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逾四十团体联署反国歌法草案

批国歌法令香港大陆化 魔鬼细节侵犯人权自由

超过40个民间团体、个人发起联署,反对《国歌条例草案》。(蔡雯文/大纪元)

人气: 12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1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怡香港报导)《国歌条例草案》出炉引起社会各界的议论,超过40个民间团体、个人发起联署反对有关内容。形容草案是“魔鬼在细节中”,令当局有更大权力按中共意旨迫害异见,并以法律手段逼迫港人爱一个极权政权。

国歌条例草案》今日刊宪,并于本月23日提交立法会首读和二读。对于《国歌条例草案》列明,将来如以歪曲或贬损方式奏唱、公开及故意侮辱国歌,即属犯罪。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聂德权昨日在一电台节目进一步解释,不同情境会否违法,他以在马场内为例:“例如有些人,很专心地在做分析,根本上不为意正在播国歌,这些我相信不会构成意图侮辱国歌,公开故意作出侮辱国歌的行为。”

草案列明立法会宣誓仪式必须奏唱国歌,聂德权称,候任议员如有合理解释或实际原因,未能出席奏唱国歌环节,并非意图侮辱国歌或表达政见是没问题。但若被怀疑不出席的动机,有机会不符合《宣誓及声明条例》。他并透露,国歌法草案内容及每一个环节,都有跟中央沟通过。多个民间团体联同民主派议员发起联署反对国歌法,批评《国歌条例草案》内容模糊,很容易令人误入法网,打着逼人爱国的旗帜,进一步打压香港的言论、表达和创作自由。

国歌法僭建宣誓仪式

香港本土议员毛孟静形容,聂德权在电台节目“鬼拍后尾枕”终于露出狐狸尾巴,形容条例草案是行政僭建,司法威吓,以尊重国歌为名,箝制反对声音。“讲明立法会议员在2020年宣誓时,若之前播唱国歌那段,你不在席,你事后必须解释,这个是侵害人身自由。你要解释若解释不合理的话,说不定就构成DQ的理由。”形容是意在尊重国歌,意在作为法治上的武器,进一步箝制香港的反对声音。

公民党立法会议员陈淑庄批评,在议员宣誓仪式加入奏唱国歌环节,担忧当局配合北京针对民主派立法会议员进行政治筛选。“原本宣誓是要拥护《基本法》、特区。现在就可以无限上岗,在宣誓上僭建,就是播唱国歌时,你不在你就不爱国,你不爱一国两制,你不拥护《基本法》,你就不应做议员。

这不单是在民事上DQ议员,会否让议员负上刑事责任呢?大家不要忘了是说刑事,是有案底,所以大家要明白,国歌法不单是对议员,而是对整个香港影响非常深远。”她并不满港府跟足大陆的一套对中小学生洗脑,“法律不是用来推广东西,推广东西不需要订法律,是属于行政。还要在中小学,用大气电波、用发牌箝制你一定要放(国歌),其实它现在就是将学校和电视台作为自己中国国家的宣传机关,这个非常的严重。”

检控者诠释法律对市民不公

公民社会发展资源中心代表杨文俊批评,草案一些字眼很抽象和主观,形容今次草案是令香港进一步大陆化。“没有人能讲出什么是贬损、侮辱、故意,这个很像大陆的寻衅滋事罪或是颠覆国家政权罪等等,没有入罪标准的罪行,可以由检控者诠释法律,对香港市民是完全不公平的。”

新民主同盟区议员谭凯邦则讽刺,港人在压迫下被逼爱一个极权政府,“今日特区政府倒行逆施,用严刑峻法要求我们尊重一个党政一体的国歌法及国歌。所以我们并不认同国歌法,我们认为这是侵犯言论自由及表达自由,所以除非政府撤回或是大幅改动修正内容,否则我们难以支持。”

另外,民主党重申,《国歌条例草案》涉及很多需要主观判断的所谓违法行为,加上有两年检控期限,犹如置于市民头上的刀,加深市民的忧虑,如果当局不改动,民主党不会支持草案。主席胡志伟指,草案将很多权力交付行政机关迫害民众。“行政机关可以随意运用时,这才是它最大危机。我呼吁,市民要正视国歌法衍生的后遗症,带给我们的社会各种箝制,各种可能出现的白色恐怖时,这才是我们最需要紧张的地方。”◇

责任编辑:李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