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绘缤纷记忆——加拿大艺术家TM Glass的花之礼赞

作者:J.H. White

《铁线莲与中国茶壶》,茶壶为Gardiner Ceramic Museum陶瓷博物馆藏品,画幅:60″x60″ (TM Glass/《品位》杂志提供)

  人气: 26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长久以来,鲜花一直是艺术创作中恒久的主题。它是大自然最慷慨的馈赠,是世间所有美好事物的代表和赞颂。无论是欢庆还是怀恋,人们总能从无数种类的鲜花中找到一种来传递自己的心意,仿佛它可以用最美丽的方式来倾吐心声。

可惜鲜花的美很短暂,总是在绚烂绽放后转瞬凋零,空留一地缤纷令人不禁唏嘘。也许是感应到这份缺憾并想给予弥补,艺术家纷纷尝试各种方式来将鲜花永远定格在最美的一刻,这其中加拿大本土艺术家TM Glass无疑是很成功的一位。

艺术之花

做为一位新媒体艺术家,TM Glass无疑是特别的。当其他当代艺术家在艺术创作中越来越追求标新立异,强调视觉刺激与冲击时,这位艺术家却另辟蹊径,选择用当代的科技手段来创作符合古典美术技法和美学理念的作品。幸运的是,这一回归传统艺术的理念正越来越受到其他艺术家和艺术爱好者的认可。TM Glass坦言,选鲜花为作品“主角”,是因为鲜花纯粹的美,而美好的事物应用真挚美好的方式去展现。“鲜花是这个星球上最美丽的东西。数千年来,鲜花一直是爱和和平的象征。做为艺术家,(塑造鲜花)就是我能为这个世界做出的贡献。”

年幼时,TM Glass便对祖母精心打造的花园非常着迷。在成为一名艺术学院的学生后,TM Glass笑着说:“我开始用照相机一点点地创造自己的花园。”从最初只有一台像素为六百万的数码相机,到如今使用上亿像素的相机。在现代技术的帮助下,TM Glass用镜头创造的“花园”变得越来越细腻精致,却也总感觉缺少了些什么。

TM Glass告诉我们:“即使我现在的相机能够捕捉到最精致的细节,却依然永远无法复制出我记忆的那一刻中鲜花的样子。所以我会用电脑数字绘画技术去为鲜花照片增添上我当时的记忆和我对这段记忆的爱。这时这幅作品就会变得拥有了我个人情感的印记。”

也许是爱屋及乌的原因,TM Glass随后在自己的作品中又添加上花瓶这个魅力不亚于主角的配角。从多伦多安省皇家博物馆到加德纳陶瓷博物馆,TM Glass陆续拍摄了其中最珍贵的花瓶藏品。随后又前往英格兰,寻找拍摄那些收藏在皇室家族中的珍贵花瓶。当这些古董花瓶与鲜花交相辉映,出现在TM Glass的作品中时,一股古典艺术品中才拥有的深厚宁静之美油然而生,而这也正是TM Glass一直在艺术上所追求的美好意境。

《玉兰花与美洲古陶罐》,陶罐为Gardiner Ceramic Museum陶瓷博物馆藏品,画幅:60″x60″(TM Glass/《品位》杂志提供)

回归经典

“在过去的六十年到一百年间,艺术家们已经不再去思考艺术品视觉上的深度了。所谓现代艺术的绘画作品变得异常直白乏味,也很少有人在油画布上创作了。”TM Glass遗憾地说。尤其当想要表现鲜花这种色彩纹理精致细腻、内涵情感丰富灵动的“主角”时,那种不追求形态色彩准确,细节刻画到位的现代艺术表现手法就显得愈加苍白无力。即便是看似能百分百还原景物的照相机,在TM Glass看来,如果没有传统的艺术技法做为基础,依然无法满足创作需求。

