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超级懒人包 一文看懂中共“一带一路”

图为2017年5月13日,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在北京召开,与会国家的国旗在场外升起。(大纪元资料室)
人气: 861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1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萧律生综合报导)中共倡导的“一带一路”不仅未给沿线国家带来利益,还使得那些国家各类风险加剧,遭到很多国家抵制。以下内容方便读者较为全面地了解“一带一路”。

一带一路”是什么?

“一带一路”是习近平于2013年9月和10月,在访问中亚和东南亚时公布。同年11月中共第十八届三中全会将“一带一路”升级为国家战略。2015年2月1日,“一带一路”建设工作领导小组正式成立。首任组长为张高丽,副组长为王沪宁、汪洋、杨晶、杨洁篪。

“一带”是指“丝绸之路经济带”,范围大致是古代丝绸之路一带,主要规划3条从中国出发的、贯穿欧亚大陆的铁路:“经中亚、俄罗斯最后抵达欧洲”,“经中亚、西亚到波斯湾和地中海沿岸国家”,“至东南亚、南亚和印度洋”。“一带”使得新疆成为核心区。

“一路”是指“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最主要可分为2条航道,即“中国到南太平洋”与“中国到印度洋,延伸至欧洲”,连接亚洲、中东、北非以及欧洲。而福建成为“一路”的核心区。

 

一带一路。(By Lommes - Own work, CC BY-SA 4.0,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ndex.php?curid=58884083)
一带一路。(By Lommes – Own work, CC BY-SA 4.0,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ndex.php?curid=58884083)

香港则是集资融资的平台。

“一带一路”计划与旧丝绸之路附近的国家,包含东盟12国、南亚8国、西亚18国、中亚5国、独联体7国和中东欧16国总共66个国家和地区,进行庞大的基础建设投资,即建设铁路、公路、机场等大型项目。

截至2017年5月,已有68个国家和国际组织与中共签署了“一带一路”合作协定。也就是说,中国每年将投资1500亿美元于68个签署国。

至于该计划的资金来源,2013年,中国国家开发银行计划为此所涉及的超过900个项目准备8,900亿美元以上的资金;还包括拥有500亿美元的丝绸之路发展基金和拥有1000亿美元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

“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于2017年5月14日在京举行,这是中共举办的最大规模和最高级别的国际会议。另外,中共计划2019年主办第二届国际合作高峰论坛。

“一带一路”的目的 遭谴责

中共官方称,“一带一路”的目的是希望解决中国过剩产能的市场、资源的获取、战略纵深的开拓和国家安全的强化及贸易主导这几个重要的战略问题。

在香港的中国经济学者张炜曾表示,此希望是“一厢情愿”:中国本身贫困人口很多,向投资环境恶劣的贫穷和动荡地区投资不可能有效解决中国产能过剩的问题,却会浪费中国的宝贵资源。

美国官方“海外私人投资公司”主席、首席执行官沃什伯恩曾指出,“一带一路”并非帮助那些国家,只是在掠夺他们的资产。中共通过对他国基础设施的投资,有目的性地使受援国背上债务,然后设法得到他们的“稀土、矿产等,作为借款的抵押物” 。

西方国家还指责,“一带一路”是一种“具有中共特色的帝国主义”,中共企图借助在60多个国家建设全球运输和贸易联通网路,提升中共在国际舞台的影响力。

无国界社运称,“一带一路”意图将中共推上区域性领导地位,甚至超越区域的领导地位,取代美国的位置。

“一带一路”带来的风险

无国界社运表示,由于“一带一路”穿过一些世界上最动荡的地区,滋生的问题,包括恐怖主义、内战、边界冲突等,将迫使香港介入其中,增加了香港受恐怖主义袭击的风险。

美国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2018年发表报告,披露“一带一路”实际推动的是低质量发展,给全球带来地缘政治、商业、国家治理和军事等各方面风险;中共还将试图邀请西方投资者加入,转移一些融资风险。

政治风险上,中国企业与本身存在高度腐败问题的外国政府勾结,换取支持与授权,加剧这些国家的腐败程度。例如,为了项目得到支持,中国公司曾向菲律宾政府官员行贿。

人权方面,由于中共本身就迫害人权,其保护的是那些威权领导者的利益。如马尔代夫,2018年2月,马尔代夫总统亚明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并将一些法官和反对党政治人物投入监狱,中共对亚明的做法表示支持。

再如,2018年以来中共又大力倡导“数字丝绸之路”,建设通信网络,《经济学人》情报部说中共可能使用这些网络对其它国家施压或进行电子监控;将降低生产成本(包括支付较低的工资)的模式植入,使得当地工人除了工资低下,工作条件亦非常恶劣。

 

