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以家人为人质 中共威胁旅居海外维吾尔人

近两年来,新疆维吾尔人遭到中共警方大肆抓捕

近两年来,新疆维吾尔人遭到中共警方大肆抓捕。(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人气: 333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9月04日讯】旅居海外维吾尔人士正成为中共打压的目标,他们中有的申请护照被拒,有的被威胁如不回国家人会有大麻烦,有的家人成为新疆拘留营的人质。

据《华尔街日报》中文网9月3日报导,17名居住在美国、英国、德国、澳大利亚、挪威等国的维吾尔人表示,他们受到了中共警方和官员的施压。《华尔街日报》拿到的他们被约谈的聊天记录显示,中共安全官员一年多来,都在要求旅居海外的维吾尔人提供有关其海外活动的证明,并要求监视和揭发其他维吾尔人。

现年35岁的Namtulla Najmidin在挪威学习计算机工程,他的父亲去年5月打电话告诉他新疆警方会跟他联系。不久,一名男子联系到他,要求他提供护照和挪威身份证明的照片。Najmidin回复说,这些都是隐私,不能给对方。

去年11月,Najmidin的父亲被抓进了拘留中心。他的父亲59岁,是个棉农,之前没有被拘留的记录,也从未卷入政治漩涡。

根据Najmidin提供的聊天记录,联系他的男子自称是警察。新疆尉犁县公安局的一位女性工作人员证实,有一位叫这个名字的警察,他的工作包括联络海外的维吾尔人。

已加入英国籍的Reyila Abulaiti说,她65岁的母亲去年夏天从英国返回中国后被送进了一个拘留中心,尽管她之前已经按照中共要求给母亲发去了自己在英国进行儿童早期发展研究的证明。她的母亲Xiamuxinuer Pida是国有制药公司的一名退休工程师,无刑事犯罪记录。母亲在英国与她居住一段时间是为了帮她照看儿子。

她说,她对母亲去的地方一无所知,所有人都不敢跟她沟通信息。

报导表示,近几十年来,有许多维吾尔人去了海外,主要是为了更好的工作前景,同时也是为了逃避中共政府日趋严格的控制,以及大量汉人涌入该地区。

30岁的维吾尔族人Abdurahman Memet在伊斯坦布尔从事导游工作,根据去年3月份微信上的语音聊天记录显示,一名国安人员问他:“你在海外有没有从事过非法活动?”这名国安人员在另一条语音留言中称:“你要不回来,你家人会有大麻烦。”

已加入澳大利亚籍的活动人士Aynur Ashimajy说,今年1月份,中共驻悉尼总领事馆拒绝了她71岁的母亲Ayixiguli的护照换发申请,向她发放了一次性旅行许可,让她回中国申请新护照。Ashimajy说,她的母亲决定不回新疆,因为担心回新疆后无法再出国。

在土耳其当导游的Memet表示,去年他在中共驻伊斯坦布尔总领事馆遇到了类似情况。他刚出生的第二个儿子Fuad申请护照被拒,只拿得有效期三个月的单程旅行证件。由于Fuad在土耳其没有合法居留权,他甚至不能去医院。

居住在瑞典的维吾尔人Wumaerjiang Jiamali则披露,他曾被要求充当线人,以此换取他18岁的儿子从再教育营获释。

中共对海外维吾尔人的打压,被认为是中共对新疆境内维吾尔人迫害的延伸。

今年8月,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指出,有近百万维吾尔人被秘密拘留;中共以打击宗教极端主义和维稳的名义,已经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变成了一个大规模的秘密拘留营。

虽然中共始终否认新疆有“再教育营”,但有越来越多的证人证言显示,再教育营不断扩建,被非法关押的人被强迫天天唱红歌,学习中共理论,逼写思想汇报,甚至遭受酷刑。此外,他们还要给“再教育营”交钱,而被非法关押没有期限……

《外交政策》报导说,去年夏天,新疆维吾尔人在微信上开始切断跟外国亲友的联系,许多人要求他们的国外家人不要给他们打电话。新疆跟外界的网络联系开始中断。

今年7月13日,逃离中国的哈萨克女子Sayragul Sauytbay在哈萨克斯坦法庭上作证,她此前在新疆“再教育营”工作,“营区”关押了2,500名哈萨克人。

这表明,中共对维吾尔人的打压,已经扩大至其他族裔。

有报导显示,中共利用搜查设备拦路查手机信息的“新疆式监控”模式正在推广至大陆各地。#

责任编辑:李新安

评论
2018-09-04 10:4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