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蚕食香港 加拿大再次成港人向往目标 

加拿大国庆日,在首都渥太华,成千上万的人赶到国会山庆祝。(Pam McLennan/大纪元)

人气: 2437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9年01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行综合报导)二十多年前,香港人因主权将移交中共而大量移民,加拿大当时是他们的首选地之一。现在,香港看似又现移民潮,加拿大还是香港人的最爱。

香港中文大学亚太研究所今年1月初发表的一项民调结果显示,34%的受访市民打算移民。18岁至30岁的市民中有51%表示打算移民,他们将加拿大列为最理想的移民目的地。

据《环球邮报》报导,卑诗大学香港校友会会长何先生(Eugene Ho)近日在校友会为有需要人士举办的返回加拿大须知的说明会上说,“人们正在重新考虑是否留在香港。”

出于对未来的担心与不安,1997年香港主权移交中国之前,香港爆发了一轮持续5年多的移民潮,至少50万名港人移居海外,很多港人移民到加拿大。后来,为了找到好工作,很多移民回流香港,香港现有超过30万居民持加拿大护照。

2014年,香港发生了要求民主普选的“占中”及“雨伞运动”,特区政府的应对方式,使很多人对中共干预香港民主系统的手法感到恐惧。当年申请移民加拿大的申请数量飙升至1,481件,而之前的近20年,每年申请数量都是几百件。

2015年的申请数量有所回落,但2016年从香港移民加拿大的人数,几乎比2015年翻了一倍。香港中文大学的最新民调显示,不但打算移民的受访者比例继续上升,开始为移民做准备的人数(占16.2%)也上升了。

重新回流

现住香港的那30万持加拿大护照的居民不需要申请移民加拿大,他们中的很多人是从加拿大回流到香港,现在面对再次回流,只不过这次回流的目的地,是他们的第二故乡加拿大。

39岁的格雷瓦尔(Harjeet Grewal)女士出生在香港,讲粤语,香港近年的政治环境变化,以及中共专制不断施加的影响使她感到不安。她对《环球邮报》说:“你必须小心你说的话,我不想长期生活在那种气氛中。”

51岁的卢西(John Luciw)先生还住在香港,他曾是一名嘻哈乐队的成员,还为海外加拿大人设立了一个新闻网站。现在,他想结束侨居香港的生活了。他说:“我甚至不知道我是否还会回来访问(香港)。”

现年45岁的银行家卢先生(Andrew Loo)从香港移民加拿大时才10岁。2001年他回香港后就留在那里工作,结婚生子。现在,当他的3个孩子正面对香港学校系统的竞争激烈时,他想搬回加拿大。

查普曼(Keelan Chapman)先生3年前搬去香港,在那建立了一个加拿大房地产投资中心,帮助亚洲人在加拿大购买房产。他原以为他的客户主要是想在温哥华投资房产的外国人,但后来发现,很多人是购房自住的。

他说:“我在香港的主要客户,是考虑返回加拿大的加拿大人。”

香港吸引力渐失

中共加紧控制香港带来的后果是综合性的,国际民调机构盖洛普(Gallup)去年的年度调查显示,香港的“希望指数”(Hope Index)急挫35分,排在“全球最悲观地区”的第5位。

1994年,1年内就有48,000人从香港移民到加拿大。后来人们的忧虑消失,移民潮方向逆转,1996年至2011年间,有65,000人从加拿大回流香港。

2001年夏天的龙舟节,卢先生和他的女朋友去香港旅游。他发现自己在香港的劳工市场很受欢迎,“我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获得2个工作机会。”他说,当地税低,就业机会充裕,工资可以很高,他也很容易习惯那里的生活。

卢先生在香港结婚,有了3个孩子。他已经是一名成功的银行家,有3个保姆和1个司机。但是,当他的3个孩子开始经历当地学校系统的激烈竞争后,他开始对香港失去信心,想回加拿大了。他说,幼儿上学都要接受面试,“这太荒谬了”。学生和家长面对的压力都很大。

他说,他的很多同龄朋友有年龄相若的孩子,他们都在想同样的事情,就是回加拿大。

2017年,卢先生全家搬回了加拿大,他的大女儿当年10岁,与卢先生当年移民加拿大时的年龄一样。

卢西1999年来到香港,后来当上了AsiaXPAT.com的总经理,这是一个面向外籍人士的新闻和讨论网站。现在他有了2个孩子,香港对他失去了吸引力。他说:“当你在这里生孩子后,生活就会变得很糟糕,生活成本高,没什么合适的事可以做。你可能认为这是一个天堂,但事实并非如此。”

卢西已经卖掉了在香港的公寓,预定了回加拿大的机票 。他希望他的孩子住在一个有后院的房子,而不是一个狭窄的公寓。他说:“我看着他们没有他们应有的童年。作为加拿大人,我可以给予他们这些。”#

责任编辑:岳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