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限中共高官子女签证?美国会听证引关注

人气: 2514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9月04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婷综合报导)美国企业研究所(AEI)亚洲研究主任卜大年(Dan Blumenthal)7月24日在国会参加“中国挑战”听证会,探讨中共如何运用经济胁迫手段达到政治目的,并提出了一系列应对措施,包括限制中共党内高层人士子女到美国的留学签证,引发外界关注。

根据AEI网上所发布的听证陈述,卜大年说,“我们正在慢慢意识到,中共的一系列战略旨在以美国利益为代价在中国国内和全球增强党的力量。中共已经采取了一系列战略来加强共产党对国家的控制。”

卜大年披露,中共经济治国的广泛战略包括,打造世界级军队,挑战美国和盟友的军事;加强干涉目标国家政治的政治战争和宣传活动,阻止中共不喜欢的活动,在海外为中共建立更有利的支持;加强在南中国海的军事化;在整个印度洋建设港口和设施;试图让一些国家依赖中共贷款和建设项目,作为“一带一路”倡议的一部分。

卜大年说,还有更多的外交倡议没有被包括进去,这些倡议也是中共更广泛战略的工具。“正如你可能看到的,当我说‘China’s policies’(中国的政策)时,我指的是中国共产党的政策。”

他说,虽然无法知道在一个不是由列宁主义政权完全主宰的更加多元的社会中,中国将会出现什么样的政策,但可以想像到,“我们将会与一个不在中共控制之下的中国相处得非常好。”

中共的经济胁迫

卜大年说,中共改革开放时代已经结束。现在,国有银行、国有企业以及它们与共产党官员的关系都在驱动中国经济。中共宁可接受经济增长放缓,也要对中国经济进行更严格的控制。

他说,中共的经济胁迫应该被理解为服务于中共控制中国的需要。其经济增长和影响力战略包括大量的技术盗窃,阻挡关键行业的市场准入,控制资本外逃,企图帮助国企使出口更加便宜(通过政府补贴和消费者压制),以及其它相关措施。

卜大年认为,中共通过这种经济胁迫,广泛地将美国及其在该地区的主要盟友作为目标。

他还提及了中共在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具体战略,包括美国、台湾、日本、菲律宾、韩国、越南和南中国海。

他说,对于美国来说,中共的不公平和非法经济行为,比如,对国有企业的大规模补贴,为中企带来了不公平的竞争优势。加上中共广泛盗窃美国的知识产权,对美国经济造成了伤害。“我们正在这些前沿慢慢挑战它们。”

卜大年总结了中共的两种直接经济胁迫手段。首先是强迫外国公司技术转让。正如美国大使谢伊(Dennis Shea)今年6月在世界贸易组织强调的那样,中共的强迫技术转让仍然存在,它们隐晦地向希望进入中国国内市场的外国公司提出相关要求,尤其是通过外企与国有企业的合作关系。

第二种胁迫手段是向美国企业高管施压。中共企图迫使美国商人游说美国政府,采纳更有利于中共的政策。这种做法已持续数十年。中共将把美国人分成可能代表它们进行游说的“中国(中共)之友”和那些拒绝这样做并且不会被准入中国市场的群体。

美国应如何进行反制?

卜大年认为,中共的经济胁迫对美国的影响有一些局限性。一个是,和美国经济对中国的依赖程度相比,中国的经济更依赖美国。而且,中国近年来出现大量资本外逃,这些资金被投资到美国及其它西方安全港湾。事实上,中国有钱人的一个最大的抱怨就是中共当局令他们更难以将资金挪出中国。

卜大年指出,“既然美国对中国的依赖程度并没有我们想像得那么多,美国应该做出计划,也拿出自己的经济胁迫战略。”

卜大年接着向国会提出一些反制措施。首要措施就是限制共产党内高层人士的子女到美国的学生签证。其余的反制措施还包括,美国要和欧洲盟友保持一致,禁止那些持续进行强迫技术转移的中资企业进入美欧市场。美国应加强美台经贸关系,包括尽快签署美台双边投资协定和网络合作。

卜大年还补充说,美国应对中共的经济胁迫需要更加全面。除了上面列出的一些防御行动外,美国还应该考虑对那些对美国来说越来越重要的国家,如越南、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采取更加积极主动的贸易议程,同时也要推出一些有助于加强这些国家法治的计划,使他们不容易受到中共贿赂的影响。美国对中共所能施加的最大经济胁迫战略是,帮助在亚洲地区建立自由市场贸易协议和自由市场经济,其标准高到中共将会无法加入。

限制中共高干子女学生签证是向中共重拳出击

前段时间,网上流传川普要曝光中共官员海外子女档案,称这是最有效的一张牌,并且成本还低。虽然这一消息从未得到美国官方的证实,但网上这一传言引发热议,认为美国若真动这招将会给中共带来致命打击。中央民族大学成人教育学院教授张宏良在东网上发表文章说,早前美方威胁曝光和没收中国银行界十几个高管的资产,中共就出台了全面取消外资控股比例的负面清单。而这次的名单要曝光的不是十几个官员,而是几百几千甚至更多,将会带来什么结果?

在卜大年看来,限制中共高干子女赴美留学签证同样应是美国应对中共不良行为的首要反制措施。

近年来大批中共官员将子女送出海外。自由亚洲电台2011年的一篇报导披露,网友在新浪微博中发布了一条消息,内容是:“美国政府统计,中国部级以上的官员(包含已退位)的儿子辈74.5%拥有美国绿卡或公民身份,孙子辈有美国公民身份的达到91%或以上。”此消息在短短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便遭到删除。

2012年有中共体制内的人士透露,从1995年到2005年,有118万官员的配偶和子女在国外定居。中共外逃贪官至少2万人,携款额估算在8千亿至1.5兆元人民币之间。

这些高干子女在国外,不少是利用父辈的关系来经商,不少高干子女的私有财产,主要是靠父辈权力聚敛。但也有人企图左右外国政府的政治。最知名的例子就是1996年美国竞选财务丑闻。

在美国民主党非法捐款丑闻爆发后,联邦调查人员挖出洛杉矶华商钟育瀚涉嫌非法政治献金,帮助克林顿竞选连任总统。而幕后主脑人物是刘华清的女儿刘超英和情报部门高级官员姬胜德,姬是前外长姬鹏飞之子。

自由亚洲电台报导了中共高官希望送子女出国留学的一个原因就是巩固自己的地位。报导引述网络评论员利里的话说:“(中共)官员为了巩固自己在国内的地位,需要子女继续从政、从商,或者在学界商界政界控制最高的位置,他也需要出国镀金的过程。比如江泽民的子女江绵恒、江绵康,都是以出国留学的方式,一回国不久,虽然资历很浅,但也可以依靠他的权力地位,换个中科院的院长、网通这些大公司的高位,控制了政治经济学术界的最高地位,这比比皆是。”#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8-09-04 10:3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