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周晓辉:中国最急迫三个问题 中南海迄今无解

“当前中国最急迫的三个问题”提出的两年多后,北京中南海迄今都无力解决,而且在内外交困的当下,这三个问题愈加突出。(Getty Images)

人气: 4720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10月01日讯近日,清华教授孙立平于2016年撰写的《当前中国最急迫的三个问题——国家的方向感、精英的安全感、老百姓的希望感》一文,又在坊间流传。明眼人都看得出,“当前中国最急迫的三个问题”提出的两年多后,北京中南海迄今都无力解决,而且在内外交困的当下,这三个问题愈加突出。也就是说,如果最高层没有改弦更张和破釜沉舟的勇气,结局是很悲惨的。

按照孙立平的说法,这可能是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最让人困惑的一个时期。过去的三十年虽然也有困惑,但内心清楚往哪条路上走,而现在的困惑是不知道哪条路走得通,不知道如何改革。在其看来,最现实的、最眼前的、最急迫的问题不解决,改革就无从谈起。

什么是最现实、最眼前、最急迫的问题?孙立平从最虚的层面来说,提出了三方面:第一个是国家的方向感,第二个是精英和上层的安全感,第三个是老百姓的希望感。这三个问题没有一个基本答案,别的改革根本就谈不上。

在这三方面中,孙立平认为“最关键的是国家的方向感”。他根据自己的亲身考察,指出不仅现在大家都在焦虑经济上的不景气,而且经济萧条背后是社会、体制、政府的停转,而主因正是国家方向感出了问题。曾经,大家都相信经济上朝着市场经济的方向走,政治和社会朝着民主、法治的方向走,然而,现在这个方向感却有些模糊了。

尽管孙立平欲言又止,没有一吐为快,但关注中国政局的人都明白他在说些什么。2012年习近平上台后,借助反腐运动,拿下了众多腐败的江派高官,并整肃政府机构、政法委、军队、武警等,还提出了“依法治国”的口号,重审若干冤假错案。这不仅收获了一定的人心,也让许多人一度看到了希望。

然而,习近平在中共十九大上开始转向,提出习思想,重提马列主义,强调“不忘中共初心”并“定于一尊”等,同时为维持中共政权,与江派妥协,没有拿下巨贪江泽民、曾庆红,继续延续针对法轮功的迫害,加之其后的一系列钳制言论、打压异己和维权人士的行动,都让“依法治国”沦为笑柄。

此外,近两年当局对民营企业的监管力度的加强和打压,包括近期“民营企业退场”言论的浮现,都让私营企业主和广大民众感到了深深的寒意。在中美贸易战的大背景下,新一轮“公私合营”正在悄然进行。

显然,原本就不是市场经济的中国经济,此时陷入更多的困境,市场经济似乎更加渐行渐远。同样,中国政治和社会不但没有朝着民主、法治的方向前行,反而全方位收紧,走向倒退。中共最高层的变来变去,也让国家的发展失去了方向,也让中国上下失去了方向。

或许,有的人会说,谁说国家没有方向感?坚持社会主义就是大方向。问题是中共和其他苏东前社会主义国家的历史发展经验证明,依照社会主义发展的结果就是灾难,这也是为何昔日邓小平要推行改革开放,要实行所谓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至于所谓的社会主义民主、法治,中共也不过是给中国人画的大饼,从来没有实现过。

毫无疑问,在当今前所未有的大变局下,中国往何处走,考验着北京最高层的智慧,也在决定着其的命运。孙立平在文章中给出的建言是要落实中共十八大三中全会关于全面深化改革、发挥市场的决定性的文件,以及四中全会提出的“依法治国”的文件。这也意味着中南海要切实改变近两年的饱受诟病的一些政策,要以真诚的行动重拾民心。

无疑,与国家方向感紧密相联系的是精英和上层的安全感。诚如孙立平所言,这几年,伴随着国家模糊的方向感的,是相当一批精英在跑路,资金在外流。他们中既有有钱人,也包括知识阶层,而留下的企业家也只追求短期效益。不久前曝出的人大教授周孝正、北外副教授乔木离职移民美国,就是知识阶层的典型代表。

没有人否认,精英们的跑路和资金的外流,折射的就是对当政者的不信任以及对自身财产、安危的担心。的确,在一个“依法治国”喊得震天响但实际上法治却只是一个笑柄的社会中,在一个全方位钳制的社会里,自由言论业已成为奢侈品,每个人都不知道言论的底线在哪里,每个人都在担心明天的自己是否会在不知不觉中成为当局迫害的对象。近几年大量民企高管成为整肃对象,就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如何给精英们安全感?孙立平给出的重要的前提是法治,至于临时性的政策倾斜,甚至一些重视民营企业的举措,都已经不能解决问题。事实也的确如此。前一段时间马云的“被退休”,“民营企业退场论”,都已引起了广泛的恐慌,而习近平李克强的“毫不动摇支持民营企业”的言论,如果没有法治,又会有多大效用呢?

再看老百姓的希望感。孙立平在文章中指出,在十八大前后,老百姓应该是充满着希望的,但在最近一两年中,社会的心态,老百姓的心态,正在发生微妙的变化,甚至对反腐败,也是什么样的说法都有了。而且农民收入下降,城市失业率增加。

如果说这是孙立平两年前的观察,那么两年后的今天,民众希望感破灭的范围更为广大,因为被戕害的人群遍及整个社会,所有阶层。放眼社会,毒奶粉、毒疫苗、毒跑道,社保缴费增加,税赋加重,P2P受害者无人理睬,恶性事件频发,房价居高不下,房租上涨,消费降级,失业率剧增,针对网络、知识分子钳制加剧……在这种情况下,怨声载道,戾气满天就不难想像了。而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南海还要人民与之共克时艰,岂不是笑话?!

在笔者看来,中南海高层当下面临的局面,与孙立平两年前提出问题时更为严峻,一个重要原因是美国川普政府正在向北京展开极限施压,不仅仅在贸易问题上,而且在政治、军事、网络、高科技、人权等方面,美国也在严防中共。

而中南海高层可选择的举措也并不多,如果是为保政权,拒绝川普政府提出的公平贸易原则,拒绝遵守所作承诺,并一边周旋、拖延一边选择对抗,同时加强在国内的控制,那么这注定走入死胡同,将自己逼入绝境,落得个凄惨的下场。另外则是顺应历史大势,很好地回应中国当前最急迫的三个问题,真正走向市场经济,走向民主、法治,让中国改天换地,从而在历史上留下值得书写的一页。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8-10-01 9:0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