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里根首席苏联顾问:川普和里根的抗共政策(4)

里根的首席苏联顾问,世界政治研究院院长约翰·乐柴斯基(视频截图)

人气: 147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1月21日讯】(希望之声广播电台记者子涵、制作人方伟采访报导)在美国和苏联的冷战结束了近三十年后,最近美国中央情报局的一位亚洲问题高级专家说,中国正在对美国发动一场静悄悄的冷战,并说这场冷战不同于美苏冷战时期的冷战,而是一场真正意义上的冷战。这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会怎么打呢?

希望之声广播电台记者子涵和节目制作人方伟对约翰‧乐柴斯基(John Lenczowski)先生做了深度采访。三十年前青年才俊的他是美国总统里根的首席苏联顾问;现在他是华盛顿DC世界政治研究院院长,也是该研究院的创办人。他分享的故事、经历和他的理解,对于今天美国、中国和世界的情形,有很好的参考价值。本文为访谈整理。

接上文

苏联政治异议人士在美国的作用

政治异议人士的作用非常非常的重要!因为这些从苏联和东欧跑出来的人,这些个知识分子跑到美国来之后,就和美国的公众对话。苏联作家索尔仁尼琴就是其中一位。

索尔仁尼琴来到美国之后,他在美国各地做演讲、写书,来告诉美国人民共产主义的真相。当初他刚跑出来的时候,美国人还没把他当回事儿,因为美国当时有很强的“反反共产主义”的这么一股思潮。结果,说到这儿,美国得感谢法国人,当时是法国的情报界很把他当回事,把他的作品很仔细地做了解读和翻译。因为法国人很重视他,所以他跑到美国来的时候,美国人也就比较重视他,他说的话就比较有人听。最后美国人就真把他当回事儿了。而索尔仁尼琴的文字很厉害,他运用语言的这种艺术和他语言的力量是非常强的,所以打开了美国人的心。

另外一位很有名的异见人士,他的名字叫做布科夫斯基,他当时是一个心理学学生,因为他不认同苏共政权,就被关在古拉格群岛的劳教所里,他三分之一的人生都是在那里度过的。他很有意思,他很懂法律,会用苏联的法律来维护他自己的权利,当时还让苏共政权没法不理睬他的诉求。现在回头看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一种策略。

但不管怎么说,最后苏共还是对布科夫斯基恼了,觉得这个人真是讨厌、真麻烦,后来就把他弄到莫斯科关进了精神病院。其实苏共的精神病院里头关的不是病人,而是囚犯。在我看来我把他们看作囚犯,因为都是非常正常的人关在那里头,然后在那里头让他们吃治精神病的药物,就是把他们脑子搞坏掉,让他们这些异见人士再也没法讲真话或是抵抗政权了。

后来美国政府跟苏联搞了一个叫做囚犯交换的行动,布科夫斯基就有幸获释来到美国。他说卡特虽然对抗共产主义也没有多少招儿,但这件事做得不错,卡特把布科夫斯基请到白宫跟他见面了,给了他认可。布科夫斯基就开始在美国著书立说,到处演讲。他写了一本非常非常棒的书,也写了很多很好的文章。后来到了里根时代,我们就请他帮助我们来催生出苏联的政治变革。

里根政府怎样支持政治异议人士

里根总统当时怎么帮助这些个异议人士?我们给他们认可、给他们道德上的支持,我们请布科夫斯基来白宫、来国务院,我们在那里正式地接待他,让他有了这样一个名声和认可。想想看,今天来自于中国的这些异见人士,他们是不是也应该去白宫?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在那里接见他们?他们的声音是不是也应因此而放大呀?美国公众是不是应该听到他们的声音呢?这是我认为我们的政府要做的。

布科夫斯基后来建立了一个组织叫做“抵抗国际”,这“抵抗国际”就基本上是整合了全世界各地的人权活动家和抵抗共产党的人士,包括中美洲、南部非洲、阿富汗以及东欧地区包括苏联内部的各个加盟共和国,我想可能也包括中国的一个分部。我当时并没有直接跟他们在一起工作,但是我觉得我们的政府应该给了他们一些支持。

所以这些异见人士,就登上自由欧洲电台或美国之音这样的电台,当然了这里很多人他们确实是从那些共产国家跑出来的,这些政治犯,也包括一些早期来的移民,他们认为他们应该为他们的祖国做些事情,为他们的祖国赢得自由,所以他们也加入这方面的工作。

冷战时期美国对苏共使领馆的限制

当时这些异见人士,我觉得他们也会有比较害怕的,有些害怕苏共的报复。但是冷战时期在美国的苏联异见人士,比今天在美国的中国异见人士要更安全。为什么呢?因为当时我们对在美国的苏联使馆官员是有严格限制的。比如说苏联使馆,他的官员不可以跑出25英里,他不能想去哪就去哪,像现在中领馆的官员想去哪就去哪,那不行。所以那时候他们的影响力也是有限的,那时候整个苏联在美国总共就那么两三个领馆,不像现在中领馆到处都是。

