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千里伸冤慈母心

张树德是村里唯一读过研究生的人,被诬判7年后,其母不远千里到锦州找相关单位、人员伸冤。(明慧网)

人气: 1913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8年09月08日讯】他是村里唯一读过研究生的人,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四年前应聘到辽宁省大连理工设计院,后被外派到盘锦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工作。

2017年6月26日,因居住证到期,他到当地派出所办理顺延手续。警察问他有什么信仰时,他坦承相告:信仰法轮功。为此,他被非法抄家、被劫持到盘锦看守所、后被盘锦市兴隆台区法院非法判刑7年,罚金2万元。

出生在哈尔滨市双城区新兴乡的张树德,今年28岁。7岁时他就跟着爷爷奶奶一起修炼法轮功。法轮功帮他开智开慧,使他从一个普通农民家庭出生的孩子,成长为一名品学兼优的年轻人。

张树德的母亲是一个没有出过远门的农家妇女,儿子遭非法判决后,心急如焚,不远千里往返于黑龙江的哈尔滨和辽宁省盘锦市,一次次和参与迫害儿子的警察、检察官和法官们接触、交谈、沟通,渐渐换来人们的同情、理解和关注。

在盘锦市检察院里的对话

律师两次去看守所会见张树德都没见到,每次看守所都说:“张树德不愿见律师”(实际上,张树德要求会见律师时不穿号服、不戴手铐),并告知检察院的人来过。

于是在2018年4月11日,张树德的家属到了盘锦市,他的妈妈去了盘锦市检察院。

检察院门卫已经认识树德妈了,打了电话后,公诉科的一个副科长来了,说:“你来过一回了。”树德妈说:“是,为我儿子的冤案告状。”

见他们一同来的还有另外四个人,副科长一下就变脸了,要检查他们身份证,做记录。

一会儿来了十几个四五十岁的人,多半穿着便装。他们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来者,面带愠怒。

“我儿子就因为一句话说信仰法轮功,一个研究生,正在工作期间,就给冤判7年,这是违法的,所以我才告状,修炼法轮功合法。”树德妈说。

“法轮功已经洪传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转法轮》翻译成40多国文字。天安门自焚是栽赃陷害法轮功,是江泽民挑起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你们不按照法律办事。”树德妈把手里的多份资料摊开:“你们看看。”那些人不看,往后躲。

其中的一人问:“这法轮功啥时候合法了呢?”

树德妈说:“啥时候合法了?从一开始就合法。”

“大姐行了,你现在是上诉期,上诉期间不能告,还没执行呢。”有人说。

“谁判我孩子都是违法犯法的。拿去看看吧。”树德妈递上控告诉状,一人接了。

“你们说是不是冤判我儿子?今天走了,我还会来的呀!”有人劝树德妈离开,她回答道。

那些人中有个人两手抱拳给树德妈施礼,后面还有人做佛家的合十礼。

张树德在看守所的状况

律师会见张树德时,见他没戴手铐,反穿着看守所的衣服,心生敬佩。律师还得知,张树德进看守所后写了三封信,其中一封是写给习近平的,还有给当地司法部门的,信件都是通过看守所的警察寄出的。

狱警对律师说:“没见过张树德这样的,还让我们把大门打开。”在押人员一般都走小门,要哈著腰钻出入。

张树德意识到这是对人格的羞辱,不认可,对警察说:“你们让我见检察院的人,就得把大门打开,我走大门。”

经过他不断的努力,奴工生产他不参加,报数报名解除了,象征着犯罪嫌疑人的号服不穿了,不戴手铐了,允许走大门。

三上兴隆台区检察院

5月2日上午,树德妈和亲属第三次到兴隆台区检察院,询问控告状长时间没有回复的原因。一个控申科检察官来门卫室接待了她们。树德妈和他讲了一个多小时儿子遭诬判等情况,那个门卫也在听,还插话说:“法院判重了。”

临走前,树德妈郑重地说:“迫害法轮功学员是违法的,是有罪的。法轮功是修佛的。”检察官听罢打了个冷战。

下午,树德妈找到了上次接待她的控申科女检察官刘广安,告诉她儿子的冤案,并告知迫害法轮功的后果。

之后,树德妈给律师打电话介绍去检察院的情况,律师说:“啥判重了?一点罪都没有!(修炼法轮功)完全是合法的,就是应该无罪释放。”律师很明白真相了。

政法委人员的变化

5月2日下午,树德妈还去了兴隆台区政法委,一史姓人员接待了她。他们聊了一个小时,树德妈说:“我就这一个儿子,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获学士、硕士,毕业后来到了盘锦市,为咱们盘锦做贡献来了,就因为一句信仰法轮功的话,被冤判7年。”还告诉他法轮功真相。

