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北京一程序员的真实生活:拿命换钱

工作压力大、加班常态化导致的健康透支,正威胁著不少人的生命。北京一年轻的程序员说:在拿命换钱。 (Ye Aung Thu/AFP/Getty Images)

人气: 17515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8年09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周心鉴综合报导)程序员的工作强度大是公认的,通宵熬夜基本上都是难免的。但因此导致的过度劳累、健康透支,正威胁著不少人的生命。北京一年轻的程序员说:“我觉得这份工作就是在拿命换钱。”

年轻程序员自称:在拿命换钱

据中新经纬9月9日消息,今年28岁的老田是北京生北京长,2013年夏天,老田“计算机与科学技术”本科毕业,他顺利地找到了一份某大型电信公司的内勤工作,但入职后发现,工作的内容与所学的专业知识并无相关。因工作量少,离家近,他就一直干着……

今年年初,也是老田结婚的第二年,他们摇号中了一套共有产权房,这意味着两人每个月需还款7000多元。 “必须要多攒点钱了。”他对自己说。

经过熟人介绍,他来到了北京“大名鼎鼎”的后厂村(汇集了众多互联网及IT企业),在一家央企做工程师。

首先遇到的就是通勤问题:家住在东三环内,公司在北五环外,高峰期堵得严严实实。他与太太商量之后,老田决定工作日住到六环外的亲戚家。“往北走高速,开20多分钟就到了,回家直接睡觉。”

由于已经4年没上手专业技能,突如其来的高强工作量让他发懵。他坦言,工作以来,这是头回一想到上班就开始焦虑。三个月过去,好不容易熟悉了基本操作,但工作压力依然压得他喘不过气。他每天中午和其他同事一样,需要在躺椅上休息近一小时,否则整个下午都会浑浑噩噩。

一天下班后,老田随手抓了抓脑袋,惊讶地发现掉了满桌的头发。“我觉得这份工作就是在拿命换钱。”他说。

有网民称:“这种玩命方式在北京干多少年能买房呢?”“ 人工如此贱,得拿命换钱生存啊!”“程序员是挺累的,我哥们就是其中一个,45了还活着我觉得就是奇迹了。”

中国每年“过劳死”60万人

早在2016年12月11日,新华网曾发表“中国每年‘过劳死’60万人 我们如何走出过劳时代?”一文。

文章称,最近,苏州一个24岁的工程师,不抽烟不喝酒,无不良嗜好,却因为加班频繁而猝死。就在这两天,厦门大学附属中山医院也传来两位正值壮年的医生猝死的噩耗。

文章还称,“过劳”似乎已成中国职场的常态。过度加班又是导致过劳死的首要原因。有资料显示,巨大的工作压力导致中国每年“过劳死”的人数达60万人,已超越日本成为“过劳死”第一大国。

近几年,因“过劳死”的白领越来越多,有民众认为,因休息权被剥夺成为猝死的主因,从而有了“过劳死大国”的称谓。中国这些年取得的经济成绩,很大程度上是用世界最多、相对廉价的劳动力去拼时间换来的,加上维权通道又狭窄得可以忽略不计,劳动者的压力怎么能不大?过劳死的事又怎能不多?

责任编辑:林诗远

评论
2018-09-10 3:4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