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食文化

寻回幸福饭香 良质米竞赛抢救台湾米食文化

每当秋收季节,车行在乡间小路,两旁金黄饱满稻穗迎风摇曳,如诗如画般的风景美不胜收。(曾晏均/大纪元)

【大纪元2018年09月04日讯】(大纪元记者曾晏均台湾报导)民间有句俗话:“人是铁,饭是钢”,意思是,铁打的身子也要有米饭的营养来强身健体。餐桌上,一碗米饭,配上几道家常菜,家人的感情在饭桌凝聚、发酵,饱足的不仅仅是胃,同时也有亲情的温暖。

远古时代,从神农氏教人民播种五谷,黄帝时期躬行抚万民关心民食,以“蒸谷为饭,烹谷为粥”饮食文明开始,稻米即是人类主食,孕育了华夏五千年悠久历史,从古到今传承了中华文化亘古乡情。

台湾社会早期也以农立国,春耕、夏耘、秋收、冬藏四季分明。唐朝诗人李绅《悯农诗》“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飧,粒粒皆辛苦。”直白写下了稼穯的艰难。每当秋收季节,当车行在乡间小路,两旁金黄饱满稻穗迎风摇曳,如诗如画般的风景美不胜收,常常不自觉得放慢车速,饱览乡野田园富饶风光。

2018年2月屏东热带农业博览会,超人气明星Hello Kitty 3D彩绘稻田吸睛。(曾晏均/大纪元)

“吃饱没?”记忆中这句路头巷尾亲切问候,随着老一辈逐渐凋逝,现在几乎听不到了!从小在农家长大,以前农村社会男力有限,邻人之间互相帮忙,农忙耕作不仅仅是田间工作,而是在地情感紧密联系,是祖辈留下的文化代代承传,还有质朴纯真的农人笑容。

农村随着节气律动,每个季节都有大自然赐予的美味,难忘的依然是那股扑鼻米食香气,在黄昏时分炊烟袅袅随风四处飘散。经历过柴烧炊饭的岁月,这道陪着一起成长的味道,并非是现代化电子锅能够取代的。

而如今,农耕自动化机器越发达,人我之间距离愈遥远,可惜的是,新一代年轻人已经无法体验以前农耕岁月时期,那种纯朴又饶富生趣的田园生活。

客家甜粄。(许享富/大纪元)
客家粄食米苔目。(许享富/大纪元)

四季节庆 特色米食敬天祈福

说到台湾农村“米食”,种类真是琳琅满目,各式各样的传统米食、糕饼,都具有其深厚文化内涵与丰富口味,每一样珍饕依著四时节庆轮番上场,麻糬、饭团、碗粿、米糕、肉粽、鲁肉饭、年糕、红龟粄,在不同生活场景里,米的表情千变万化。

在闽南人的习俗里,人们相信谷粒是有灵性的,称为“谷灵”。所以每逢重要礼俗及岁时节庆,都会准备各式各样象征吉祥的特色米食,用来谢天祭拜祈福。像酬神敬天要准备红龟粿、清明节吃春卷,过年要有年糕,只是现代人已经不太明了吃“粿”的民俗意义了

还记得小时候,每逢贺岁节庆之时,家家户户婆嬷们用米做糕点,用“粿”祭拜护佑农作的上苍、土地,与天地神明共享珍馐,并祈求风调雨顺,五谷丰收。习俗也印证出人们对大自然敬畏之心,尤其农人“靠天吃饭”,一年到头辛劳载日,因此孕育出了台湾特有的“米食文化

在西方速食强力进攻下,传统米食有种逐渐被冷落遗忘的沧桑。(Fotolia)

西方速食文化 逐渐凌驾米食

可惜的是,随着现代人饮食习惯改变,在西方速食强力进攻下,传统米食有种逐渐被冷落遗忘的沧桑。

据农粮署统计,国人受西方速食文化影响,海鲜肉类消费量,逐渐凌驾食米之上,每人每年食用米饭的比例逐年降低。由于脂肪摄取过量,碳水化合物摄取不足,造成台湾人肥胖及慢性疾病发生率皆大幅增加。

回归健康概念,政府致力于发扬传统米食文化,农委会农粮署辅导各基层农会透过办理良质米竞赛,希望能再闻稻米香,重温乡土情。在8月秋收季节,屏东县崁顶乡农会举办了一场“台湾稻米达人冠军赛”乡镇市初赛,评比稻米品质、外观及口感,农民耕作的纯净147香米品种,炊煮时空气中散发着浓郁芋头香气,吃的出满口幸福饭香。

“147香米带着芋头香气,特别适合高屏地区栽种,需要配合有好的田间管理,才能种出优质好米。”评审员之一的高雄农业改良场课长吴志文表示,高雄147是农改场育成的第一个香米粳稻品种,白米外观佳、品质优良、谷粒大,产量也优,值得推荐农友种植。

这场秋收季节的优质米评比,经由专家学者一连串谨慎缜密的评选过程,最终冠军由在地农民叶庆明夺得,将代表崁顶乡农会参加全国赛,农会也借此向农民及消费者宣导稻米品质分级观念,盼望能建立在地优质米品牌,也能稳定农民收益,最重要的是要把即将失落的米文化寻回来。@*

秋收季节,屏东县崁顶乡农会举办“台湾稻米达人冠军赛”乡镇赛。图为农民品评参赛的米质。(曾晏均/大纪元)
在秋收季节,屏东县崁顶乡农会举办“台湾稻米达人冠军赛”乡镇市初赛,农改场的专家、评审们评比稻米品质。(曾晏均/大纪元)

责任编辑:茉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