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程晓容:大陆自杀频现 谁夺走了同胞生的希望

寿光严重洪灾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大纪元资料室)

人气: 319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9月08日讯】不同的故事,同样的绝望。生命幻灭的悲剧,在中原大地上此起彼伏。

9月7日凌晨,在浙江金华市浦江县潘宅镇,31岁的王倩被发现上吊身亡。王倩是P2P票票喵平台受害人,8月初,该平台爆雷,她先后到杭州、上海维权讨钱,却被警方镇压、被殴打。

王倩在遗嘱中透露,是警察的暴力令她崩溃。她写道:“因为我从小接受到的教育是爱国爱党,有极高的集体荣誉感,一下三观全毁,我没有力量跟他们抗争,平民太弱小,真的太累,看不到希望了。”

8月19日夜,山东寿光市孙家集街道丁家村农民张金来,在自家院门口上吊自杀。当日,上游三个水库突击泄洪,位于下游的寿光多个村庄遭灾,张金来盖起的蔬菜大棚被大水冲垮。之前,张金来因超生被罚款13万,建大棚贷款10万,负债累累。

6月20日,甘肃庆阳市19岁女子李奕奕跳楼身亡。在她跳下前,不少围观群众起哄大喊,“你到底跳不跳啊”,“要跳就跳,果断一点”。据报导,李奕奕两年前被中学班主任吴某猥亵,她将吴诉至法院,但法院认为情节轻微决定不予起诉。之后,李奕奕被诊断患上忧郁症,四次自杀未遂。

2016年10月11日清晨,在江苏省淮安市城东乡,年近七旬的王先生和失明的妻子一起跳楼身亡。王某生前患有结肠癌,其妻因糖尿病失明多年。据分析,老人很可能是因为无钱治病而走上绝路。

2016年8月24日下午,甘肃省康乐县景古镇阿姑村,28岁的杨改兰杀死了自己的4个孩子后,服毒自杀。杨改兰的丈夫料理完妻儿的后事,也服毒身亡。在这一家6口命案的背后,是杨家的赤贫惨状。

网友们纷纷发声:“真正的贫穷者没有得到低保,真正的低保户被某些有关系者所取代!现实中太多了。这个国家没有希望了。”“官场已经黑社会化,农村低保都是当地权贵垄断”。

1996年,在河北省石家庄鹿泉区下聂庄村,51岁的聂学生服下一罐安眠药,获救后丧失劳动能力。一年前,1995年,聂学生的儿子、21岁的聂树斌被以强奸罪判处死刑,聂家并未接到通知。据陆媒报导,聂学生是去监狱给儿子送衣服时,从小卖部的人那里得知聂树斌已经被枪毙。聂学生觉得自己没用,救不了儿子,他经常说:“真活得没意思”。

今年8月28日,聂学生悄然离世。火化那天,老伴张焕枝把一份2016年12月最高院关于聂树斌无罪的判决书塞进聂学生的袖筒里,一起烧了。

当死亡成为解脱,生命的悲惨,便不言自明。冤案、贫困、侮辱、骗局、灾祸,重重压力,把成千上万中国人压倒、碾碎。他们无奈、无助、无言,撒手人寰,

自杀的凄绝,69年间从未停止。政治运动,法治不公,金融诈骗,官商勾结,社保缺失,道德败坏……可怕的漩涡,连环袭卷,令多少人无力招架,轻生了断。

网友写道:“一个不是人民选举产生的政府,是不会为人民的死活考虑的,你看他们天天吃着特供,人民吃着有毒食品,就知道了”。

关于网贷崩塌,网友指出:“这是整个中共国家系统奸商一条龙合作诈骗人民血汗钱的勾当”,有人建议:“吸取教训,不再相信盗贼的任何花言巧语,不再上当受骗,继续生活才是正道。”

来自黑龙江的黄清平(化名)是网贷平台的受害人。他告诉大纪元记者,“原来的老百姓非常相信政府,通过这件事情之后,如果我们的钱要回来,根本就不想在这个国家待了。”

是谁,夺走了无数同胞的尊严、信任、财产、健康、幸福,把他们逼离家园、甚至逼上绝路?一连串的黑色新闻,戳破了“盛世”狂欢的幻象,正在发出密集的警讯:邪恶政权当道,岁月怎可静好?如果继续麻木,听任红色的欺骗,那么,当灾难以不同方式袭来时,所有的人都无法逃脱,将面临灭顶之灾。

阴霾压顶,自杀不应是中国人的宿命。当务之急,是认清善恶,拒绝谎言,抵抗邪恶,声援正义。良知和勇气将助我们赢得真正的希望。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8-09-08 3:4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