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评论:中共腐败随“一带一路”一同输出

图为“一带一路”示意图。(大纪元资料室)
人气: 2778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1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高杉编译报导)有专家评论说,中共一带一路”项目多年来的运作情况显示,伴随着巨额资金项目,猖獗的腐败也被一同输出。不充分的执法和糟糕的商业手法正在将“一带一路”变成一条全球“麻烦之带、丑闻之路”。

据“战略国际研究中心”网站报导,中共“一带一路”的项目再次陷入行贿受赂丑闻,成为媒体报导焦点。《华尔街日报》报导,中共官员同意帮助救助“一马基金”(1Malaysia Development Berhad),也就是被称为1MDB的马来西亚国家发展基金,但条件是抬高基础设施项目成本。

目前该事情仍在进一步发展中:马来西亚官方已经宣布将对此展开调查。马来西亚前总理纳吉布·拉扎克(Najib Razak)被指控对1MDB基金贪污受贿。他本人则否认对他的指控。

该中心专家乔纳森·希尔曼(Jonathan E. Hillman)对此评论说,北京方面否认了这一报导,但无可否认的是,中共“一带一路”项目缺乏透明度。该项目本身被设计为不透明的,并限制外部审查,以期使中共企业在高风险市场地区拥有优势,并允许中共政府利用大型项目对当地政府施加政治影响。

中共在2011年通过了一项涉外贿赂法,但在执行方面却几乎没有采取任何行动。透明国际(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对15个新兴市场的100家企业进行的调查显示,中共企业是最不透明的企业之一。

随着中共企业更深入地进入新兴市场,不充分的执法和糟糕的商业手法正在将“一带一路”变成一条全球“麻烦之带、丑闻之路”。世界银行(World Bank)和其它多边开发银行已经以欺诈和腐败为由,禁止一长串中共企业同世行和其它多边开发银行合作,指控中涵盖了从夸大成本到行贿等各种问题。

想想中共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CCCC)的例子,该公司是“一带一路”项目中最活跃的公司之一。2009年,世界银行以菲律宾一项高速公路合同涉嫌欺诈性投标为由,禁止该公司进入菲律宾市场长达8年之久。中共消费者委员会当时否认了这一指控。去年,它的子公司,中共港湾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又被孟加拉国政府部长公开指控在一项建设项目中向一名孟加拉国官员行贿。CCCC则在彭博社的采访中否认这些指控。

在被世界银行和其它多边开发银行拒之门外之后,中共企业仍可以打电话回国寻求支持。自本世纪初以来,中共政策性银行的规模已经翻了一番,中共对发展中国家的贷款规模现在已超过西方支持的主要多边开发银行。

但腐败指控不断增加,部分原因是中共作为最大的贷款方的做法不透明。一般都是在选定承包商后项目才被对外公布,而贷款条款也很少被公布。正如中共进出口银行(China Ex-Im Bank)前行长在2007年所说的,“我们有句俗话:水太清,钓不到鱼。”

在同“一带一路”项目有联系的八十多个国家中,许多国家的腐败现象非常普遍和严重。在这些参与其中的经济体中,信用评级的平均值是垃圾级,因此其它国际贷款机构不会参与。中共建筑企业却能从中受益,是因为它们愿意承担其它企业不愿承担的风险,这些企业得到了国家融资的支持,而且往往是国有企业。他们也知道,如果形势变得严峻,北京可以代表他们进行政治干预。

同时,中共在贷款资金到账之前很早就会施加政治影响。例如,近年来,中共对当地基础设施贷款的许诺已经促使菲律宾和柬埔寨重新评估与美国的军事或外交关系。

不透明地处理交易中巨额资金的做法,为政治杠杆提供了更多的机会。例如,在某位身居高位的“朋友”同意提高某项目的成本后,中共政府可以把一部分资金转送给他个人。根据《纽约时报》的一项调查,在斯里兰卡,中共的建筑项目投资,据称一部分被马欣达·拉贾帕克萨(Mahinda Rajapaksa)用于连任竞选。但拉贾帕克萨最终未能赢得竞选。他本人否认了这些指控。

进行幕后交易的本身就可能成为政治操纵的把柄,因为参与的任何一方都可能提出更多要求,并威胁揭发对方。但是北京方面却有更明显的优势和更强硬的手段:虽然中共官员并不能完全避免受到声誉风险的影响,但是他们并不像贷款资金接受国的许多领导人那样会面临民主选举。中共官员也有更多的强硬手段可选择。

北京“一带一路”项目在实施过程中“无视道德及商业规范”的做法可能看起来很聪明和实效,但实际上却是有很大风险和短视的。如果由于政治或腐败原因,项目选择不当,而且没有产生足够的回报,接受者将很难偿还贷款。而丑闻揭示了这些幕后交易的真正受益者后,当地公众的怨恨也会爆发。正如马来西亚的1MDB丑闻所显示的那样,中共的声誉必然受到影响。

面临谋求连任的亚洲领导人都会注意到,纳吉布曾抓住了“一带一路”作为救命稻草,但实际上它却变成了自己的绞索。去年在全国大选中击败纳吉布的马哈蒂尔(Mahathir Mohamad),就把这个问题作为竞选的中心议题,并赢得大选。就任后,他又对此展开调查,并宣布取消了几个同中共合作的项目。

同时,在中共官员提高其透明度标准之前,国际社会应该为中共的贷款提供更好的替代方案,并说明通过不透明方法获得基础设施建设资金的危险。受援国的领导人应要求中共提高透明度,否则就有可能被“一带一路”的污名浑水淹没。#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9-01-22 4:5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