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大把撒钱 非洲成美欧中新博弈舞台

本月初的中非合作论坛,中共向非洲大撒600亿美元造势,引起舆论大哗。有分析认为,中共的声势虽大,但收获却令人质疑。另有分析指出,非洲如今已经成为继中亚后中共与欧美国家的新博弈舞台,角力的第二战场。图为中非论坛巨型海报。(STR/AFP/Getty Images)

人气: 6270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9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婷综合报导)本月初的中非合作论坛,中共向非洲大撒600亿美元,引起全球媒体关注。有分析认为,中共的声势虽大,但收获却令人质疑。另有分析说,非洲如今已经成为继中亚后中共与欧美国家的新博弈舞台,角力的第二战场。

伴随着中共的这次大撒钱,质疑声四起,本文将会就外界关心的几个主要问题进行探讨。

中美贸易战中国出口受阻 非洲是否能替代美国市场?

针对中共向非洲大撒钱的现象,旅美中国经济学者何清涟分析说,中共在贸易战中被美国压迫得喘不过气,又不想认怂,于是另辟新战场,在非洲进行大国角力。

前中共商贸部副部长、现任中国(中共)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魏建国8月28日在北京举行的一场研讨会上直言,未来五年,中国每年出口非洲的商品将达5,000亿美元,“非洲将取代美国”成为中国最大的出口市场。

那么,非洲市场到底能否取代美国市场呢?普林斯顿社会学博士、政治与经济学者程晓农对美国之音表示,中国对美出口受阻,这个趋势既定。为了让国内经济的冬天不要来得太快,中共要找一个每年能出口几千亿美元劳动密集型产品的新市场,来替代美国市场,也只有非洲可以考虑。

但程晓农认为,非洲其实不是个真市场。中美贸易对垒,中共向非洲进行经济战略转移但却转移不了。中共对非洲的援助和信贷并非单纯的帮忙,而是让非洲国家用这些钱购买中国的过剩商品,维持中国经济。非洲国家的多数已经形成了在大国之间玩平衡、换钱、生存的模式。这种模式多年来只是帮助他们的精英谋财自肥,并没有帮助国家进步、工业化、提升经济水平。因此非洲国家并没有摆脱贫困。换句话说,非洲市场不是个市场,不是真市场。中共想长期靠非洲生意赚大钱,只不过是一厢情愿。

中美欧非洲角力

近年来,非洲越来越受到欧美国家和中共的关注。中共在非洲加大投资,大力推行“一带一路”项目。德国之声报导,根据联合国方面的统计,2000年,中非之间的贸易额只有100亿美元左右,到了2017年,则高达2000亿美元。

《华尔街日报》8月31日发表题为“为抗衡中国,美国要追加数十亿美元海外投资”的文章。文章爆料,美国政府计划将数个鲜为人知的政府机构合并为一个有权进行600亿投资的新机构,名为“美国国际开发金融公司”。新机构主体为美国海外私人投资公司(OPIC),将拥有广泛授权,以在为别国提供重大基础设施和发展项目的融资选择上与中共旗鼓相当地竞争。

何清涟说,中国(中共)对非洲撒币600亿,怼的就是美国这600亿。北京并不想隐瞒这一点,这边宣布投资非洲600亿美元的话音甫落,中国(中共)海外大外宣媒体就陆续宣布:由于中国(中共)“一带一路”计划在全球的影响力日增,美国即将敲定整并数个融资机构的法案,与之抗衡。

除了美国外,欧洲国家也与中共在非洲角力。就在本月初北京召开中非合作论坛前夕,德国总理默克尔和英国首相梅分别访问了非洲,希望能够加强与非洲国家之间的合作。

据欧洲媒体“EURACTIV”报导,欧盟成立的非洲信托基金以及即将扩大的欧洲“对外投资计划”,是欧盟最新的非洲投资工具。欧盟委员会表示,这个对外投资计划到2020年将会产生逾440亿欧元的投资。

