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分析:管道裁决或成就康尼省长之路

亚省省长Rachel Notley(右)和联合保守党领袖Jason Kenney(左)。(加通社)

人气: 1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9月06日讯】(记者陈安编译报导)离明年春季亚省省选只有8个月,联邦上诉法院的裁决不仅推翻了跨山管道的扩建项目,也成为结束新民主党政府连任的致命一击,同时为联合保守党领袖康尼(Jason Kenney)的省长之路铺平道路。

愤怒的出口

据CBC分析报导,公平地说,裁决不是针对新民主党、省长诺特利、或省府的行政管理,而是归咎于联邦政府。

哈珀政府在2012年更改了加拿大环境评估法案,国家能源局(NEB)因此排除对卑诗省沿海油轮运输的监管。而特鲁多政府2016年与土著群体的磋商过程“令人无法接受”。

哈珀时代已结束,特鲁多于亚省交集有限,因此,当判决引发人们的愤怒时,诺特利成为一个理所当然的出口。

这并不公平,但这就是政治。

寻求改变

尽管经济学家一再说亚省经济衰退已终结,但这并非亚省人的真实感受。

跨山管道项目被寄予厚望,不仅可以提供工作机会,还会为经济注入强心剂。而法院的裁决结束了乐观的前景。

这个裁决成为一场危机,不仅对亚省、对新民主党政府也是一场危机。经济对政治的影响可见一斑。

判决之初的愤怒感,转化成一种厌倦和失望感,全省民众都感到沮丧。

期盼改变就要为“必须改变的东西”投票。诺特利政府的连任成为高风险赌注的政治。联合保守党康尼也许是一个更好的选择。

重大失利

在此之前,民意调查一直显示,诺特利的新民主党明显落后于康尼领导的联合保守党。

新民主党需要取得重大胜利,为此,跨山管道扩建项目成为实现这一目标的背水一战。

诺特利公开与卑诗省长霍根(John Horgan)开战,包括暂时禁运卑诗红酒。运用各种政治资本,游说联邦政府采取行动,促成管道项目建设,并最终购买了管道项目。

跨山管道对于特诺利的连任并非必要条件,但肯定有所帮助,现在,这最后的努力破灭了。

可怕的碳税

另一个可怕的障碍是亚省的单一政策倡议,整体经济领域实施碳税。

尽管征收碳税可能有很多原因,但关键是诺特利政府明确将碳税与建立管道的许可相联。2年来,亚省人忍受着碳税的痛苦,却没有等到新的管道及其新市场,他们感到失信的愤怒。

2019年的春季选举,人们会做何种选择呢?

最后的努力

陷入危机的新民主党开始最后的努力。

一方面,重演“对抗渥太华”旧曲。诺特利宣布亚省退出联邦气候应变计划,还要求特鲁多就管道项目判决向最高法院上诉,召开议会并开始施工。

诺特利作为特鲁多政府的亲密盟友,一直得到联邦政府支持,包括购买管道,甚至联邦碳税计划也是遵循了诺特利在亚省推行的现有计划。

她在与联邦政府良好合作的时候,受到的是政治惩罚。如果法院给出不同的判决,那么一切就不同了。再次的不公平,但这就是政治。

上周,财政部长赛西(Joe Ceci)表示,赤字正在下降。政府的计划是建设3条管道中的2条,而3号线和Keystone XL仍在向前发展。但前一天刚说管道项目判决是一个危机,转身又说它对于亚省的经济微不足道,这种做法本身就令人无法信服。

最后,新民主党可能会对康尼和联合保守党在社会问题上进行负面宣传,如康尼政府会伤害LGBTQ社区的成员,削减对医疗保健和教育的资助,并且有一个隐藏的议程。但这种祈祷战略的运作是否有用值得怀疑。

康尼的优势

去年春天CBC进行的一项重大调查显示,在亚省担忧事项中,对联合保守党和LGBTQ的忧虑,远远排在后面。而且民众认为,联合保守党最能够解决医疗保健和教育问题。

康尼成功地重建了保守党(Progressive Conservative)和野玫瑰党(Wildrose),这是他在民意调查中处于领先地位的重要一点。

他曾是联邦政府领导者,在那里建立了职业生涯。而到目前为止,他对特鲁多的批评一直不屈不挠,可以成功地担任“抵制渥太华”的角色。

他也是谨慎的。他抨击总理,但对诺特利的个人批评予以克制。这是因为她个人在省内仍然很受欢迎,而她的政党却不被看好。这就是亚省的政治。

康尼勇敢推翻了基层学校的同性恋联盟,并取消了不容忍的党内候选人。因此,他自己和他的政党需要更强的免疫力,承受新民主党对其社会问题的批评。

拭目以待

在政治上,奇迹可能发生。这需要联合保守党内部发生爆炸性事件,或经济上带来地震级的好消息。这些事情极不可能发生。

包括法院判决,所有究责归于政治惩罚。这种惩罚将在2019年春季进行,康尼或将成为亚省省长。

责任编辑:赵明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