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18年前美记者冒险采访 中国故事获大奖

作者:高天韵

人气: 227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9月10日讯】 “这个世界需要相信做好事的好人。人生就是一个考验,看你能不能做个好人。”18年前,一位中国人这样说。 

2000年4月至12月,《华尔街日报》驻京记者张彦(Ian Johnson)从中国陆续发出了10篇采访稿件。这些文章为他赢得了2001年普利策新闻奖的“国际报导奖”, “普利策奖得主”随之成为张彦的名衔,但是,很多人并不清楚,当年赢得大奖的系列报导聚焦了什么?一场人权灾难——中共迫害法轮功

潍坊的陈子秀

2000年4月20日,《华尔街日报》头版刊登了专题报导:“直到最后的日子 陈女士仍说,修炼法轮功是一项权利”,这是张彦系列采访的第一篇,披露了山东潍坊首例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案例,震惊世界。

陈子秀是一名退休职工,1999年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1999年7月,中共开始镇压法轮功,陈子秀不放弃信仰。2000年2月17日,因去北京证实大法,她在潍坊火车站被非法劫持、拘禁在潍城城关街道办事处强制转化。在4天时间里,她受到流氓暴徒的毒打、折磨,21日早上被活活打死,时年59岁。

通过采访其家人、朋友和囚犯们,以及从监狱里偷带出的同监室的人所写的两份陈述,张彦重建了陈子秀在最后日子里的故事。以下内容选自境外媒体的相关编译。

“潍坊的官员告诉陈女士,中央告诉他们,为了铲除法轮功,‘怎么都不过分’。”

“据目击者说城关街委会的官员们用塑胶棍棒打她的腿、脚、后背下方,并用赶牛用的刺棒打她的头和颈部。和她同一狱室的人说,那些人不停地吼叫着要她放弃法轮功并咒骂李先生,每一次,陈女士都拒绝了。”

“据陈女士的朋友回忆,在去世前2天,当潍坊市政府官员在那空荡荡的水泥囚室里审问她,陈女士问道,‘为什么我们不能炼我们的?’”

“二十二日,张女士(陈子秀之女)和她兄弟被带到了当地医院,医院也被警察包围。……在屋子墙角的一个袋子里,张女士说她看到了母亲沾满血迹、被扯破的衣服,还有沾著污迹的内衣。她的小腿瘀黑,背上有六英寸长的鞭痕,牙齿裂开,耳朵肿大青紫。当天,医院出了一份报告,报告说陈女士是自然死亡。该医院拒绝对此事评论。”

 与此同时,北京官方对所有监狱虐待证言的立场是:没有法轮功修炼者在拘留期间受到过虐待。

天安门广场上的梅玉兰

在第二篇报导里,张彦把目光投向了天安门广场。“镇压第一周年意志的较量”发表于2000年4月24日,(英语题为Defiant Falun Dafa Members Converge on Tiananmen,A Battle of Wills On Anniversary Of First Crackdown),主要讲述44岁的农妇梅玉兰计划前往天安门广场为法轮功鸣不平。

在这里,张彦以第三方视角呈现事实,笔触冷静客观,却不失震撼人心的感染力。

他写道:“像所有其他法轮大法修炼者一样,梅玉兰(音)将前往北京市中心的天安门广场,去表明法轮大法是清白的,希望政府可以还回合法的炼功环境。她已经料想到了,在她能够发声之前,她可能会被抓走,面临着数天、数月或是数年的监禁或苦役。”

“实际上,4.25周二这天一早,警察已经把广场周围围得水泄不通,并盘问走出地铁或下公交车的人他们是否是法轮大法修炼者。到早上8点之前,至少已有十几人被拘押。这就是在过去一年中,这个打坐、炼功的团体所面临的命运。”

梅玉兰说:“我的11位家人全部都已经被抓走了。”她的75岁的婆婆也被警察殴打。婆媳二人告诉记者,“一名警察用警棍打她们的小腿,直到打得那名警察自己疲惫不堪。她们卷起了厚厚的蓝色棉质长裤,露出了青紫色的瘀伤。”

这篇采访佐证了从其它渠道传出的图片、视频和申诉:在天安门广场上,来自全国各地的法轮功学员以不同方式发出呼吁,他们或者打开横幅,或者做出炼功动作,或者高喊“法轮大法好”。这时,广场上的便衣警察一拥而上,将学员扑倒在地、捂住嘴巴、对他们连踢带打,再带到派出所进行下一轮折磨。

北京的李国强

“李兄弟的爱”(Brother Li love)发表于2000年8月24日,中心人物是北京的李国强(音译)。

据张彦在文中介绍,李国强原是一名会计师,一直在为升迁和去国外商务旅行而努力,没有考虑过太多精神层面的问题。修炼法轮功让他转向关注传统和道德。在中共开始镇压后,李国强的领导让他们停止修炼,于是,李辞职了。他过着俭朴的生活,尽力帮助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

李国强说:“我们生活在一个糟糕的世界,这个世界需要相信做好事的好人。人生就是一个考验,看你能不能做个好人。”

“在他的心中,他所冒的风险是值得的,因为他的信仰与这种道德的沦丧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觉得他是恢复传统理念的努力的一部分,而这种传统理念已经被共产主义数十年对信仰的摧毁而破坏殆尽。”

最后,李国强表示,他准备加入天安门广场抗议的行列。“你知道我的决定”,他说,“等我出来的时候,我会打电话给你。”

故事到这里似乎结束了。那么,李先生是否去了天安门广场?他是否因此被押上警车、关进看守所?张彦可曾接到了他报平安的电话?今天他身在何处?

许多问题,也许暂无答案。但是,有一点毋庸置疑。李国强的呼机、自行车,还有他和众多法轮功学员的纯朴和坚毅,早已渗透在文字里,并且传扬开来。

结语

18年前,张彦在艰难的情况下、冒着极大的风险完成了多篇报导。他曾交替使用多个手机和传呼机,经常每天步行或骑车几个小时。在调查陈子秀一案期间,他被监视、跟踪,还收到过恐吓电话,有一次甚至被拘捕。一天半夜,他悄悄地离开监视之下的北京住所,乘坐汽车和火车到达几百公里以外的潍坊市……

《华尔街日报》执行编辑Paul E. Steiger曾评论说:“这是一个面对强大的警察反对报导的压力,以勇气和决心,通过敏锐有力的笔法将一个故事报导出来的范例。”

18年来,对法轮功学员的绑架、酷刑、囚禁、骚扰,从未间断。法轮功修炼者因迫害致死的消息,仍然未绝。大批善良、平和、守法的好公民,被剥夺了信仰的权利,被妖魔化为另类,蒙受不白之冤。法轮功所倡导的“真、善、忍”在中国社会被禁止。

今日,当人们向着金钱和欲望狂奔之际,整个社会因道德迷失而自吞苦果,陷入重重天灾人祸。此际,重温来自那一片土地的真实的故事,为苦难中的抗争而肃然起敬、沉吟反思。良知不会忘记千千万万个陈子秀、李国强和梅玉兰的追寻与坚守。在风暴呼啸的原野上,逆风挺立的小草,跨越时光,展现生命的真诚和清新。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8-09-10 4:2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