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

贸易战冲击下 “世界工厂”加速坍塌

中国出口产品主要是廉价的低端商品,缺乏高端自有品牌。(STR/AFP/Getty Images)

【大纪元2018年09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程静综合报导)就在美国将对中国2,000亿商品征税之际,川普再表示,白宫已预备好对额外2,67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关税。这给在华企业再次敲响警钟,台湾IT、日本化工大厂等近日纷纷计划赶紧转移,令本已摇摇欲坠的“世界工厂”加速坍塌。

美中贸易战升级

据彭博社报导,9月7日,川普在空军一号专机上说,向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收关税的措施将很快生效,“这将取决于中国”,并随时准备好对额外中国货品加征关税,“我也讨厌这么做,但是如果我愿意的话,还有另外2,670亿美元商品的关税措施可以在短时间内准备就绪。”

9月6日,这个针对中国6,031项、总值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措施的公众咨询期已届满。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Larry Kudlow)接受彭博访问时表示,将评估收集到的评论,决定开征时间和税率。此前。美中已经相互对500亿美元的商品加征关税。

库德洛表示,美国期望中国跨领域降低关税,重申美国寻求零关税、零非关税壁垒、零补贴、停止盗取知识产权和技术转移,及容许美国人拥有自己的企业。

然而,中共财政部7日公布,对近400项中国制造产品提高出口退税,包括多元件集成电路、非电磁干扰滤波器等,提高至16%~9%,9月15日起执行,并称“提振出口,应对外部环境”。显示出北京至今没有妥协的意愿。

外企加速撤离

随着美中贸易战开打,今年以来,更多在中国大陆的外企计划或已经撤离中国。

9月10日,台湾《工商时报》报导,台湾IT大厂纷纷计划将生产线撤离大陆。广达的服物器、和硕的网络通讯产品,都可能从大陆搬回台湾生产,另一服务器大厂纬创,更考虑重启从2004年之后生产线便停摆的菲律宾苏碧湾厂。

《日经新闻》8月28日报导,日本化学制造大厂“旭化成”(Asahi Kasei)决定,将制造汽车零部件的中国分厂迁回日本。

与此同时,世界排名第二的重化工业产品制造公司“小松制作所”(Komatsu)将改用在美国、日本和墨西哥的设施生产液压挖土机零部件。

日本三菱电机也正在将生产线转移出中国,其位于大连地区的生产线为美国市场生产约70%的出口机器产品,而这些生产不久后将搬到日本名古屋。

过去几十年,外资争先恐后涌进中国又一波波撤离,中国经济受到巨大冲击。图为2016年1月27日,广东省东莞的一家关闭的工厂外。(Lam Yik Fei/Getty Images)

此外,为苹果生产电源组件的台达电子,7月31日宣布将生产线从中国扩展至泰国;为Bose音响生产耳机的美律实业,也把部分半制成品从中国运至泰国完成组装。

7月16日,日本欧姆龙有限公司的苏州工厂宣布永久停工停产。

5月,荷兰飞利浦照明关闭深圳工厂;全球最大硬盘制造商美国的希捷从苏州撤离;日本尼康关闭无锡工厂;韩国乐天集团撤离中国;奥林巴斯宣布深圳工厂停工停产……这个撤离名单越来越长。

还有一些外企表示准备撤离,彭博报导,英业达、仁宝等台湾科技制造大厂,正准备将生产版图移出中国,转向东欧、墨西哥与东南亚地区。

更有多家美商表示,考虑撤出中国市场或降低在中国的投资,如果2000亿美元的最新关税开始执行;医疗产品制造商Premier Guard的欧洲主管亨波斯(Charles M. Hubbs)表示,关税升级前,将约30%的产品(生产)从中国转到美国,关税生效,可能将约60%的中国制造业转到美国。

中国经济发展主要依靠外资

中国自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后,外商蜂拥而入,仅苏州开发区就吸引了约150家世界500强企业,“苏州堵车,全球缺货”,作为中国“世界工厂”的典型苏州市,当时流行的一句话,真实反映了这个城市与全球跨国企业的密切联系。

中国就此成为“世界工厂”,“中国制造”传遍世界。

外资,一直是中国经济发展的主要支柱。据官方数据,中国出口额占GDP总量比重,2006年最多时达到35%,而外资占全国出口总额比重最多的2005年,达到近60%;外资占全国净出口总额比重最多的2011年,达到84%。外资被外界称为中国当之无愧的外汇挖掘机。

