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共产主义黑皮书》第二部分 革命、内战和恐怖(31)

《共产主义黑皮书》:游击队与解放阵线

作者:

雷米‧考夫(Rémi Kauffer)

大纪元获得授权翻译、发行《共产主义黑皮书》中文版。(大纪元制图)

人气: 41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1月31日讯】因此,“莫斯科之手”并非无所不在。但它在支持某些中东恐怖组织方面扮演了活跃的角色。苏联认为,那些巴勒斯坦组织代表了一场可与阿尔及利亚FLN相提并论的民族解放运动。从这一观点出发,苏联迅速出来支持亚西尔.阿拉法特(Yasser Arafat)的巴勒斯坦解放组织(Palestine Liberation Organization,PLO)及其主要组成部分法塔赫(El Fatah)。但KGB还关注另一个巴勒斯坦民族主义组织,即由乔治.哈巴什(George Habash)医生领导的解放巴勒斯坦人民阵线(Popular Front for the Liberation of Palestine,PFLP)。自称是一个激进的马克思主义组织,这个高度结构化的运动对实施恐怖袭击和引人注目的劫持事件,一点也不觉得良心不安。它的首次袭击是1968年7月劫持了以色列航空(El Al)的一架飞机,随后是12月袭击了雅典机场。这些行动于1970年达到高潮,就在侯赛因国王的军队击溃约旦的巴勒斯坦人之前。3架飞机在约旦的扎尔卡(Zarka)被炸毁,包括环球航空(TWA)一架波音飞机、瑞士航空一架DC-8以及英国海外航空(BOAC)一架子爵(Viscount)VC-10。它们在那里被改变航线,乘客遭到囚禁。

PFLP的一名干部纳耶夫.哈瓦特迈赫(Nayef Hawatmeh),对自己所认为的过度暴力的恐怖主义感到担忧,于1970至1971年成立了一个分裂出来的组织,名叫解放巴勒斯坦人民民主阵线(DPFLP)。持续从事了一段时间的恐怖主义活动之后,DPFLP以国际无产阶级和劳动群众的名义宣布放弃暴力,并与更加正统的共产主义路线保持一致,从而原则上成为苏联在巴勒斯坦问题上的主要盟友。然而,情况并非真的如此,因为与此同时克格勃正加紧支持PFLP。哈巴什本人很快就被自己的助手兼行动主任瓦迪.哈达德(Wadi Haddad)架空了。哈达德是一位退休牙医,曾在贝鲁特的美国大学(American University)接受过培训。

哈达德医生是个经验丰富的人。法国特工机构对外安全总局(DGSE)前首脑皮埃尔.马里恩(Pierre Marion)认为,哈达德是现代恐怖主义的真正发明者:“是他设计出它的结构,培训了它的主要实践者;是他完善了招募和训练方法,是他改进了策略和技术。”1973年末和1974年初,他脱离PFLP,建立了自己的组织PFLP-EOC(PFLP外部行动司令部)。该组织完全致力于从事国际恐怖主义活动。而哈巴什的组织则进行其它活动,包括针对以色列军队以及巴勒斯坦难民营合作计划的游击队行动。

苏联克格勃决定支持哈达德的恐怖组织。从1974年4月23日的一则直截了当的信息(文件命名为1071-1/05)中,可明显看出这一点。克格勃的这则信息是写给苏共总书记列昂尼德.勃列日涅夫(Leonid Brezhnev)的:“自1968年以来,国家安全委员会(译者注:克格勃的全称)一直与PFLP政治局委员和PFLP-EOC首脑瓦迪.哈达德秘密接触。去年4月,瓦迪.哈达德会见黎巴嫩地区的克格勃首脑时,私下披露了PFLP颠覆活动与恐怖主义的计划,其要点如下。”

接下来是一份清单,涵盖以色列境内恐怖袭击的目标、计划对以色列领土进行的颠覆行动、对钻石公司和以色列外交官的袭击、对沙特、波斯湾乃至香港的炼油厂和超级油轮的袭击。克格勃报告继续说道:

“哈达德要求我们,帮助他的组织获得某些对于这种颠覆行动不可或缺的特殊材料。尽管与我们合作并要求我们帮助,但哈达德很清楚,原则上我们不赞成恐怖,关于PFLP活动,他没什么可要求我们做的。我们与哈达德之间关系的性质,使我们得以在一定程度上控制PFLP-EOC的活动,对它施加有利于苏联的影响,并利用该组织的武装力量,以适当方式展开积极的行动,如果这些行动符合我们的利益的话。”

撇开含糊其辞不论,结论是显而易见的:只要能够在不被捉住的情况下袭击敌人,原则就算不了什么。该文件传给了苏斯洛夫、尼古拉.波德戈尔内(Nikolai Podgorny)、柯西金和葛罗米柯,于1974年4月26日获得批准。

哈达德最有天赋的学生是一名委内瑞拉年轻人──伊里奇.拉米雷斯-桑切斯(Ilyich Ramirez-Sanchez)。他以卡洛斯(Carlos)的名字更为人所知。他们两人与亚洲恐怖组织日本赤军(JRA)的幸存者合作。该组织的历史很有启发性。JRA创建于上世纪60年代末。当时日本的学生激进主义达到顶峰,毛泽东主义也在传播中。JRA迅速与朝鲜特工取得联系(在整个日本列岛,韩裔社区是相当庞大的)。朝鲜特工向他们的干部下达指令,并带来了JRA所缺乏的武器,但他们无法防止70年代初该组织内部的分裂。这种分裂导致了异议派和正统派之间的血腥冲突。于是,一些干部索性叛逃到朝鲜,在平壤避难,在那里一直从商并充当西方的中介人。另一派系决定进一步将其事务国际化,并与瓦迪.哈达德结盟。由于这个联盟,1972年5月,JRA的3名成员代表PFLP行动,在特拉维夫的卢德(Lod)机场杀害了28人。#(待续)

(编者按:《共产主义黑皮书》依据原始档案资料,系统地详述了共产主义在世界各地制造的“罪行、恐怖和镇压”。本书1997年在法国首度出版后,震撼欧美,被誉为是对“一个世纪以来共产主义专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总结”。大纪元和博大出版社获得本书原著出版方签约授权,翻译和发行中文全译本。大纪元网站率先连载,以飨读者。文章标题为编者所加。)

译者:砺真、言纯均,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9-02-01 10:3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