而那个时候苏联的学生,不能随便跑到我们的大学里来读书,苏联的科学家不能随便跑到硅谷来上班。

中共吸取苏共经验 拉拢华人社区反美亲共

但是今天你看看,这个前总统奥巴马给400万华人——400万来自于中国大陆的人,发了10年期的签证。那么什么人从中国来到美国?当然了我们不能说每个人都是共产党员、每个人都和政府有关系、每个人都是间谍,多数人是好的。但是这里头有足够多的中共间谍!我所了解的情况是,在美国最起码有5万个为中共收集情报的人,这些人除了收集情报,很可能他们也会在这个地方来恐吓在美国敢讲真话的华人。

冷战结束后,中共政府其实是从苏联那里学到了很多教训,学得很快。今天在美国,中共有5个领事馆和一个大使馆,总共6个他们的盘踞地;中共的外交官到处跑,他们跑到社区里去见人、去建立关系,拿利益诱惑人,或者是威胁人。总之他们就是把华人社区变得亲共,把美国的华人社区变得能够反美亲共。

中共能把这件事情做成,因为他们吸取了当初苏联的经验,甚至美国最反共的这些异见团体,就像东欧当初的这些异见团体、这些民运人士,中共会派出它的人打进去,成为里面讲话声音最大的反对派的人士,然后从里面把水搅混。

华人社区应如何抵挡中使领馆的恐吓和宣传

在华人社区中,知道中共的这些手段和伎俩的人,我认为他们应该出来讲话。他们要把这些话讲清楚,要去见媒体,然后他们的话要成为美国媒体记者报导的一个消息来源。美国的媒体虽然有各种问题,但是美国媒体中还是有一批记者会写这些东西的,可以把它向公众讲清楚。当然,美国政府的反情报工作也有问题,这方面联邦调查局是要加强它的功能的。但是这个国家会有一批记者对这个话题感兴趣,他们会做报导的。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单位就是国会,国会的议员要从这些懂内情的、懂具体情况的华人那里听到这些消息,这里头特别是国会议员的助理,这些助理是这个国家非常非常重要的一帮人,他们对这个国家很有影响的。这帮人常常是大学生,学政治学的,他们很年轻。其实在大学、中学里历史学得不够,他们很多人其实知识是不够的、不太懂的,所以要跟他们讲,把他们讲明白了,这群人他们在影响国会议员做什么决定,所以他们是很重要的一群人。

现在就是这些国会议员和国会助理,他们很多事情是不知道的,所以一定要让他们了解这个中共政权,它伸长的手,在美国社会伸得长长的手臂,到底是怎么回事,要让他们知道,这个中共或者说共产党它的历史是怎么回事、是怎么做事的,要对他们讲清楚。

另外就是写书,谁能出来写这本书,他可以用化名来写,但是写的事情都是真实的,能够把它写清楚的话,就有出版商敢去出版这样的书籍。

真相,是最有用的武器!如果说这些美国华人、这些叫做不同政见者的华人、这些异见领袖,他们愿意出来去赢得国会支持的话,就是国会的某些同情他们的议员,得到他们的认同的话,就非常重要。因为国会议员可以做很多事情,他们可以大声讲话,他们可以给白宫施加压力,他们可以自己召开听证会,他们会把异见人士叫来问非常尖锐的问题,他们也可以把内阁官员叫来问询,他们可以去质询情报部门的官员等等之类的。那么经过这些动作,关于中国的、关于中共的真相,就从这从那都冒出来了。

川普政府正向美国公众更多地讲中共的真相

那么现任的川普特朗普)总统,不管你认为他如何,他在这方面开始讲真相,讲的是比以前的美国总统要讲得多的。川普总统谈到了中共窃取美国的智慧产权、工业机密和国防机密,以及在互联网上进来偷东西,包括其它的各种各样的间谍活动。川普总统大声讲这些话,让很多的美国公众开始意识到这方面的问题。

现在的联邦调查局局长,他就是公开地讲,在美国的大学里头,中共派进来的这个“孔子学院”,它施加的影响很不合适,他说这些“孔子学院”和美国大学的学术自由完全是背道而驰。他们是以一个宣传中心——伪装成研究中国文化和中国语言的这样一个学术中心,但实际上做的是另外一回事,他们是被中共特务机关所控制的,而他们讲的话、做的事情,都是跟中共的算盘是保持一致的。

另外从外交对等性的角度来看,这也是外交不对等。在中国的大学里总共有大概20个美国的文化中心,而美国政府是完全不控制他们的。但是被派到美国来的这些中方的文化中心,都是由中共控制的。所以在这一点上,就叫做外交不对等。