“大姐,我理解你的心情,你就去市中级法院找,会博得他们的同情。”

树德妈感到这些人和半年前判若两人。

去市政府上访

5月30日,树德妈去了盘锦市市政府,说找市长。门卫说,现在还没有市长。张树德的姨母说:“你真会开玩笑,我也开个玩笑,让我外甥给你们当市长。”说着话,树德妈把儿子的大照片拿了出来给他们看。

然后树德妈给门卫讲孩子被迫害的真相。门卫听罢,和颜悦色又坦诚地告诉她们去附近一百米处的市政府信访办,旁边还有律师事务所。

当日,树德妈还去了兴隆台区监察委员会,讲明冤情,被告知,法轮功的事不归那里管。在场的一上访人听了树德妈的诉说后说:“法轮功百分之八百赢。”

6月1日,家人第二次来到市政府,门卫不让进,一特警打了电话后把家属领到了信访办,当时来了一车特警。家属就把张树德的照片给他们看,又给他们讲儿子遭迫害的经历,还把一些真相资料给他们看,他们都接了。有人告诉树德妈,这事还得找法院。

一而再再而三 去中院

5月31日下午,树德妈一行人去了盘锦市中级法院。刑庭庭长李玉新不见。

6月1日,树德妈二进中级法院。在门卫室,家属把相关材料和信递交给他们,被拒。

6月7日上午,树德妈一行再去中级法院,递交给院长王宏、刑庭庭长李玉新的两封信,门卫收下了,答应转交。

家属把冤案装进信封里,在法院人员吃午饭的路上等他们,七八十人中只有两人接了资料。

走进公安局

5月31日下午,树德妈和亲属走进了盘锦市公安局,门卫请家属去公安局信访办。信访办的人感到惊奇,说:“这里还没遇到法轮功上访的呢。”

接待他们的一男子一直数落法轮功的不好,还说炼法轮功的叫人洗脑了。

家属说:“这话说的不在行,既不符合事实也不符合法律,大法洪传是在国家政府主管部门的主办单位允许下进行的,人传人,心传心,在合法、公开的环境传向全国又走向世界的。

“全国人大及全国人大常委会行使国家立法权和监督宪法的实施职权,1998年下半年,全国人大前委员长乔石偕同180多名全国人大离退休老干部经过半年的调研,得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结论。如果你还要说洗脑,得看一看是不是马克思给你洗脑了。”

那人听了,尴尬不已。

一路上访、走访

家属又去了市信访办设立的律师事务所,说明冤情,递给他们资料。那里的人告诉家属去检察院,让一审法院重新开庭。

从律师事务所出来之后,家属去了盘锦市信访办。那里有五人,其中一年长的工作人员听后说:“一般有两种情况,第一种是傻;第二种是坚定地信,你儿子是第二种,坚定地信。”他们都接下家属给的资料。

6月4日,家人拿着多种资料,走访了六个律师事务所,获得同情和建议。

最后家人去了盘锦市人大,门卫不让见,也不让留材料。

家人去了盘锦市看守所,打电话给看守所教导员孙德利,问他张树德怎样?他说正常,并让把材料放门卫那儿。树德妈就把信和资料留给了门卫,让转给孙德利。

母亲的心声

树德妈看到这些公检法的人明明白白地干着违法违宪的事情,且麻木地在干,真为他们的结局担心。张树德家族中的长辈们了解预言真相。

家中仍然在世的老爷爷告诉树德妈,不要难过,忍一忍,参与迫害的谁也跑不了,预言都写着呢:“云层以里吹打弹拉,云层以外哭喊连天。”“十年失了龙华会,休想天宫八宝台。”天上下来的很多人都回不去了。

张树德的一个太奶奶说过,到这个时候就是“千千菩萨随地走,万万罗汉下昆仑。”“天堂换佛祖,地府换阎君。”说的是:信佛的都被抓监狱去了,不长时间就放回来了。到那时老佛爷的道就明了。没落之年,被淘汰的人会很多很多。

树德妈最后想告诉那些枉判法轮功学员的参与者,立即撤销违法的判决,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愿所有的生命都拥有一个真正美好的未来。#

文章来源:明慧网

文字整理:李洁思,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8-09-10 8:0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