“一带一路”的风险 例子
 恐怖主义袭击的风险  香港
 政治风险  中国公司曾向菲律宾政府官员行贿
 人权风险  马尔代夫将一些法官和反对党政治人物投入监狱
 环境风险  推动了合作国污染密集型的发电形式
 债务风险  巴基斯坦、吉布提、马尔代夫、老挝、蒙古国、黑山、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陷入“主权债务”风险
 文化风险  造成当地社区居民被逼迁及文化被破坏
 军事风险  吉布提建造一个商业港口后,又建立了军事基地
 商业标准风险  创建与“一带一路”相关的新法律架构

 

环境上,造成当地自然资源的枯竭、污染。中共在“一带一路”项目的遮盖下向合作国出口煤燃发电厂,推动了合作国污染密集型的发电形式。

债务上,导致参与国有更多的债务负担。中共通过制造债务陷阱,让这些国家对其形成依赖,从而使中共能够在这些地区获得持久的外交制衡力。如,中共成功地让还不起债务的斯里兰卡向中共转让汉班托塔战略港口经营权;再如希腊,在中共对希腊进行大笔投资后,希腊便无视中共的人权劣迹,2017年甚至阻止欧盟谴责中共的人权记录等。

华盛顿智库“全球发展中心”2018年3月4日发布的一份新研究报告指出,“一带一路”项目导致其中8个国家(巴基斯坦、吉布提、马尔代夫、老挝、蒙古国、黑山、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陷入“主权债务”的风险。而吉布提、马尔代夫或巴基斯坦的偿债危机将给美国及其盟国和伙伴带来尤其严重的地缘政治后果。

文化上,投资者很少与当地社区就投资和开发项目的影响进行协商,往往造成当地社区居民被逼迁及文化被破坏。

军事风险上,“一带一路”建造的军民两用设施将进一步提升中共军队在全球行动的能力。这将给美国及其盟友和伙伴在印度洋地区以及其它地区的行动带来新的风险。例如,中共在吉布提建造一个商业港口后,又建立了军事基地;中共驻吉布提军事基地的人员经常用强力激光瞄准同在吉布提或附近飞行的美国飞机,造成美国飞行员眼睛受伤。

国际商业标准上,中共竞相在亚洲、中东、非洲和欧洲资助及开展基础设施项目,其行为有时偏离现有的商业标准,开始创建与“一带一路”相关的新法律架构,将给国际商业标准带来压力。

“一带一路”被抵制

美国专家曾披露,中共企图将“一带一路倡议”的英文写法从“One Belt, One Road Initiative”更改为“Belt and Road Initiative”,以使其更适合支持北京推动全球霸权的战略信息。但这一企图却被美国军方识破,并下令各机构不配合中共,不使用其更改后的名字。

实际上除了美国,“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早已加入抵制行列。

2014年,缅甸叫停了36亿美元的大坝项目。

2017年11月,巴基斯坦拒绝中共对迪阿莫-巴沙大坝工程的资助。

几乎在同一时候,尼泊尔决定停止由葛洲坝集团负责的25亿美元的布达甘达基水电站。

2018年2月BBC报导称,斯里兰卡发现自己身陷债务问题,要卖掉港口,表示拒绝中共投资炼油厂。

2018年4月,在北京参加第五次中印战略经济对话的“印度国家转型委员会”副主席库马尔(Rajiv Kumar)重申了印度政府拒绝参与中共“一带一路”倡议的立场。

 

抵制“一带一路”
 缅甸叫停36亿项目
 巴基斯坦拒绝建坝资助
 尼泊尔停止建水电站
 斯里兰卡拒绝投资炼油厂
 印度拒绝参与
 马来西亚取消投资计划
 塞拉利昂(狮子山共和国)取消机场建设项目
 德国、法国、英国等代表拒绝签署2017年“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中与贸易相关的文件
 美国及其盟友寻求“替代方案”

 

2018年8月,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蒂尔在访问中国期间,宣布暂时取消马国东海岸铁路以及其它在前政府任内开放的中共“一带一路”投资计划。有中国学者对此指出,一带一路计划虽然“可圈可点”,但应该降温,不宜过多宣传。

马来西亚经济事务部长1月26日表示,大马将取消由中共国企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承包的耗资200亿美元的东海岸铁路项目(ECRL,简称东铁)。

2018年10月10日,塞拉利昂(狮子山共和国)政府宣布取消一个中共资助4亿美元的机场建设项目,并终止这个计划的所有合同。巴基斯坦也因过度向中共举债、拓展“大白象”建设项目而深陷债务危机,不得不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求援。

对于西方大国来说,对中共的“一带一路”更是持有怀疑态度。2017年中共举行的“一带一路”高峰论坛,德国、法国、英国等代表拒绝签署会议中与贸易相关的文件。

美国及其盟友已开始寻求反制策略,美、日、澳、印开始恢复四国安全对话,以及寻求一个可替代中共“一带一路”基础建设投资的“替代方案”。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9-01-26 11:3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