“照相机只是一个机器,一个可以捕捉影像的机器,但人们用眼睛看到,并收藏在记忆中的画面可能完全是另一回事。在我的照片中,我对光线的运用很类似雕塑家,在光影中寻找着静物的形制之美。”TM Glass解释说,这是选择用电脑数字绘画做为创作补充的原因,但这种新型的绘画技术仅仅是改变了创作的工具,并不意味着艺术创作的基本原理也因此而改变。准确地表现光线、阴影、透视、造型、色彩等,是绘画的基本功,也是鉴定一位正统画家技巧是否精湛高超的标准。好在TM Glass就读艺术学院期间有机会接受传统绘画技艺和美学理念的训练,那段经历至今还可以帮助这位艺术家来判定什么是真正的美。

《郁金香与日本花瓶》,花瓶为Gardiner Ceramic Museum陶瓷博物馆藏品,画幅:60″x60″(TM Glass/《品位》杂志提供)
《银莲花与日本花瓶》, 花瓶为Gardiner Ceramic Museum 陶瓷博物馆藏品,画幅:60″x60″(TM Glass/《品位》杂志提供)

“当人看到美好的事物,他们会立即本能地意识到那是美的。”TM Glass举例说:“对大多数人来说,当他们与自然相联系,就会感到由衷地身心愉悦。也许那是一朵花,一片叶子,一只树上的鸟儿,你都可以与之取得共鸣。这是因为自然创造万物都是依据黄金比例法则,这种法则贯穿在文艺复兴时期的建筑和艺术作品中,甚至早在古埃及和古希腊时期,人们就开始采用了。”

黄金比例法则可以帮助TM Glass解决摄影中很重要的构图问题,也是其作品总能令人感到有种平衡协调之美的原因。此外,TM Glass还常用黑色做为作品的背景色调,这是一种十六至十八世纪荷兰绘画大师们常用的技巧。“他们描绘鲜花时发现,如果采用黑色的背景,鲜花的色彩会更加鲜活亮丽,这是一种非常迷人的呈现色彩的方式。”

除了在创作技法上传承了一些古典技巧,TM Glass在创作精神上也延续了前辈们的全情投入和精益求精,经常花费两三个月的时间来完成一幅作品。在这个过程中,TM Glass将更充沛的情感融入其中,令每一幅作品都焕发出鲜花绽放最绚烂一刻的独特难忘之美。“机器制作的东西并不美,只是价格便宜。”TM Glass说自己赞同英国艺术与工艺美术运动领导人之一威廉.莫里斯的观点。“威廉.莫里斯在工艺美术运动中提倡保存和延用古法来制作艺术品和工艺品,像是手工针织技术,使用古老天然染料的印染技术,还有瓷砖贴画、挂毯、壁纸和木刻版画等等,都在他的拯救下得以保存。现在人们也应该关注这些曾经令我们无比自豪的古老技艺。”TM Glass满怀期待地说。@

──转载自《品位》杂志

(点阅【《品位》杂志】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玉质纯净温润,东汉许慎《说文解字》以“仁义礼智信”比喻“玉”有五德。“玉”在古代所指广泛,举凡水晶、玛瑙等美石都可称为“玉”。但真正的“玉”只有两种:软玉和翡翠。
  • “纵有家财万贯,不如汝瓷一片”汝窑价值千年前早有传说,皇帝钟爱,惹得收藏家热捧。清乾隆皇帝热爱,“乾隆品牌”古文物,就是人间宝物的代号。汝窑是“乾隆品牌”不可或缺的招牌。
  • 十七世纪法兰德斯女画家克拉拉.琵特斯在这些精密描绘的反光面上,画家巧妙、几乎不着痕迹地留下了许多小小自画像,就如同低调的签名落款一般。对观众而言,则是“找找看”的游戏!
  • 近年来,古典写实与当代写实艺术正蔚然复兴,16年前创办于美国的“艺术复兴中心”(Art Renewal Center®,简称ARC),而今已成为集结全球艺术界同好的权威平台。近日,就写实艺术创作、教育以及很多读者关心的艺术品收藏投资的话题,该中心首席运营官卡拉‧莱桑德拉‧罗斯(Kara Lysandra Ross)接受了大纪元的书面采访。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