川普像里根一样 重振美国 抵抗威胁

我认为川普和里根,两者有相当大的一个共同性,就是川普总统他对很多事情有很好的直觉,所以他就像里根一样,他做了决定说要重振美国的国防工业、美国的军事力量。而中共这边,它在过去二十年内,其实是启动了这个地球上最大的一个军备投入。但是今天我们在媒体上还是读到说,美国的军费是比十个国家的总和还要多,这种媒体上常常讲的话是完全错误的,是不真实的数据,根本不是这么回事。

举一个例子,比如说在中国的地下存在一个巨大的地下通道网,那么这个通道网它能跑什么样的东西?它能跑大型的卡车,卡车后能拖什么?可以拖一个在路边就可以发射的叫做“移动性洲际导弹”的发射器。中共政权把很多他们的核武库都藏在这些地下通道网里。这通道网有多大我们不知道,最准确的估计是有3,000英里这么长。这些东西都是不是军事投入,都不在中共公布的数据里头。当然也许估计得不准,但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个非常非常大的军事投入。

中共的军队现在在搞超音速导弹,包括反卫星导弹,包括激光武器,他们在2007年就用激光武器打过我们的卫星,能够让我们的卫星失明看不见。他们还在建立一个远洋的海军,同时还在开发中子弹,我可以罗列很多很多他们在设计和开发的武器。

川普总统就决定,现在美国要从昏睡中醒过来了。所以我们的国防政策、国防上的姿态,不仅是要反对恐怖分子,我们同时要对付来自于中共这样的威胁。

当今中国是国家资本主义 蕴含经济危机

如果说川普总统把他的中国政策继续下去的话,我认为会看到和里根总统取得的同样的效果。这个中国和华人的文化,如果有一个自由的土地的话,他在哪里都可以非常成功的。中国人不论住在世界什么地方,他们都是最成功的企业家、最成功的商人,不管在马来西亚、新加坡、菲律宾,还是在美国,不管他们在哪里。像台湾,台湾的经济就非常的蓬勃。

但是在一个共产主义制度下,是不可能有自由企业的,今天的中国其实是一个国家资本主义。中共怎么能让国家资本主义还能玩得通呢?就是因为它不需要在科技的研发上投入钱,它基本上把这些偷过来就好了。他们偷了大量西方的科技,然后运用在这些国营企业上,或者用在假私人企业上,这些企业其实本质上也是政府控制的。这些企业运用起来,然后就雇了很多人让他生产出很多产品、赚了很多的钱,这样才导致中国现在的这个生活水平的往上提升。

生活水平的提高对老百姓当然是好事,但是这个国家资本主义它只能短期内有用,它不可能长期一直有用。为什么呢?因为国家资本主义它所投入的资金、它所做的投资决定,是根据它的政治目的,不是完全根据经济的标准来做的。所以这个时候资金就会滥用,会有不良贷款,这个贷款放出去就没有按照经济规律去计算成本,最后造成很多的坏帐,那么在未来的某一个时间点,这个经济泡沫就会破掉。这种国家资本主义往下走,未来它蕴含的是经济危机。

从最基本的角度来看,一个正常的经济它依靠的是自由企业,它是真正的财富的产生,它是财富的有机的成长,所有这些是不靠偷人家的东西来完成的,这才是一个正常的经济。但是今天在中国的这个系统,他完全依靠就是盗取,偷来外国的科技,原样把它运用起来。中国的繁荣是建立在这样偷来的、移植来的科技上面的。中国要有一个真正好的经济,就必须有真正的法治、真正的自由和人民的人权,那么在这个基础上真正的中国经济才能建立起来。

以往美国政府最大的战略错误:最惠国待遇让中共养肥

中共给美国巨大的一个威胁,也许不是5年,但是在10年、15年、20年之后,这个现象就会发生。中共可能试图不战而赢,它可以通过军事讹诈,可以通过腐败,可收买别人,包括收买美国的企业。那么在政治这一点上,可以说中共是成功的,整个美国的商界已经被中共中性化了。这个中性化的意思,就是说变成中共的朋友,替中共说话,它让整个商界站在中共一边替它说话。这一点是苏联克林姆林宫当时做梦都想不到它能做得成的。

中共怎么能够收买和争取美国的商界,怎么做到的呢?

首先就是给这些商家卖一个梦想,说你生产的这个东西可以有13亿人买。当然这件事情是不可能的,因为中国的市场很多地方是不可能随便进去的。另外就是中共会让农村的农民进城来打工,给他们非常非常低的工资,能让美国在中国的企业用很低的劳动成本,生产出来的东西转过头来再卖回到美国的市场来。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会让很多人赚钱。而且美国给了中国最惠国待遇,这个外交的永久性的最惠国待遇,让中国的产品可以不受限制地卖到美国市场上来。这是以前的美国政府所做的最大的一个战略错误。#(待续)

(转载自希望之声广播电台)

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9-01-22 1:0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