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弗朗西斯的有机农场(上)

弗朗西斯在他的有机农场里干活。(谭雅 / 大纪元)

人气: 1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8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谭雅加拿大蒙特利尔报导)魁北克,要在市场上说“我卖的是有机(Organic)土豆”,必须得到第三方专门机构的有机认证。有机产品认证的标准是严格的,农场的产量和销量必须相符,而且整个生产流程必须达到有机的标准,其中包括不施化肥、不喷人工杀虫剂等。那么有机农场主是怎样种出健康、有营养的农作物的呢?

蒙特利尔南岸Montérégie有着肥沃的土地,两条大河——Richelieu和Yamaska在广褒的大地上蜿蜒流淌,这是一个以苹果酒和枫糖著称的地区,弗朗西斯的有机农场——一片远离城市喧嚣的静谧田园就在这里。

有机农业”不能使用化学药剂来解决耕种中的各种问题,那么,如何保护农作物健康生长呢?

“比如对种子的要求,必须是未经杀菌剂处理的。”有机农场主弗朗西斯举例说,土壤里生活着很多菌类,有可能导致种子腐烂。现在普遍使用化学杀菌剂,杀死或抑制种子所携带的胞子或菌丝,让种子发芽率高,但化学品会产生毒害作用。

“因此我要研究土壤,要了解不同农作物的生长习性,”弗朗西斯解释说,“播种前,我要确保种子都是干燥的,不能把湿的种子种到地里,避免种子霉烂。”

土壤是一切的根本

弗朗西斯认为,“有机”的基础是土壤,“如果土壤是健康的,生长的农作物就健康。”然而,很多时候,人们更关心的是种植的蔬菜,如何长得好,种得多,却忽略了根本——土壤的健康。

弗朗西斯农场出产的新鲜嫩胡萝卜。(弗朗西斯提供)

他举例说,为了给植物营养,人们往土地添加工业氮肥。工业氮肥含有大量的盐分,人的皮肤接触后会被灼伤,而且氮肥对土壤中各种小生物的杀伤力很大,施用氮肥的土壤中甚至很难发现一只活的虫子。

另外,过度使用大型拖拉机也会破坏土壤质量,“土质被压缩得太紧密了,没有了空气,没有了植物需要的氧气,而且被雨水一冲刷,很容易流失。我常常看到下雨之后,这里的河流变成了黄色,那就是被冲走的土壤。”

“如果你到森林里,刨开覆盖土地的落叶,捧起一把泥土,闻一闻,啊,那才是真正的泥土芬芳,再看一看里面,有各种菌类、小虫子、昆虫,那是一个生机勃勃的小世界。”弗朗西斯是农业专业出身,言语中流露出对土地的热爱。

作为一个有机农场主,弗朗斯西不使用那些有“魔术效果”的化学药剂——一喷一洒就万事大吉了,而是选择和大自然一道工作,利用大自然中各种生物的习性,“有头脑”地耕种。

“别让土地裸露,反复被烈日暴晒、被雨水冲刷对土地的伤害很大。”为保持土壤营养,弗朗西斯栽种了一些绿肥作物和覆土作物,如苜蓿、黑麦等,入冬之前要把草割下来,盖住土地,免受冬季风雪冰雹的摧残。

在蔬菜品种的选择上,要保持多样性,过于单一容易招致虫害泛滥,“如果一只虫子发现了爱吃的蔬菜,它会通知其他同类:这里有好吃的,来开party吧,结果蜂拥而至来一大帮。如果种植各种各样的蔬菜,虫子会遇到不喜欢的品种,就不会聚集成灾。”

在果树林里,种著苹果、李子以及梨树,弗朗西斯在其中间或种上一颗皂角树,这种树有驱虫的功能。

“我的菜农”

弗朗西斯的工作时间不是早九晚五,而是反过来,“早五晚九”。在他眼里,所有的农作物都是生命,他的工作就是和各种生命对话。

弗朗西斯农场有机番茄。(弗朗西斯提供)

“重要的是观察,是用心去感受,因为它们都是有生命的,种子、植物都是,需要你的倾听、观察,感知它们需要些什么。需要一颗善良的心去关怀它们。”

他告诉员工,在地里锄草或是收割的时候,要把烦恼都留在家里,保持积极的心态,不要把负面思想传递给蔬菜。

弗朗西斯在大学读的是农业专业,“当初我的志向是去不发达的国家,帮助那里的人民,而我认为教给人们种植庄稼是最好的办法。”

从学校毕业后,他去了太平洋上的巴布亚新几内亚等几个岛国,在那里,他指导人们种植有益的农作物种。“在这个过程中,我找到了对农业种植的激情。我给人们带来快乐,同时发现了自我的价值。我决定要做一个农夫。”

弗朗西斯经营这片农场12年了。刚接手的时候,农场里只养马匹,地里不种蔬菜,只有喂马的草料。经过多年发展,农场的有机菜篮子得到很多蒙特利尔家庭的喜爱,弗朗西斯也被人们亲切地称为“我的菜农”,这令他十分开心。(待续)

责任编辑:颜永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