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业内人士披露 P2P爆雷是中共设计的阴谋

人气: 2093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9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周慧心采访报导)P2P爆雷引发的“多米诺骨牌”效应还在持续。近日有业内人士披露,P2P的兴起与爆雷,背后的推手是中共政府,其目的除了利用P2P转嫁金融危机外,还要消灭中国的中产阶级。

据网贷之家的数据,截至2018年8月底,P2P网贷行业累计平台数量达到6,406家(含停业及问题平台),累计停业及问题平台达到4,811家,占比74%。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增加,据媒体报导,目前涉案金额最高可达万亿(人民币,下同),受害者有上千万人。

P2P网路信贷起源于英国,随后发展到美国、德国等国家,但是唯独在中国大陆“蓬勃”发展。大陆资深金融界人士刘燕林(化名)告诉记者,他对P2P的运作非常熟悉,之所以,P2P其它国家没有发展,是因为它存在金融缺陷。

他介绍说,正规的持牌机构,会将逾期还款的企业记录到国家信用档案中,利用国家的信用力量来控制它,让它必须还款,否则就破产。

P2P是民间的平台,它不可能像正规金融机构一样获得企业的敏感数据,比如企业的信用状况、财物状况、还款能力等。有些企业可能正因为信用不好,得不到正规金融机构的贷款,只能到P2P去寻求贷款支持。对于这些高风险客户,再缺少事前、事中、事后的风险控制,风险就会被无限地放大。因此在正常国家P2P就不会做大。

转嫁危机的步骤

根据刘燕林自己的统计,从2007年起步到2012年,5年间中国的P2P平台只有160余家。从2013年开始,P2P平台数量暴增,直到2018年,全国P2P平台数量激增至一万余家。纳入统计范围内的就有6,000多家。这是政府有意扶植的结果。

“我有一个好朋友,他2007年为了50万人民币的融资,亲自到我公司三趟,希望我投他钱,我后来没有投他,因为我是做传统金融行业的,我知道这个行业它不合逻辑。”

他说:“直到2013年,他突然做得很好。当地的金融办、创新组织、创新基金等一直邀请他们讲课,并且给了他们很多方面的优惠,包括注册等等。所以一下子就做起来了。”

他表示,2013年,大陆金融危机一触即发,银行出现大量呆账、坏帐。中共这时需要一个“接盘侠”,转嫁风险。他介绍政府扶植P2P的方法:

1. 银行以去杠杆为名,收紧缩减对中小企业和个人的贷款;

2. 被缩减或者停止贷款的客户被引导到P2P平台上来借款,包括不良资产包也甩卖给P2P平台;

3. 利用喉舌、半官方机构鼓吹金融创新,为P2P平台的设立提供一切便利条件;

4. 大量中产阶级和城市退休老人被政策和广告吸引,被P2P高额利息所诱惑,纷纷投资购买所谓的理财产品,实是银行甩出的次级甚至垃圾资产;

5. 作为P2P资金流转通道中最重要的一环——银行资金存管的监管职能形同虚设,甚至特意为P2P平台开设二级虚拟账户,便于P2P搭建资金池来施行借新还旧的庞氏骗局。银行此举是为了配合P2P平台快速的大量甩卖自身的不良垃圾资产;

6. 经过一轮接一轮的洗白,原先作为呆账核销的,或者打包出售的垃圾资产,顺利地以优质资产的面目,被毫无风险识别能力的投资人全额购买。其中,还有趁火打劫,售卖虚假项目,直接进行集资诈骗的;

7. 银行不良资产出清,风险转嫁到民间老百姓手中。风险缓释任务基本完成后,从2016年8月开始,国家开始准备收紧互联网金融政策,逐步刺破泡沫,互联网金融全面整顿开始。

为何此时中共要刺破这个“泡沫”?刘燕林说,中共发现这个转嫁危机的工具——P2P本身也有风险,“拆东墙补西墙已经没有可拆了,这个时候只能爆盘,在爆盘之前,为了甩雷,它会主动加剧这样的事情发生。”

6月14日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在第10届陆家嘴论坛上发言说,高收益意味着高风险,“收益率超过6%要打问号,超过8%就很危险,超过10%就要准备损失全部本金。”随后全国P2P应声倒下。

刘燕林说,中共这时会找替罪羊,“说是金融机构干的事,或者说是地方组织干的,跟当局没有关系,当局是主持正义的,正在惩处这些不法之徒。但实际上,所有人都是受害人,老百姓是受害人,机构也是受害人,只有一个不是受害人,就是幕后黑手他不是受害人。这是一个很大的阴谋。”

消灭中产阶级

刘燕林认为,除了转嫁金融危机之外,中共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消灭中产阶级。因为中产阶级是有独立思想和独立经济能力的人群,这个人群对独裁者是一个非常致命的威胁。

“中共的独裁是依靠愚民政策,老百姓如果是比较愚蠢的,没有能力的,只能像奴隶一样依靠它,肯定是比较好统治,可以维护它政权统治的稳定性。”

他表示,不只是P2P,接下来私募股权、股市、房地产,中共会用各种方式,一茬又一茬地让他们回到赤贫。“到了赤贫的行列你就很温顺了,我每天赏你一口饭吃,每周赏你一顿肉吃,你如果得罪我,我就把你的口粮克扣掉。”

他说:“第一次土改消灭了所谓的有产阶级,第二次文化大革命消灭了知识分子,第三次金融风暴,消灭了中产阶级,这都是有计划,一步一步来的。”

国人是待宰的羔羊

接下来私募基金马上就会出问题,刘燕林举例说,上海阜兴集团或许是国内至今规模最大的私募基金跑路事件,涉资三百多亿、近万名中产以上的客户群。

私募基金的管理也是相当松的。举例来讲,只要这个私募基金在中国基金业协会备案之后,就可以任意地发行产品。发行的产品是经过国家备案的,然后就可以不受规模限制地去向所有的投资者募集资金。”

他说:“中国大部分的投资者是缺乏风险识别能力的,他们认为国家认可的,在国家备案的产品,就是安全的产品,他们就会投资,投资完后就是血本无归,因为投资的方向他们根本就不清楚。”

他解释说,金融行业讲穿透式监管,比如说,如果要投资100万,那么就要知道所投资产的风险在哪里、最终收益是多少?

“但在中国,目前这些东西都是不知道的,只是一个‘信任’就把钱投给他。他把钱挪用,或者投到自己的产业里面去,普通投资者是完全不知道的。他们可以用庞氏骗局延续下去。”

刘燕林说:“通货膨胀是中共搜刮民脂民膏最有效的方式,老百姓把现金放在银行里面会贬值,投资去理财平台可能会被骗。权贵早就把资产放出海外。”“老百姓是待宰的羔羊,他们没有出路。中共让你有口饭,老百姓就以为是中共给他饭吃,其实他们不知道,他们本该过上更好的生活。”#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8-09-04 1:0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