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清词选讲

作者:叶嘉莹

清 邹一桂《桃花紫藤》。(公有领域)

  人气: 82
【字号】    
   标签: tags: , , ,

清朝的词在中国文学历史上,是词这种文学体式的复兴时代。为什么说是词的复兴时代呢?因为从宋朝以后经过了元和明两朝,而元朝兴盛的是曲(如散曲),是杂剧(如王实甫的《西厢记》);明朝兴盛的是传奇,像汤显祖的《牡丹亭》之类。元明两代流行的是散曲、杂剧和传奇。

我在以前的文稿中曾提过词跟诗是不同的,曲子跟词也是不同的(请参看叶撰〈论浙西词派〉一文,见民国八十四年六月份《中国文化》)。词要曲折深隐才是美,而曲子则要写得浅白流畅才是美。词要有言外之意,而曲则是说到哪里就是哪里,不需要有言外之意的联想。关汉卿写过一套曲子,我只念两句给你们听,关汉卿说他自己:“我是蒸不烂、煮不熟、捶不扁、爆不破、响当当一粒铜豌豆。”这是说他自己个性的坚强,这种文学体式是让人这么一说一唱,当下就觉得很好,它不是让你去想它有什么言外的意思。你一念就很痛快,曲子的好处就是明白流畅,能让人读后感到痛快淋漓的就是好的作品。因为元、明两朝曲子流行,所以元、明有些文人就用写曲的办法来写词,他们只是追求写得像曲这样的流畅,什么都说完了,也就失去了词特有的曲折深隐富于言外之意的美学标准。但是到了清朝,词恢复了这种深隐曲折有言外之意的美学标准,所以清朝是词的一个复兴时代,因为它重新找回了词的美学标准。

元朝、明朝文人都写曲,所以词写得不好,为什么到了清朝词又写得好了?清朝怎么会忽然间把词的曲折深隐富于言外之意的特美找回来了?清朝找回了这个词的特美是付上了绝大的代价。是什么代价?是破国亡家的代价!是明朝的灭亡,经过了破国亡家的惨痛,而在新来的外族统治之下,他们有多少的悲哀?有多少的愤慨?而又不能明白的说出来,所以他们才掌握了词的曲折深隐言外之意的美,他们找回来的美学标准是付上了破国亡家的代价。

李雯、吴伟业、王夫之,都是经过了破国亡家,可是对于破国亡家之痛每个人的反应都不一样。有的人是殉国死难了、有的人是投降给外族了、有的人是隐居不出了,他们都有破国亡家的惨痛经验,每个人的反应不同,因此每个人的风格也不同。所以清朝的词是很微妙的,这是非常奇妙的一种现象。(本文仅限网站刊登)

──节录自《清词选讲(二版)》/三民书局

《清词选讲(二版)》书封/三民书局提供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老家在偏僻的山脚边,不是五光十彩的都市,而是天造地设一色绿的山野。小女儿刚回来,第一个最攫引她的便是东边的山,尤其是那高出一切的南北太母,只要是空旷无遮蔽的地方,一定东顾看山。
  • 在元燕南芝菴两百多年后的明世宗嘉靖年间,江南出了一位戏曲大师魏良辅。而历来对于魏良辅和他创发的“水磨调”,除了“昆山腔”是否他创立之外,尚有三个疑点:其一,魏良辅的籍贯到底是豫章、太仓,还是昆山?其二,魏良辅到底是官至山东左布政使的显官,还是兼能医的曲家?其三,魏良辅创发“水磨调”是凭一人之力还是兼取众长?
  • 父亲在那短短的两年中,在他们幼小的心灵中,是种下了怎样深切的师情,以至于到了半世纪后的今天,许多世事都流水般的过去了,无痕迹了,一个乡下老师的两年的感情却是这样恒久,没有被年月冲掉。
  • 男女互为反串,固然有其时代背景和社会因素,但就戏曲的搬演来说,自然还是以“本色”为佳。
  • 每回我家母猫生小猫时,我妈妈总用一个深深的大木桶,拿旧衣服垫得软软的,放在她自己床边,让母猫带着小猫睡在里面,不受一点打扰。
  • 不知谁说的,大学是人生的黄金时代,但到了大三,已是夕阳无限好了。因为过了这个暑假,到了明年骊歌唱罢,出得校门,就前途未卜了。
  • 南戏北剧孕育的温床就是“宋、元”的瓦舍勾栏,而促使之成立发展的推手就是活跃瓦舍勾栏中的乐户和书会。而“宋、元”之所以瓦舍勾栏兴盛,其关键乃在于都城坊市的解体,代之而起的是街市制的建立。
  • “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最后接出这句话,而这一个长句不是李后主自由选择的,是这个词的调子,这个音乐,到了这里就该是这么长的句子。长句的节奏跟感情配合得非常好,由花到人,这么短暂、美好的生命就消逝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