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迦陵谈诗

作者:叶嘉莹

成都杜甫草堂内景。(Gisling/Wikimedia Commons)

  人气: 192
【字号】    
   标签: tags: , , ,

我以为李杜二家之足以并称千古者,其真正的意义与价值之所在,原来乃正在其充沛之生命与耀目之光彩的一线相同之处,因此李杜二公,遂不仅成为了千古并称的两大诗人,而且更成为了同时并世的一双知己。

如果我们将李杜二家的诗集仔细读过,就会发现李杜二公之交谊,是有着何等亲挚深切的一份知己之情,那正因为惟有自己有充沛之生命的人,才能体察到洋溢于其他对象中的生命,惟有自己能自内心深处焕发出光彩来的人,才能欣赏到其他心灵中的光彩。即使二者并不相同,而这一份生命的共鸣,与光彩的相照,便已具有极强的相互吸引之力了,所以即使是飞扬不羁的太白,当其诗中写到杜甫时,也表现出一份深沉的怀念。如其〈鲁郡东石门送杜二甫〉的“秋波落泗水,海色明徂徕,飞蓬各自远,且尽手中杯”的一片怅惘,〈沙丘城下寄杜甫〉的“鲁酒不可醉,齐歌空复情,思君若汶水,浩荡寄南征”的万种离怀,固已使人深感李杜二公交谊之非浅,而性情深挚的杜甫,当其诗中写到太白时,那一份倾倒赏爱的知己之情,就更加使人感动了。而且我以为千古以来,必当推杜甫为太白惟一之知己,因为太白诗的真正佳处所在,实在并不易为人所知,世之不能赏爱太白的人,固不免目太白之恣纵不羁为浮夸率意,而即使赏爱太白的人,也往往但能赏其飘逸,而不能赏其沉至。其实太白虽然常以其不羁之天才,表现为飞扬高举之一面的飘忽狂想,而在另一方面,太白却也有着不羁之天才所感受到的一份挫伤折辱的寂寞深悲,杜甫就是对太白此两方面都有着深知与深爱的一位知己的友人。因此我愿举出杜甫赋太白的一首小诗略加解说,一则以此证明李杜相轻之说的决不可信,再则借此以窥见李杜二人于外表的相异之下所蕴含的一份生命与心灵上的相通,三则藉杜甫对太白的深知与深爱或者也可使我们对这位天才诗人有较深的了解。但我所要说的,乃是杜甫赠太白诗中最短的一首。现在先把这一首诗钞录出来:

秋来相顾尚飘蓬,未就丹砂愧葛洪,痛饮狂歌空度日,飞扬拔扈为谁雄。(〈赠李白〉)

除了这一首七言绝句的小诗外,杜甫为太白而写的诗篇尚有〈赠李白〉“二年客东都”五古一首,〈与李十二白同寻范十隐居〉“李侯有佳句”五排一首,〈梦李白〉“死别已吞声”及“浮云终日行”五古二首,〈天末怀李白〉“凉风起天末”五律一首,〈寄李十二白〉“昔年有狂客”五排一首,〈不见〉“不见李生久”五律一首,此外在其他诗中提到太白的句子,还有〈饮中八仙歌〉的“李白一斗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之句,〈苏端薛复筵简薛华醉歌〉的“近来海内为长句,汝与山东李白好”之句,〈昔游〉的“昔者与高李,晚登单父台”之句,〈遣怀〉的“忆与高李辈,论交入酒垆”之句,在如此众多的诗篇与诗句之中,以杜甫天才工力之深,及其与太白相知交谊之厚,自然有着不少流传众口的佳句与名篇,而我乃独选取其中最短的一首七绝而说之的缘故,是因为这一首短短的小诗,固正如《杜诗镜铨》引蒋弱六之所评:“是白一生小像,公赠白诗最多,此首最简,而足以尽之。”以太白的天才之恣纵,生活之多彩,要想以寥寥几笔,为之勾勒出一幅速写的小像,其形像之捕捉与素材之选取,当然并不是一件简单容易的事,而杜甫却独能以其另一天才之心灵,轻而易举的只用了短短二十八个字,便做到了这件事。在这首诗中,杜甫不仅淋漓尽致地写出了太白的一份不羁的绝世天才,以及属于此天才诗人所有的一种寂寥落拓的沉哀,更如此亲挚地写出了杜甫对此一天才所怀有的满心倾倒赏爱与深相惋惜的一份知己的情谊。

姑不论李杜之交往及其相互之影响,在历史方面与学术方面的意义与价值如何,即以此属于两大天才之心灵的一段遇合而言,其心弦之相撼拨相触击所发出的音响与光亮,便已足为此荒凉落寞之人世,破除千古之寂寥与千古之黑暗了。(本文仅限网站刊登)

──节录自《迦陵谈诗(四版)》/三民书局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最后接出这句话,而这一个长句不是李后主自由选择的,是这个词的调子,这个音乐,到了这里就该是这么长的句子。长句的节奏跟感情配合得非常好,由花到人,这么短暂、美好的生命就消逝了。
  • 母亲仿佛三春的太阳,照亮孩子,培养他成长,因此孩子对于母亲,再孝顺的回报,也显得微不足道了。
  • 读中国的旧诗,就不能平板地读,而是要按照旧诗的平仄读,而且要学会吟诵,当吟诵得很多很熟的时候,出口就是合乎平仄的句子,很容易就学会了作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