与此同时,一些欧洲国家已经推出自己的倡议。在去年的G20会议上,德国政府概述了其计划的“非洲版马歇尔计划”,呼吁欧洲国家加大在非洲大陆的公共和私营部门投资。

“我们不能把非洲留给中国人(中共),俄罗斯和土耳其,”德国发展援助部长穆勒(Gerd Müller)说,目前只有大约1000家德国公司在非洲开展业务。

英国也在加大非洲投资力度,英国政府将其非洲和亚洲投资武器“英联邦发展公司”(CDC)的资金增加三倍,从15亿英镑增加到60亿英镑,其任务是关注最贫穷,最具风险的投资环境。

CDC正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Nairobi)开设商店,成为了欧洲和国际发展金融机构在肯尼亚首都网络的最新成员。

中共600亿倡导“互利双赢” 却换来里外不买账

中共外交部长王毅强调说,中非合作“互利双赢”,为各方都带来益处。但这个“互利双赢”是否真的为中非两国人民带来益处,引发质疑。

在山东寿光、广东潮汕水灾及湖南耒阳群体抗暴等民怨还没有平息之际,中共再向非洲提供600亿美元援助的举动,如同碰了蚂蜂窝,民怨四起。

《美国之音》引述专家估算,仅从2012年到现在北京撒出的钱,还不算现在的600亿,已经足够中国人免费医疗三辈子。在中国人被中共的苛捐杂税压得喘不过气的时候,住宅、就学、医疗负担不堪重负、众多的中国人得病不是必须等死就是必须倾家荡产的时候,北京仍然坚持撒币外交。

有网民直言:“哪来的钱”、“打肿脸充胖子”、“就算是牲口,也要先喂饱自己家的吧”。

而网络一篇名为“600亿美元是什么概念”的文章,将600亿美元换算成4100亿元人民币,指这是中国财政用于最低生活保障支出的2.78倍,约为中国财政用于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补助的2倍,用于社会福利支出的6倍。而当前中国在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上,仍有不足。

不少网友留言,“现在大陆各地因为天灾人祸,许多老百姓需要政府关注,结果就这样被政府彻底忽略了。”“底层人民苦的厉害,怎么就不见表个态呢?”

目前,大陆官方微博下方的相关新闻留言,均已无法阅读。

足具讽刺意义的是,中共对非洲的这份“深情厚谊”同样没有让非洲人民买账。美国之音称,就在本月初的中非合作论坛期间,中非领导人握手言欢之际,肯尼亚警方9月5日突袭中共官媒环球电视网的非洲总部,民间也出现大量仇视中国(共)的言论。有媒体因此认为非洲国家对中共是“左手拿钱右手打脸”。

那么,非洲人民为何不满中共的“援助”呢?

BBC报导,一些观察人士批评,中共在非洲的投资及借贷是制造“债务陷阱”,非洲小国难以偿还沉重的债务。

例如,中共“一带一路”重点合作国吉布提债务2014年约占GDP一半,到2016年升至85%。引人注意的是,吉布提在2016年底所有外债的82%都是对中共的债务。

肯尼亚内中国资金建造的铁路项目,被当地人批评债务问题以及穿过国家公园破坏环境,肯尼亚交通部公开数据,指这个铁路项目营运首年为1亿美元亏损。据估计指,中共目前持有肯尼亚70%的债务。而另一非洲小国津巴布韦最近不得不请求中共减免债务,以便继续从北京贷款。

那些指控中共的声音说,它对非洲的援助主要是为了开发利用那里的自然资源;中共无条件地支持非洲腐败政权;损害了传统西方捐助者所倡导的良好治理和环境政策。

前尼日利亚央行行长萨努西(Lamido Sanusi)2013年曾在《金融时报》上发表评论说:“中共这些项目使用从中国运来的设备和人力,却不转让技术给非洲当地。中共拿走我们的原材料,然后卖给我们制成品,这是实质上的殖民主义。”

萨努西的评论还指出中共在博茨瓦纳(Botswana)和纳米比亚(Namibia)的状况,如抢夺当地公司的生意、工作环境差以及众多中国移民人口大量涌入,并开始占据很多非洲国家的商业市场,掏空了地方产业等。

欧美投资和中共投资非洲的本质区别

欧美等西方国家往往以“民权记录”等作为向发展中国家提供发展援助的先决条件。布鲁金斯研究院的经济学家多拉尔(David Dollar)表示,中共在选择受援国时不考虑这些因素。

