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陈思敏:陕西千亿矿权案背后的习江斗

Zhou Qiang, President of the Supreme People's Court, is applauded as he walks out to deliver his work report during the third plenary session of the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in the Great Hall of the People in Beijing on March 13, 2016. China found almost 100 percent of criminal defendants guilty last year, figures from the country's top court showed on March 13, even as authorities pledged to reduce wrongful convictions. / AFP / GREG BAKER (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GREG BAKER/AFP/Getty Images)

周强在北京两会上。(GREG BAKER/AFP/Getty Images)

人气: 1296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1月01日讯】就在2018年岁末,前媒体人崔永元堪称扔了一颗重磅炸弹。12月26日崔永元发微博称“最高院有贼”,29日即有最高院法官王林清在视频中陈述“卷宗被盗”事件始末。两者叠加引爆舆论聚焦陕西榆林一个千亿矿权案。

此案自2005年起历时12年,直到2017年12月16日作出终审判决,并于21日,即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落幕次日公开裁判文书。因而判决一出,引发媒体争相报导,且热潮延续2018年初,各种角度报导都少不了一个解读是该案释放了“纠正重大财产冤案”的信号。

不过在终审宣判近一年后,2018年12月1日央视报导称:千亿矿权案执行毫无进展,胜诉的赵发琦(凯奇莱公司负责人)还没有从地方政府那儿拿回矿权。显然央视报导没能引起一点回响。崔永元在仅剩5天就跨年时“单挑”最高院,引发舆论关注。若按先前娱乐圈阴阳合同事件的经验,崔永元这次举动后面应有来自上面的授意。

目前,崔永元与王林清二人提示的关键信息是:案卷丢失具体时间为2016年11月26至27日(周六至周日间),丢失的案卷是二审正副卷宗都不翼而飞,调阅内部监控却黑屏,王林清发现后立即向该庭庭长程新文作了报告,程新文随后层级报告至周强院长。也就是最高法出了这么离谱的事情,一把手周强已不能推托说自己第一时间不知情。

现在即便案卷物归原处,也没有人能够保证是原封不动的。而案卷在2016年11月失窃的这个时间点,凑巧是2017年1月12日最高院再次开庭审理前夕。此外,在包含证据资料方面,副卷则比开放查看的正卷要多得多,即丢失的副卷宗里有来往秘函、公函、审批、合议等文件,及相关权责人的手写批示、签名等记录。

所以卷宗被盗难免引发猜测有人想毁灭证据,而2016年那时候,被指幕后干预者之一的最高院副院长奚晓明落马已一年多。

其实有毁灭证据动机的,首先是陕西省政府当局,包括2003年签定合同、2005年因勘探后得知煤矿藏量丰富遂出尔反尔毁约,2008年又发密函给最高法。

这里无法忽略一个关键人,是陕西省目前查处受贿数额最大的官员──2016年被判无期徒刑的省国土厅原厅长王登记,他受贿均发生在其2003年至2013年担任榆林市市长、陕西省国土厅厅长期间。

王登记是2003年签约时矿田所在地榆林市市长,也是2008年时省国土厅一把手,而当年陕西省政府发往最高法的密函正是由省国土厅起草。

在陕西官场,王登记还被指贾治邦马仔,贾治邦即2003年陕西省省长,当时省政府在为尚不知有无开采价值的矿田找出钱的人。贾治邦的继任是陈德铭,即2005年其主持的省政府在得知该矿田估值千亿元后,反手“一物二卖”给了一家香港公司,该公司实际控制人刚好早年待过陕西官场,1990年后转往香港经商。

诸多反腐案显示,民企富豪常伴随大老虎案,如大连实德的徐明、四川汉龙的刘汉,分别攀附薄熙来、周永康并成其白手套。

值得说明的是,2004年10月贾治邦被调入京的情况,颇似苏荣在甘肃省委书记时因迫害法轮功被尚比亚高等法院传讯,潜逃回国闹出国际丑闻之后,被曾庆红调至中共中央党校当他的副手兼避风波。

贾治邦在陕西官场也是紧跟江泽民迫害而有了腐败权力,陕西咸阳国棉七厂被贾廉价卖掉,原本给“抗美援朝”幸存老兵的补贴,也被贾用到了修建他老家,尤其震惊全国的西安“宝马彩票案”,原陕西省体彩管理中心主任贾安庆被指是贾治邦一家子的人。贾治邦2004年下台时,民间痛斥他把三秦大地糟踏的一塌糊涂。

接替贾治邦的陈德铭,则被指与曾庆红有姻亲关系,而2002年陈到陕西任第一副省长,就是曾庆红预作安排他接替省长。贾治邦身陷腐败调离,陈德铭提前接班。贾治邦入京,出任民政部常务副部长,2005年又被任命为国家林业局局长,而党组成员之一是江泽慧。

事实上,关于千亿矿产案,早在10年前,也就是2008年8月2日《中国青年报》刊发报导《公函发至最高法,谁在干预司法》,曝光了陕西省政府发密函事件。这如同山东鲁能案一样,胡温时期欲查办,但周永康当道。时至今日,又是谁在拒不执行最高院的判决?

总之,事发十几年前的千亿矿权争夺案可以再次说明,江泽民主政时期特别是迫害法轮功后,陕西官场已经很腐败,司法黑暗比煤矿还要黑,虽然周永康等干预势力已经落马,不过此案中的关联利益方大有人在且不罢手,这何尝不是现执政的习当局在和江泽民时期遗留的腐败搏斗。直到现在还在搏斗,可见江泽民在各体系各领域的遗祸何其多,而且他们还想着一旦江派重新掌权又可以大贪特贪。所以把每一个贪官抓起来或许不现实,但把腐败势力的头子江泽民抓起来轻而易举,也是众望所归。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01-01 2:5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