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助学贷款惹祸 维州女子莫名欠债3.6万

示意图。(picpedia.org)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9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赵琼玉墨尔本编译报导)维州一名女子在填纳税报表时,发现自己欠了联邦政府一笔助学贷款,而她仅学习了三周受政府资助的双学位课程就退出了,并且开设相关课程的学校现在已经关闭。因此该女子向有关部门进行了投诉。

据《悉尼晨锋报》报导,58岁的斯特丹姆(Jeanette Steendam)在填纳税报表时,发现自己欠了联邦政府36,000澳元的“职业教育培训助学贷款”(VET FEE-HELP),同时,她还被告知必须立即偿还2000澳元。

斯特丹姆感到很害怕,也很愤怒。因为她早已退出了“职业教育培训助学贷款”计划下的双文凭课程的学习。

“职业教育培训助学贷款”计划由澳洲联盟党政府设立,并由工党扩大。该计划使得私立大学几乎不受监管地让每个报名的学生都可以获得政府补贴

这样就产生了一种不合理的激励效应,促使一些大学尽可能多地招收学生,甚者有时用笔记本电脑和其它激励手段,来吸引学生读一些经常不达标的在线课程。

该计划影响了成千上万的澳洲人,斯特丹姆就是其中的一个。

斯特丹姆的麻烦开始于2015年,她报读了现已不存在的澳洲职业学院(Careers Australia)开设的社区服务与咨询两个文凭课程。

她当时在奥伯里(Albury)一家职业介绍所做全职工作,帮助失业者通过联邦政府的“重返工作”(back-to-work)计划找到工作。

一天,澳洲职业学院一名代表到访她的工作场所,并开始为失业人员办理报名手续。

虽然斯特丹姆拥有一份全职工作,但她也想提高一下自己的业务水平。并且她想重新找一份工作,所以她认为有个文凭会提高她的资历,她也喜欢能够按照自己的进度来学习的这一说法。

但在学习了三周的双学位课程(两个单元)后,斯特丹姆便给澳洲职业学院打了电话,告诉他们自己准备退出课程学习。

因为她没有像推销员所承诺的那样可以自己掌握学习进度,相反地,她每天不停地接到培训学院的电话催她交作业,而且越来越频繁。

然而,当斯特丹姆退出课程学习的时候,澳洲职业学院并没有把她从名单上消除,而是继续向她收费,并且还是在她发现自己有持续的欠债后才告诉她原因——她没有以书面形式取消课程学习。

她说:“我真不敢相信这家公司明知我没有完成课程学习,却故意继续申请政府资助,他们甚至还厚颜无耻地要求把我从未收到的笔记本电脑还给他们。”

目前,斯特丹姆已向澳洲税务局(ATO)和VET学生贷款调查专员(VET Student Loans Ombudsman)进行了投诉。

来自学生贷款调查专员的数据显示,联邦监管机构在9个月内收到了5193份投诉,投诉者说他们上了“职业教育培训助学贷款”的当。

最大一部分投诉者都遇到了像斯特丹姆这样的经历,他们直到自己的收入超过还款门槛时,才意识到自己欠了债。

随着还款门槛的降低(已从55,874澳元降至45,000澳元左右),预计有越来越多获得过“职业教育培训助学贷款”的澳洲人会发现他们也欠政府的钱。

学生贷款调查专员发言人说,调查专员办公室正在调查针对澳洲职业学院的众多投诉。目前,调查专员办公室和澳洲税务局做出了一项安排,在学生贷款投诉调查期间,投诉者可以暂时推迟还款。但债务仍然存在,也会继续累积,除非债务被重新贷记或被取消。

责任编辑:李欣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