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音希声(下)

作者:罗惠真

学唱的过程,其实类似身心灵的统整,修身养性的过程。(Shutterstock)

  人气: 23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孔子言:“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身心进入“定”境时,声音和音乐产生出不可思议的效果。由“静”能产生的巨大能量。美好的歌唱,不一定得大声唱出来震憾听众。美好的歌唱,是美好内在的展现。不是向外的,而是不断的往内去寻求。学唱的过程,其实类似身心灵的统整,修身养性的过程。

去年一整年的时间,我都在演唱台语歌曲,尤其是台湾民谣。在保持中线的想法下,慢慢体会到与台语相应的新唱法。这是为了适应台湾话极度窄扁的语言空间,为了保持中线及台湾话特殊的韵味,声音越用越少,到几乎不用,极度的内敛,这是演唱外文歌到不了的身体深度。

它产生类似太极拳般,绵绵细长,缠丝般的劲道,极微细的气柱拖住一点点的声音,“气断声停”地去唱它。犹如胡琴的弓,薄薄地擦着弦,力道与身体的稳定度必须控制得刚刚好,尤其是身心进入“定”境时,声音和音乐产生出不可思议的效果。

孔子言:“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在此,台湾话任何难唱的语音,都得到解决,咬字清楚且充满韵味,尤其是有戏曲味道的曲子。

我不禁的想起高中时期国文课本,念过刘鹗的《老残游记》“明湖居听王小玉说书”中:“声音初不甚大,只觉入耳有说不出的妙境,五脏六腑里,像熨斗熨过,无一处不伏贴。三万六千个毛孔,像吃了人参果,无一个毛孔不畅快。唱了数十句后,渐渐的越唱越高,忽然拔了个尖儿,像一线钢丝抛入天际⋯⋯。从此以后,愈唱愈低,愈低愈细,那声音就渐渐的听不见了。⋯⋯”我也记得当初自己是如何的心向往之,但愿有生之年能达到此境地。

有不少听众向我反应,让他们最感动的,往往是声音最微细时,很多人形容身体里一阵麻⋯⋯我自己也有好几次类似的经验,都发生在现场演唱会:在Gustav Mahler的“大地之歌”,终曲尾句Ewig…Ewig…,在Christa Ludwig 、 Bryn Terfel…的独唱会中,最安静的时刻,我眼泪不停地流下⋯⋯。我不停地深思,这样的情绪连结,来自何处?

由“静”而产生的巨大能量。我体会到“大音希声”的道理。

但请各位不要误会我,在宣导小声唱歌,而是一种声乐美学的思考:美好的歌唱,不一定得大声唱出来震憾听众。(当然震撼亮丽的歌声,也是如烟火般炫丽灿烂,而且老少咸宜。)美好的歌唱,更形而上,是美好内在的展现。不是向外的,而是不断的往内去寻求。学唱的过程,其实类似身心灵的统整,修身养性的过程,不断地挖掘自己,探索内在,并自我解套。

罗惠真演唱视频:

演唱台湾民谣,让我在诠释古雅且多层次的的歌词时,和上一代产生连结。慢慢的,受西方声乐训练的我,体会到自己的根,与类似“天命”的感觉。我的母亲在听我演唱后,告诉我许多,那命运无法自己掌控的时代,家族女子的故事。

年代甚至远溯清代林爽文之乱,从彰化逃难到万丰,被逼嫁给庄主做细姨(姨太太之意)的阿祖⋯⋯;因为身为女子,无法受教育的外婆(娘家哥哥们,是日本时代警察和学校老师)刚嫁给外祖父时,为“栎社”成员的外祖父,送她到雾峰林家为女子办的“一新会”上学后,最爱唱那首“咱台湾”。

我请苏维伦老师把它重新编曲演唱。我几乎可以感受到,新婚的外婆唱着:“日月潭、阿里山⋯⋯”时心中小小的幸福感⋯⋯;还有只因出生时,蚱蜢跳入产床视为不祥,从小被送养的姨婆,一生悲苦的故事⋯⋯。