外商货物的净出口和全国货物的净出口的总额及比值。数据来源:中国海关总署。(文风制图/大纪元)

外商一波波撤离 “中国制造”坍塌

外商撤离中国早就开始,特别在中共2008年开始逐步取消对外商的各项优惠,到2010年外商的“超国民待遇”彻底终结后,外商执迷于中国的税收优惠、零成本环境、廉价劳动力等“红利”逐步消失。

中国产业信息网2013年5月20日分析报告称,2012年1-11月苏州市亏损企业达2811个,亏损面28.3%,同比上升5.7个百分点。意味着几乎每三家苏州企业,就有一家亏损。苏州的GDP增速也从2010年的最高点13.2%直落到目前的7%。

而苏州,仅仅是中国这个“世界工厂”从盛到衰的缩影。外商开始一波波地撤离中国。

综合大陆媒体报导,近2年来外资巨头搬迁及撤离中国的名单(不完全统计):

外企 时间 撤离 全球影响力
韩国乐天 2018年7月 宣布全部撤离 韩国大财阀之一,多元化跨国集团
日本欧姆龙 2018年7月 苏州厂永久关闭 全球知名自动化控制及电子设备制造商
沃尔玛 2018年7月 关闭哈尔滨最后4门店 全球最大连锁商
台湾友达光电 2018年6月 关闭上海松江工厂 全球第三大台湾第一大液晶显示面板制造商
荷兰飞利浦照明 2018年5月 深圳工厂关闭 全球著名照明设备生产商
奥林巴斯 2018年5月 深圳工厂关闭 精于光学与成像的日本公司 历史近100年
韩国三星 2018年4月 深圳厂关闭 全球最大的储式半导体生产商
日本松下 2018年3月 出售中共工厂 日本著名家电企业
富士通 2018年2月 出售手机业务给北极星资本集团 日本第一大、世界领先的资讯科技公司
日东电工 2008年1月 苏州工厂停产 世界五百强的日资巨头
日本尼康 2017年10月 无锡工厂关闭 日本大型光学仪器制造商
麦当劳 2017年9月 出售80%在华业务 美国快餐巨头
日本JDI 2017年7月 苏州厂宣布计划关闭 全球最大的中小型显示器制造商
住友电工 2017年6月 苏州FPC部门关闭 全球最著名的通信厂商之一
美高森美 2017年3月 关闭上海工厂 业内久负盛名
霍尼韦尔安防 2017年3月 从深圳撤离 美国电子消费品生产跨国公司
希捷科技 2017年初 关闭苏州工厂 全球最大硬盘制造商
甲骨文 2017年1月 裁北京200多研发岗位 美国著名软件公司
SRAM速连 2016年11月 关闭昆山工厂 美国自行车零部件制造商
玛莎百货 2016年11月 全部撤离 英国著名零售商
百胜餐饮集团 2016年9月 4.6亿美金出售百胜中国 全球门市最多的速食公司
艾迪斯电子 2016年8月 深圳工厂关闭 三星供应商
及成通讯 2016年5月 珠海工厂倒闭 全球最大手机金属外壳OEM台资加工商
诺基亚 2016年3月 上海金桥工厂关闭 著名手机生产商
可瑞康 2016年3月 撤出中国 新西兰婴儿奶粉制造商

(大纪元制表)

“该走的已经走了” 东莞台协执行常务副会长谢庆源说。《联合早报》2017年1月报导,曾经撑起了东莞制造业半边天的台商,在1999年前后曾经创造东莞一半以上的GDP,数量最多时有5000多家,已经跌至2000家。

中国制造业衰败,很多外企早看出苗头,迅速撤离,从外资对中国全社会的“固定资产投资”比重迅速下滑可见一斑,从2000年的10.24%直落到2016年的1.46%,外商不再投资扩大再生产。

外商国定资产和全国固定资产的总额及比值。数据来源:中国海关总署。(文风制图/大纪元)

苹果日报9月10日报导,占内地吸收外资总量54.2%、截至2017年累计项目近40万个的港资,以加工出口为主的中小企业大批倒闭,他们被赶出珠三角美其名曰“腾笼换鸟”,但未见迎来“高新科技”,反而处处厂房空置,一片冷清。

近日,在广东珠三角地区设厂的香港商人杰斯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如果中美贸易战持续,保守估计,广东省起码有半数工厂会倒闭。有业界人士表示,现在制造业撤离中国已成行业标配。贸易战下,“中国制造”加速坍塌。

