“民意未必能够完全切合法律条文” 的哀嚎;央视评论也才发出“如果凭几个镜头就能断案了,还要法官干嘛”的怒吼;江苏检察官微也才发出“100起刑事案告诉你,正当防卫还得靠跑”的叹息!

记得当年六四游行时,清华大学几位白发老教授举着一个“跪久了,站起来遛遛”的白色条幅。从而联想到,六四民运中共之所以不惜用机关枪和坦克来屠杀手无寸铁的学生;后来又倾举国之力,对“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长达近二十年且延续至今、并实施上百种酷刑,甚至包括活摘人体器官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的野蛮迫害。其险恶用心就是要不断制造恐惧,让吓破胆的大陆民众,忍气吞声,逆来顺受。即使躲在厕所里,也不敢对邪恶中共说半个不字;即使自己的家园被强拆,祖坟被扒平,也吓得连大气不敢喘一口。

老子曰:“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如果大陆民众都像“忍无可忍”、“替天行道”的于海明一样,能够看清中共的流氓嘴脸,摆脱邪灵的精神控制,敢于战胜自己内心的恐惧,不畏强暴,挺身而出,大胆的对外强中干的中共暴政奋起反击。那么,“多行不义必自毙”的中共也就离死期不远了!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8-09-03 11:4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