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对抗“一带一路” 美国会推投资促发展法案

人气: 356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9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编译报导)美国国会议员表示,正在审核的美国国际发展金融公司(IDFC)贷款方案,有望成为替代中共“一带一路”计划的“明确选项”。

这将是华盛顿应对中共海外影响力战略、特别是在亚洲地区的新举措。国会议员在今年早些时候提出的《加强利用开发投资法案》(BUILD)时,包括了这一构想;目前该法案已获众议院通过,而且获得川普(特朗普)政府支持,目前在等待参议院投票通过。

周四(9月6日)在华盛顿智库斯蒂姆森中心举办的活动上,提出BUILD法案的国会众议员约霍(Ted Yoho)表示,法案将采用跟中国(中共)不同的投资方式,并可以促进贫穷国家的经济发展。

约霍也是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亚太小组主席。他说,通过与世界各地的其它发展金融组织合作,美国国际开发金融公司“将是对中国(中共)一带一路的反击”。

他表示,在北京将自己明显定位在地区霸权、引发各国对中共经济帝国主义的担忧的情况下,美国的这一法案将对亚洲有着更自由和更公正的愿景。

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国际贸易、投资和发展主席的特别助理威廉姆斯(Clete Willems)也表示:“美国越来越关注中国(中共)在该地区的努力,他们在进行何种投资,对不同的经济体有什么影响以及对中国(中共)战略利益有何种作用。”

“我们希望找到一种方法可以提供明确的选择、备选项,这正是此法案的真正含义。”他说。

美国投资与中共“一带一路”的不同

根据提案,国际开发金融公司希望投资项目能雇用当地工人,并以公开透明的方式监督私营部门使用资金,从而促进经济增长。

美国财经电视台CNBC报导说,美国新的海外投资计划是在明确回应中共“一带一路”项目背后的最大批评:依赖中国工人以及让许多参与国陷入无法偿还的、不可持续的长期债务。

在无力支付下,负债国可能会被迫向北京出售战略性国有资产,就像斯里兰卡一样,这种现象被称为“债务陷阱外交”。

斯里兰卡政府因无法偿还修建深水港口而积欠中国的债务,最终决定将港口租给中国99年,让北京在印度洋有一个重要立足点。而巴基斯坦获“一带一路”投资致欠债620亿美元,也正在寻求解困方案。

投资公司全球创新基金(Global Innovation Fund)的政策主管萨沃伊(Conor Savoy)表示,“一带一路”问题源自于中国(中共)利用政府与政府之间签署的协议。

他认为,相比之下,美国国际开发金融公司推动的私人投资会更具可持续性。

根据议案内容,拟成立的美国国际开发金融公司将负责向贫穷国家提供公共和私人投资,总资金额度为600亿美元。

据悉,IDFC将合并现在的美国海外私人投资公司(OPIC)。该机构是美国前总统尼克松1971年成立的“海外民间投资公司”,用来协助美国企业投资开发新兴市场,以进一步达成华府对外政策的目标。

在过去40年来,美国海外私人投资公司的获利记录良好,作为发展融资机构,它的最高投资限额为290亿美元。

在IDFC正式建立后,该机构还将接管由美国国际开发署管理的数个项目,其中最大的项目被称为“发展信贷授权”。拥有这些权限后,可以帮助美国公司在为别国提供重大基础设施和发展项目的融资选择上与中国(中共)进行旗鼓相当的竞争。

中国问题专家何清链在题为“非洲为何成中美角力的第二战场”的文章中指出,美国这次改组对外投资机构,让IDFC承接美国国际开发署的项目,其实就是看中了海外私人投资公司的盈利能力。

此外,外界认为,中共“一带一路”项目活动在各国走弱的势头,也可能让美国的援助项目从中受益。

根据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9月的一份报告,中共官方计划与实际活动之间存在巨大差距。报告指,北京现在面临的“一带一路”控制问题可能成为华盛顿推进项目的机遇。

众议员威廉姆斯表示,在总统川普提出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愿景下,亚洲各国“需要考虑总体情况,并权衡哪项协议长远来说会对本国经济更有效”。

“如果按照这个标准来衡量,我们会远远领先。”他说。

7月,白宫宣布为印度太平洋地区提供1.13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支出,应对北京用投资作为实现地缘政治目标的方式。外界估计,新法案在参院通关的可能性较大。#

责任编辑:李缘

评论
2018-09-08 10:3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