台湾民谣的悲,与女子在困苦与压抑中,把最美好的内在与灵魂,锁在心里,产生出韧性而蕴化出的歌声,只有在往内的唱法,才能展现它的美。一遍又一遍地唱,一次又一次的同理,我与我的长辈,与不曾见面的先祖们连结。

不论是台语、国语、法文、西班牙文、德文、英文、意大利文(我是按照自己所认知的,母音在口腔内部的开放度次序,由扁窄至开阔编排。)的演唱,虽然唱出的音色大不相同,其实唱法完全一样。“耳朵的中间、眼睛的后面”永远是我不变的最重要口诀。向内看着看着,我找到一个似乎永无止境的空间,那是我歌唱“神圣的居所”。只要我把自己放到那个空间,我的脸上会浮现深深的微笑、我的下巴像婴孩般深陷、身体内部像流水般滑动。我对自己的感受无限欣喜,却知道它还没到底⋯⋯我还在变化中⋯⋯。

在我高中、刚开始学声乐时,我的大姐罗蕙兰(钢琴家、目前旅居美国纽泽西州)在送我的声乐谱上题字:在音乐的道路上,我们不是追求极限,而是越过每个极限,追求无限⋯⋯“∞”。#
——于2015年

罗惠真简介:
女高音/罗惠真,国立台湾师范大学音乐系学士。曼哈顿音乐院 (Manhattan School of Music) 声乐演唱硕士。跟随Prof. Cynthia Hoffmann学习声乐。回台湾后致力于各国艺术歌曲、台湾民谣及台语艺术歌曲演唱。近年来更专注于河洛汉诗吟唱,希望能发扬保存千年的古调。现任教于市立台北大学音乐系、光仁中学音乐班。

本文刊载于旧金山12月15日教育版
责任编辑:张德辉、李欧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本月初结束的新唐人电视台举办的“第七届全世界华人美声唱法声乐大赛”上,除了按照章程中写明的金、银、铜以及优秀奖等奖项外,评委还特别给一个选手颁发了唯一的额外奖项“特别奖”。对此,声乐大赛主评委关贵敏先生表示,这是因为新唐人声乐比赛的标准与众不同,“我们评选的是华人用美声唱汉语歌的古老、传统的唱法”。
  • 11月10日,新唐人电视台举办的第七届“全世界华人美声唱法声乐大赛”圆满落幕,第一个出场的选手朱颖恩(Mindy Chu)荣获优秀奖,她演绎了西洋咏叹调《我的母亲》(《O mia madre》)和中文经典曲目《在那遥远的地方》。
  • 11月10日,第七届“全世界华人美声唱法声乐大赛”汇聚世界各地华人歌唱家,一展才华,同时为观众带来一场音乐盛宴。
  • 本次比赛是新唐人主办的历次声乐比赛中报名人数最多的一届,选手中有不少著名音乐学校毕业生或者文艺团体的专业歌唱演员。图为部分获奖男选手在决赛中的风采。
  • 11月10日,第七届“全世界华人美声唱法声乐大赛”决赛在纽约巴鲁克表演艺术中心的英格曼音乐厅(Engelman Hall of Baruch Performing Arts Center)落下帷幕。经过三天激烈地角逐,共有二十位选手获奖。
  • 11月10日下午,第七届“全世界华人美声唱法声乐大赛”决赛在纽约巴鲁克表演艺术中心的英格曼音乐厅(Engelman Hall of Baruch Performing Arts Center)落下帷幕。经过三天激烈地角逐,共有二十位选手获奖。
  • 第七届“全世界华人美声唱法声乐大赛”决赛二十多位选手于11月10日下午在纽约巴鲁克表演艺术中心的英格曼音乐厅(Engelman Hall of Baruch Performing Arts Center,NYC)再展风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