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高税收再加高社保 大陆中小企业雪上加霜

有江浙的网民在金融时报网站留言说:服装企业都是劳动密集型企业,以一个400人的服装厂为例,如果给每个人按最低系数缴纳,每年净增社保费用近600万,而这样的厂一年能有300万的利润就不错了。图为温州一家制鞋厂。(AFP PHOTO/Mark RALSTON)
人气: 728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9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易如、周慧心采访报导)中美贸易战开打以来,大陆股市在4月至7月的4个月间暴跌27%;8月财新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微降至50.6,创14个月以来新低。在市场弥漫悲观情绪之际,中共突然出台社保征管改革,让企业雪上加霜。

中共出台《国税地税征管体制改革方案》,规定2019年1月1日起,各项社保交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有机构测算企业和民众每年可能要补缴两万亿元人民币,这明显会提高中小企业的经营成本。

填养老亏空 中共转嫁责任

“减税降费”政府已经说了几年了,但今年1-7月的税收收入仍强劲增长14.0%。同样,说要减少个人所得税,但却以改革社保基金征收制度的方式,变相提高了企业和个人的成本。

旅美政经分析人士秦鹏对大纪元记者说:“中共这次以减少个人所得税,表面上说是减税3,200亿元,但是按照国泰君安证券宏观团队的测算,最终企业和个人要多缴纳约2万亿元(人民币)。”

他说,养老金的巨额亏空、以及退休官员们的医疗保障等等,需要靠企业和个人缴纳的社保费用来填补。

秦鹏表示,西方国家高税收,高福利,但中共高额的税收却并没有用于国民的福利,而是将责任转嫁给企业,新劳动法的出台,以及五险一金等,使得企业成本急剧上涨。

中国企业负担的社会保险缴费率不仅高于发展中国家,而且高于大多数发达国家。

以养老缴费为例,美国企业养老缴费率为6.2%,日本8.25%,德国9.3%,国际上公认的高福利国家——瑞典也只有9.25%,都不到中国企业(20%)的一半。

中国五大社保险种费用是由企业和个人缴纳:基本养老金缴费是企业20%、个人8%;医疗保险是企业8%、个人2%;失业保险是企业2%、个人1%;工伤保险、生育保险均是由企业负担,缴费比例都是1%。

核算下来企业共计承担30%的缴费率,个人共计承担11%的缴费率,合计社保缴费率为税前收入的41%。

据国泰君安证券研究,2015年全球企业平均社保缴费率为16%。中国企业的社保缴费率比全球平均值多出1.5倍。

中小企业——待宰的羔羊

叶檀财经网刊登署名赵拾壹的文章介绍,根据A股2018年中报业绩,创业板利润总合,还不及工商银行的零头。

文章说,工商银行以1,604.42亿元的净利润冠绝A股,平均日赚8.86亿元。创业板好歹也有七百多家公司,赚的钱都不及工行的零头,而中小板七百多家公司的利润总和也不过才1,480亿,还差人家100亿。

文章表示,在盈利排名前20的上市公司中,银行股包揽了12个名额,钢铁、建筑材料、商业贸易、化工和国防军工整体净利润增长率均超过40%。而中小企业都在苦海边奋力挣扎。

文章写道:“国企,毫无疑问就是全民有,然而目前石油石化、电力、电信、煤炭等具有资源垄断特征的行业企业,利润上缴比例只有20%,其它的更少,很不合理。”

文章认为,工商银行赚的羊毛都是出自羊身上,现在羊毛留着不用,要来剥羊皮,中小企业想必内心是崩溃的。

秦鹏对此表示,国企是党的执政基础以及中共高官们的钱袋子,当然不可能触动,在央行放水、政府补贴中还属于重点照顾对象,所以这种情况下民营企业就成了被中共屠宰的羔羊。

他认为,如果在经济飙升的年份,可能也没有那么大的问题,但是现在中国面临中美贸易战、经济下滑、民众消费降级、灾害连连的多重考验,中共还不顾一切地加税,对企业和个人来说,真的是雪上加霜。

中共压榨下 人民有出路?

愈发高起的成本让外企纷纷撤离大陆,有能力投资国外的企业,也陆续离开,留下的中小企业恐因无法承担而倒闭,接下来恐出现失业潮。

秦鹏表示,面对企业倒闭、个人失业,以及可能带来的社会冲击甚至动荡,中共也不尽怕。不怕的原因是中共过去几十年通过维稳的方式一次次成功地缓解或转嫁了危机。

“为了减少可能的抵抗,它选择了它认为相对不会出那么多问题的中产阶层、富人阶层来加大征税、杀肥羊。”

他说:“比如所得税5,000元起征点瞄准的是中产阶层,9月份将正式启动的CRS全球富豪征税,则瞄准的是那些没有政府背景的民营富豪,对于红二代和高官显贵则应该不会有大的触动,反正名单和信息都是中共自己掌握。”

在这种系统化、精细化的压榨和维稳体系下,普通民众确实如同被宰的羔羊,很难有什么大的作为。

但是秦鹏觉得,不管怎么样,人们还是要尽量多了解真实的政治和经济信息,认清中共的意图,并做出适当合理的应对,包括尽量转移多余资产到境外;避免投资到中共鼓吹或掩盖真实情况的一些高风险行业或企业,从而尽量保护自己的财产安全。

“另外,从思想上,认清中共残民以逞的邪恶本质,退出它的组织,也有助于提高对它各种骗人花招的识别和应对能力。”他说。

中共其实还是惧怕民众反抗。中共一直把对内维稳作为最重要的任务,声称稳定压倒一切,维稳费用超过军费开支。

秦鹏介绍说,今年年初,中共先后给军队、武警、警察大幅涨薪,今年3月底的警察体制改革中,还称之为武装力量,提出“军队化、听党指挥、待遇提高、更多等级、更多任务”,进一步提升了中共警察对内维稳作战的能力。

另外,中共提出的“六稳”,即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以一种维稳心态处理目前遇到的经济政治危机,其中主要经济措施是放任人民币贬值以保证出口,央行放水给地方政府扩大开支和发展铁公基建设等等。

“‘稳预期’这一点则比较特殊。”他说:“通过舆论管控和宣传,把中国现在的经济困难说成是美国贸易战带来的,这与中共过去几十年,一遇到问题就把矛盾转嫁到外部,煽动反美、反日、反法、仇韩等一脉相承。”#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8-09-07 10:3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