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的残暴酷刑手段 毒打人致瞎

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失明案例(1) 

他们遭中共警察毒打,或眼球被打出来,或眼睛被打瞎:(从左至右)李淑花(离世)、王海燕、姜洪禄。(大纪元合成图)
人气: 276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1月28日讯】辽宁省本溪吴俊阳被打得遍体鳞伤,不省人事,停放在医院的走廊里,无人管,双目已失明,悲惨离世,走前发出三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广州市优秀服装设计师王海燕,被五六个警察绑架,遭毒打致昏,视神经等受伤,被关进看守所四个月不给治疗,致使右眼失明,完全毁容。

吉林省榆树市李淑花,被一群警察刑讯逼供,一个警察猛击她的眼睛,她发出撕心裂肺地惨叫,昏死过去,她的眼球被打出来⋯⋯

1999年7月中共对法轮功发动了灭绝人性的迫害。在江泽民的“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打死算自杀”等指令下,中共人员使用一切凶残手段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强逼他们放弃修炼,其中令人发指的手段是把法轮功学员迫害失明。

本系列文章意在曝光中共利用毒打、酷刑、药物、异物、冤狱、活摘器官等手段残害法轮功学员的眼睛,导致他们失明,甚至失去生命。

本篇将揭示中共通过毒打把法轮功学员的眼睛打瞎、眼球打脱落的残暴行径。

离世前 被迫害失明的双眼流下泪水

吴俊阳,辽宁省本溪市法轮功学员,2004年9月18日半夜被绑架,在本溪看守所被酷刑折磨、毒打。同年11月16日晚5时,被打得遍体鳞伤、不省人事的吴俊阳被警察劫持到市中心医院。待家属赶到时,只见吴俊阳被停放在走廊里,警察已溜走。

吴俊阳

吴俊阳双眼瘀血、用微弱的声音告诉家属他是被打伤的,要求回家。那时他已双目失明,左半身不能动,左手大拇指紧紧握在手心里掰不开,左胳膊僵硬,左胸肿胀,左小腿外侧肿起拳头大的脓包,一条腿膝部溃烂,双脚红肿,两肋青紫,双腿内侧紫青,尾骨部位乌黑,小便黑紫,舌苔发白,舌头溃烂,处于昏迷状态,大小便失禁,昏迷时还发出难受的“哼哼”声。

醒来后,他断断续续地诉说他在56天里所遭受的折磨,每说一个字都要费很大力气。

2004年11月27日凌晨1点,回家仅十天的吴俊阳含冤离世,年仅30岁。临走时,他发出三声撕心裂肺的惨叫,那双虽看不见却闭不上的双眼,从眼角处流下了泪水。

遭毒打 右眼失明毁容

广州市王海燕是位优秀的服装设计师,2002年6月13日下午,遭农林下路派出所警察和“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人员五六人绑架,被毒打致重伤昏迷。

经抢救苏醒后,她身心遭受巨大的创伤,出现暂时性失忆,眼睛球壁组织和视神经受伤,脑部多处瘀伤,左耳膜受伤,一只耳朵失聪,全身青红紫绿、血迹斑斑,多处软组织挫伤。

医生们建议让她即刻办理住院手续,警察反而将她劫进东山看守所非法关押近四个月。由于得不到及时治疗,她伤情恶化,每天头痛、眼痛,全身经常痛得抽筋、彻夜不眠,最终造成右眼失明完全毁容,左眼视力直线下降。

左图:2002年以前的王海燕;右图:现在的王海燕。(明慧网)

眼球被打出来 她被窒息而死

李淑花(明慧网)

李淑花,吉林省榆树市法轮功学员,温柔贤惠,孝敬公婆,是邻里公认的好人。2003年9月24日,被当地警察绑架。一群警察为逼迫她说出法轮功真相资料的来源,对她动用酷刑,用塑料袋套住头,用大针扎手指尖、胳膊、后背、前胸,她痛得大声惨叫。

一警察看她仍不开口,疯狂地猛击她的眼睛,把她的眼球打出来。李淑花撕心裂肺地惨叫,昏了过去。因无法向家属及社会交待,“上级”经研究决定,杀人灭口:唆使死刑犯将其杀害。

中共酷刑演示:塑料袋套头。(明慧网)

李淑花被死刑犯用黑塑料袋套头窒息而亡,年仅32岁,身后留下两个年幼的孩子。

她的丈夫杨占久是法轮功学员,当时正被关押,后被非法判刑七年,在四平石岭监狱被迫害致残;她的母亲崔占云后来被洗脑班迫害致死。

眼球被推回眼眶 老人被毒打致死

刘玉凤(明慧网)

刘玉凤,山东省威海市法轮功学员,1999年12月,进京为法轮功讨公道,在天安门广场被文登区驻京办事处负责截访的李英林搜身抢劫、殴打,李英林一拳把老人的眼球打出去四五公分远,刘玉凤用手把眼球送回了眼眶内(注:法轮功的超常,刘玉凤的眼睛很快恢复了健康)。

2000年7月18日,刘玉凤因参加回龙山集体炼功被非法拘留;第六天,即7月23日,被毒打致死,终年64岁。

刘玉凤被毒打致死不久,他的家乡草庙子一带爆发瘟疫;积极参与回龙山迫害事件的文登区王照光,于2006年5月5日在茅厕里离奇死去;当时的文登公安局局长徐海峰在退休后不久,于2010年4月暴死于车祸,死相凄惨,头差点被车玻璃切掉。

被踢昏死 两个眼球被踢出去

姜洪禄(明慧网)