中国制造比美国制造成本高

即使没有贸易战,中国的经商环境已无优势。一个明显的事实是:对整个制造业来说,中国的劳动力、税收及各项成本都在节节攀高。中企也不堪忍受,开始尝试到海外发展。近几年,有报导透露,中国制造甚至比美国制造成本还高。

2014年,总部位于河南新乡的中企金龙集团在美国阿拉巴马州投产。董事长李长杰当年6月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说,在美国建厂的很多成本比国内要低,包括工业用电、油料等,唯一高的是工人工资,“综合来看,各项成本有高有低,但统算下来还是很合算的。”

2016年,全球最大汽车玻璃单体工厂福耀玻璃集团到美国建厂,董事长曹德旺的一番话引起轰动。

曹德旺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中国制造业的综合税务比美国高35%,而且是“全世界最高的”。中国仅人工成本低于美国,其它生产成本都比美国高,在美国开厂利润还高于中国。他对中美经商成本一项一项对比,得出结论,在美国生产玻璃比在中国总利润会相差40%。

福耀玻璃董事长曹德旺曾对中美经商成本一项一项对比,得出结论,在美国生产玻璃比在中国总利润会相差40%。(余钢/大纪元)

曹德旺更举波士顿咨询公司2013年的研究报告,2013年美国制造比中国成本高 5%,但到2015年,两者拉平,预计到2018年,美国成本将比中国便宜2-3%。

凤凰网2015年12月曾报导,浙江企业“江南化纤”2015年到美国南卡罗莱纳州投资办厂,主要原因是国内综合成本连年攀升,颇感吃力。“江南化纤”测算比较了创办相同规模企业的中美成本,并提供了部分成本构成对比表。

“江南化纤”测算:中国与美国的制造成本比较(倍数)(大纪元制表)

项目 土地 物流 银行借款 电力/天然气 蒸汽 配件 税收 清关 人工 折旧 厂房建设
中比美 9 2 2.4 2 1.1 3.2 美优惠多 美无成本 优势趋弱 -1.7 -4

虽然是些个案,但国内制造成本的连年大幅攀升却是不争的事实。

天津财经大学教授李炜光测算,大陆企业综合税负达到50%以上,在21个亚太经合组织国家中排名第四。另有分析说,中国的税率,如果企业老老实实交税,基本上处于死亡的边缘,这就是“死亡税率”。

中国制造衰落 因劳动力成本走高?

很多人把“中国制造”竞争力下跌归咎于劳动力成本走高,微信公众号“工业4点0研习社”撰文表示,德国和瑞士劳动力成本比美国都高出20%到30%,早就不应该有大规模工业生产了?恰恰相反。他们在制造业的金字塔顶端游刃有余。

德国著名品牌阿迪达斯已经把产品线搬回德国,回归了“德国制造”,用自动化和机器人技术解决劳工成本问题。

文章说,阿迪达斯正在德国建一个4600平方米的“机器人工厂”,起名“速度工厂”(Speed factory),他们的技术合作方也是一家德国科技公司。这家工厂只有160名工人,却可以实现100万双鞋的年产能。

文章认为,令人细思极恐的是,借助高度自动化和商业模式的改变,以后欧洲制造不仅会继续把控高端精密技术生产,还可能收复劳动密集型产业的部分江山。

中国制造业也在声称转型,由低端转向高端,一些工厂的自动化程度已经很高,但是,文章说,他们依靠的是西方的技术和技师。有业界人士谈到中国制造业前景说,“工业的母机”都不好,何谈下游?

今年4月,中国的电信设备制造商中兴通讯公司因多次透过空壳公司,向伊朗和北韩输送通讯设备,违反美国出口禁令,遭到美国商务部长达7年的禁令,即禁止美国企业向中兴销售零件,以致中兴“进入休克状态”。可见中国高科技产业多么脆弱。

而就中国的营商环境而言,据世界银行《营商环境报告2017》:全球190个国家营商环境排名,中国是78名,虽然比前一年提前两位,但仍然远远落后于第一大经济体的美国第8名,英国第7名,以及第三大经济体、同为亚洲的日本34名。

如果考虑全球经济体营商环境分项指标排名,中国办理施工许可证,基本垫底的177名;纳税131名;开办企业127名;保护少数股东123名等;就更落后了。

有分析认为,“营商环境”不是孤立的经济问题,而是牵扯到中国的政治经济架构,若要挽留外资,需彻底进行改革,否则,“中国制造”如何再次崛起?#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周仪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