“EURACTIV”称,欧盟的投资是有前提条件的。欧盟还在寻求增加条件,并制裁那些人权记录差的政府。这也就是说,欧盟不会把资金分配给那些侵犯人权的国家,如果确定受援国严重违反人权,则需要偿还资金。

无论是欧洲的“对外投资计划”还是非洲信托基金都旨在帮助提高非洲的经济发展和就业,让非洲人愿意留在自己的国家,从而长期能够控制住非洲向外输出移民。德国发展援助部长穆勒去年5月还曾提出,德国在职业培训以及环保、能源技术领域的知识可以用于扶持非洲大陆。

而中共的投资是带有不同的附加条件。大部分是以从中国银行贷款的形式,而且要以使用中国承包商为条件。这种债务沉重的投资方式使得中共已经面临越来越多的批评。

中非合作论坛召开前夕在北京举行新闻发布会上,仅《喀麦隆论坛报》一家非洲媒体获得发问机会。记者的问题令中共尽失颜面。该记者提问说,中国在非洲投资工程项目危害了当地环境,而且一些中资公司在非洲只聘用中国人,不愿意聘请当地劳工。

虽然只是一个提问,但却引发外界深思为何非洲人民对中共不买账。

德国之声报导,德国莱比锡大学的发展经济学家卡佩尔(Robert Kappel)指出,肯尼亚总统本应该对中国的出口补贴政策提出批评,因为这破坏了非洲的市场;许多中国企业以低价向非洲出口自行车、手电筒等各类消费品。所谓的自由贸易实际上对非洲国家的工业化进程起到了破坏作用。

中共的“不干涉别国内政”引质疑

不像欧美国家,中共对非洲所提供的资金没有任何政治条件,这一点对不思改革的非洲各国政权来说最具吸引力。而中共也常以“不干涉别国内政”为由,为其忽略非洲国家人权、法治开脱。但这句开脱词却让外界表示质疑。

卡佩尔认为,中共是在悄悄左右政治进程。他说,“中国(共)总是声称,不干涉别国内政。但是,中国(共)却非常具有针对性地对政治进程施加影响,即便这种做法非常地隐蔽。”

卡佩尔认为,中共的这一策略在台湾问题上尤其明显:除了斯威士兰,所有的非洲国家都已经和台湾断交。“中国(共)促使所有非洲国家在某种程度上只和北京方面合作,这里就有着非常显著的政治影响企图。”

中共在非洲大撒钱是否会成功?

资深投资经理、银行家哈里斯(Richard Harris)在《南华早报》上发文说,中共正在提供的贷款与援助确保其获得非洲国家的廉价资源,并扩大其在该地区的影响力。但非洲人对目前形势是明智的,中共可能不会真正的从其投资中受益。

哈里斯说,第一批抵达非洲的中国公司就犯了低级错误,带来了中国的劳动力,引起了非洲人的愤怒与怨恨。他们指责当地资源以低于市场价格被出售;与中共的贷款模式可能会产生无法偿还的债务水平等。

哈里斯还说,非洲人不再像以前那样,他们现在知道每样东西的成本和价值,更加能够做出受过高等教育人所能做出的选择。

BBC报导,中共驻纳米比亚大使张益明在中非合作论坛前与纳米比亚总统根哥布会面,并建议他在论坛上多谈中非经济关系,强调非洲对中国的支持。

不料,根哥布却回应说:“我有演讲的撰写员,他们会处理,你不应该告诉我们怎样做。我们不是玩偶。”

这个事例反映,一些非洲国家领导人为了面对国内压力,尝试表达对中共有更坚定的立场。

何清涟说,在发展中国家投资,无论是西方国家还是中国,达成协议并不难,真正的难题在于回收投资并保证有利可图。

“一带一路”政策一方面让许多国家对中共欠下了无法偿还的债务,另一方面,也增加了中共借贷风险。目前,很多负债小国都在寻求中共的减债。在国内也引发“债务收不回来”的担忧。

何清涟认为,中共在非洲的投资除了造势外,这些投资的效益却值得打个大大的问号。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8-09-10 4:1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