姜洪禄(姜洪录),黑龙江省密山市法轮功学员,2002年2月12日(大年初一),上街向人们讲讲法轮功真相,被警察孟庆启开枪打断左腿膝盖下部V型骨。孟庆启、杜永山跑到他跟前,对准他的头部猛踢,当即就把他的两个眼珠踢出来,头、脸严重变形,头部被打开一个二寸长的口子。

姜洪禄被踢得昏死过去,流了很多血。警察把他拉到医院,让医生把他的两个眼睛按回去,再连床垫加被把他蒙上拉回看守所,不给治疗,不让家属探视。

两个警察每次非法提审时都酷刑折磨他,用皮管子抽,往鼻子里灌芥末油等。9个月后姜洪禄的身体还颤抖。最终,密山法院诬判姜洪禄十四年。(注:通过修炼,姜洪禄的身体又恢复了健康)

眼珠要掉出来似疼痛难忍 左眼受重创失明

张春郁(张春宇),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阿城区法轮功学员,多次遭绑架。两次被非法劳教,尤其是万家劳教所的多种酷刑迫害使她身心受到极大摧残:遭毒打、“上大挂”,铁椅子七天八宿,蹲方砖……

一次,警察赵余庆抡圆了胳膊打她嘴巴子,正打在她的左眼上,张春郁顿觉眼冒金花,眼珠要掉出来似疼痛难忍,左眼青肿了很长时间,之后彻底失明。

左眼被打失明的法轮功学员张春郁。(明慧网)

打手:“不就眼睛瞎了吗?还没死呢!”

孙长立(孙长利,孙长丽),女,辽宁省抚顺市新宾县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吴家堡教养院,遭酷刑逼迫“转化”(即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法轮功“真、善、忍”的信仰)。

2001年12月下旬的一天晚上,吴伟(大队长)找来二十几个打手,对她毒打、折磨。从晚上七点折磨到半夜。孙长立昏死过去四五次,打手就掐人中,把她掐醒过来后接着打。

孙长立的脸被打变形,双眼被打瞎。打手们还幸灾乐祸:“不就眼睛(打)瞎了吗?还没(打)死呢!”

吴伟和打手们还威胁孙长立:“不准说眼睛是被打瞎的,出去也不准说,就说是自己跌瞎的,否则整死你!”

遭毒打致瞎的更多实例

张玉华,曾被非法关押四次。2003年7月17(黄历),四川遂宁国保大队警察翻墙入室,对她非法抄家,凶残殴打,被打得眼前一片漆黑,后遭刑讯逼供24小时,被劫持到收教所遭暴打致左眼失明,膝关节结核,全身浮肿。

张玉华多次为此申诉,无果,于2009年8月13日含冤离世,终年63岁。

张玉华(明慧网)

张新子,湖北省浠水县法轮功学员,有多年驾驶经历,视力极佳。2010年8月,被绑架,在浠水看守所,遭刑讯逼供,眼睛几近失明,并落下全身麻木、无知觉的病根,之后被非法劳教一年,未到期又接着被非法判刑七年。其九旬高龄的母亲因想念儿子哭瞎了双眼,2017年1月含悲离世。

翟淑珍,辽宁省铁岭市昌图县法轮功学员,2002年2月3日晚,因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村里雇来监视法轮功学员的高国义等人举报。金家镇派出所副所长等开着警车追赶她,用铁棍、木棒将她毒打致昏死,左侧肋骨被打折四根。后来她脑袋剧烈疼痛,双目失明,于2006年2月19日含冤离世。

2004年春,举报她的高国义遭恶报,遇意外事故受重伤,一只眼睛失明

江保明(姜宝明),男,吉林松原市长山镇法轮功学员,2001年元旦,与妻子、女儿上天安门为法轮功讨公道,被天安门警察非法抓捕。江保明的右眼被警察用警棍打得流血不止,三四天后才不再出血,然后一直流清水一个月,最后完全失明。

彭银凤,女,广东省广州新港开发区法轮功学员,2014年3月8日,当时已60多岁的彭女士因向人们讲真相,被抓进黄浦区洗脑班迫害。期间,被打得不能行走,双眼被打瞎,其中一只眼球被打得脱落出来。

聂春玲,河北省廊坊市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18次,多次死里逃生。2000年元旦,她进京为法轮功鸣冤,遭绑架和毒打。一女警抡起胶皮棍照她的头拼命打,当时头上就肿起四个拳头大小的包。突然女警一棍子打到她左眼上,她感觉眼珠子要流出来,用手捂住,把眼球推回眼窝,满身满手都是血。警察吓得把胶皮棍扔到地上,把她关进监室。

她绝食四天,被无条件释放;回家后,过后通过炼功,眼睛恢复了正常,再次彰显法轮功的神奇和超常。

张玉春,女,在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被吸毒犯用手背毒打眼睛致瞎;

蔡长珍,女,在湖北武汉额头湾洗脑班,被警察狠击头部、太阳穴等,导致双眼红肿、充血、发炎、失明;

左福生,男,在福建省福清监狱,因不“转化”被打成重伤,左眼被打失明,重伤之后还被吊铐六个小时;

陈曼平,女,被北京西城区警察一拳狠狠打在眼睛上致其失明;

范秀芹,女,山东冠县人,被警察拷打八小时,被打瞎双眼;

王玉兰,女,山西晋城市人,当年62岁,被北京警察毒打得眼睛出血、双目失明、遍体鳞伤……

资料来源:明慧网

文字整理:李洁思,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9-01-28 8:2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