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山西数百学生学籍“失踪” 折射教育乱象

图为2018年6月,陕西西安考生走出中考考场。据统计,2018年,西安共有中考考生77000余人,普通高中录取率约为65.9%。(大纪元资料室)

人气: 264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1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新安报导)日前,山西晋城的逾百名在校高中生无学籍事件被曝光,该事件折射了中共治下的教育乱象。教育产业化中,学籍成为学校等教育部门敛财牟利的工具。

1月22日,陆媒报导“山西晋城逾百名学生无法参加高考,临近高三发现学籍竟然‘失踪’”,并在短时间内上了微博热搜。

据报导,学生家长反映,晋城凤兰学校仅高二年级就有近400名学生因没有学籍,明年毕业无法拿到毕业证。还有读高三的学生说,报名参加会考,要填写学籍号时才发现自己没有学籍。

公开资料显示,凤兰学校创建于1999年,是经市教育局批准的全日制民办学校。在当地,凤兰学校的中考录取分数相对较低。

家长刘先生表示,这个学校(凤兰学校)就不说分数线,只要你来就收。当时招生的时候,学校的意思是说学籍什么的都能给你们办,所以儿子才去这个学校念书的。

凤兰学校的一名学生在网上跟帖表示,这件事搁置半年多了,现在突然被爆出来。像这种类似的学校有很多学生没有学籍,教育局也不管,学校和教育局两边踢,让家长们团团转,到最后不了了之。

他说:“声明一下,我达到补招线了,但学籍在其它学校,来这个学校报名的时候学校招生的人和我们讲‘只要你交钱,我们就能给你转回学籍’。”

他表示,“学校从高一就一直说在办学籍,到了高二末会考前才跟我们说没有学籍了,也不让我们和家长说,让学生签字以非本校的社会青年身份考试。”

对此,山西晋城市教育局的回应是,涉事的凤兰学校采用虚假宣传等手段违规超计划招生。学生可以用同等学历报名参加普通高考,或转至职业高中就读,毕业后参加普通高考或对口升学考试。但家长们并不同意该解决方案。

网民质疑,教育局是怎么审批学校办学资格的?“这学校招生作假,办学又是咋过审的呢?”“教育部门早知道孩子们没有学籍,不作为,丧尽天良!”

网民“密山哥”表示:“好一句违规招生,就把责任推给学校了。教育局批准这个民办学校招生多少、实际多少上学的,你就不管不问吗?平时管理学籍的教育局不知道实际在校生多少吗?”

当地网民“张欣城果冻”说:“这么多年没听说过凤兰没有学籍,一换教育局局长,要高考报名就报不了了,她敢宣传给学籍,说明她原来是有这个本事的吧!”

中考录取率压到50%左右

据央广网报导,凤兰学校相关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学生没有学籍的情况之前每年都有,每年也都“妥善”解决了。

《中国教育报》报导,近年来,高中学校录取未达到分数线的新生的情况时有发生,最后办不成学籍、毕不了业的现象也经常出现。2016年,广东省湛江市全市约有1900名高一新生被退学。2016年2月,湖南株洲九方双语学校被曝违规招生,高一超过六成的学生无学籍。

有分析认为,因大陆推行九年义务教育,中考成为学生的一次重要分流。除极少数地区外,大部分省市普通高中录取率都压到了50%左右,或低一些或高一些,大致就是这个基准。数据显示,大约55%~60%左右的毕业生能进入高中,余下的学生进入职校技校。

对于求学心切的考生和家长,有的学校就扩招接收,甚至无法解决学籍。

微博用户“苗幺妹儿”说:“我初中毕业去西安城市建设职业学院上了五年制大专,2018年9月份被告知没有学籍,让我退学了,也是‘违规招生’,我去教育局反映,根本不管!我五年的时间白白浪费了。”

山东省威海市网民“洁不掉LEE”说:“我儿子在(山西)朔州市怀仁县六中上学,情况一样。2016年报名承诺保证有学籍。今年高考报名才知道没有。去找学校理论都变成临时工了,没人搭理。学校坑的不是家长的钱,坑的是孩子的未来。”

山东某公立中学的张老师告诉大纪元记者,当地学生上高中和技校的比例大体是6:4。一般都愿意上高中,上不了公办高中的,还有不少私立高中收费高,录取分数线低,但都能建学籍。有家庭条件不好担负不起的学生就选择上技校。

教育部门暗箱操作 买卖学籍

除了不给学生建学籍坑害学生外,张老师告诉记者,学籍在本校、人不在校的情况也有:“学生到好的私立学校去借读,回来参加考试。那得是关系特别硬的,还得教育局长点头(同意)才行。”

据介绍,这种情况下,学生成绩好,私立学校一般能给解决学籍;成绩不好的,学校也不想要。

退休老教师李先生告诉记者,私立学校想多招学生,也想招好学生,方便下一步招生,更容易招高价生,这都是利益驱使。学校每年都招高价生,也给他们办学籍。比如招1000个学生,800个是按分录取;200个是有关系的,有钱的也可以进来。

此外,各地买卖学籍牟利的现象屡见不鲜,被认为是教育界的潜规则。“这都是学校或者教育局暗箱操作。”李先生说。

以有“高考工厂”之称的安徽六安毛坦厂中学为例,据陆媒起底,毛坦厂中学买卖学籍形成产业链,“黄牛”公开招揽高价借读生早已不是秘密。在高价借读费的暴利的催生下,其周边中学向外地学生出售学籍。

而拿到同市学校学籍的学生,就可以到金安中学(毛坦厂中学所办的民营学校)借读,一年后再进入毛坦厂中学就读。

六安南山职业中专学校的邬姓副校长承认,该校确实给借读学生开过学籍。他称这样做是为了“防止家长发生群发性事件,维护社会稳定”。

网民表示:“教育产业化,有什么不能挣钱的!”“教育系统太黑暗了,互相勾结,谋取利益。”#

责任编辑:刘毅

评论
2019-01-24 6:5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