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迦陵谈词

作者:叶嘉莹

Mountain stream in a tropical rain forest. (Photographer: szefei / WONG SZE FEI – Fotolia)

  人气: 38
【字号】    
   标签: tags: , , ,

我以为想要欣赏大晏的词,第一该先认识的就是大晏乃是一个理性的诗人,他的“圆融平静”的风格与他的“富贵显达”的身世,正是一位理性的诗人的“同株异干”的两种成就。诗人的“穷”与“达”,原来并没有什么“文章憎命达”“才命两相妨”的必然性,而大半乃是决定于诗人所禀赋的不同的性格。一般说来,诗人的性格约可大别分为两种:一种是属于成功的类型,而另一种则是属于失败的类型。属于成功的一型,就性格而言,可以目之为“理性的诗人”,而属于失败的一型,则可目之为“纯情的诗人”。《人间词话》之评李后主词云:“词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故生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是后主为人君所短处,亦即为词人所长处。”又说:“主观之诗人不必多阅世,阅世愈浅,则性情愈真。”这一段话,就纯情的诗人而言,是不错的。因为纯情的诗人其感情往往如流水之一泻千里,对一切事物,他们都但以“纯情”去感受,无反省、无节制、无考虑、无计较。“赤子之心”对此种诗人而言,岂止是“不失”而已,在现实的“成败利害”的生活中,他们简直就是个未成熟的“赤子”。此一类型之诗人,李后主自是一位最好的代表。而“破国亡家”也正为此一类型之诗人的典型的下场。“天以百凶成就一词人”,对此一类型的诗人而言,其“百凶”之遭遇,与其“纯情”之作风,也正为“同株异干”的两种必然之结果。至于理性的诗人则不然,他们的感情不似流水,而却似一面平湖,虽然受风时亦复縠绉千叠,投石下亦复盘涡百转,然而却无论如何总也不能使之失去其“含敛静止”“盈盈脉脉”的一份风度。对一切事物,他们都有着思考和明辨,也有着反省和节制。他们已养成了成年人的权衡与操持,然而却仍保有着一颗真情锐感的诗心,此一类型之诗人,自以晏殊为代表。《宋史‧晏殊传》记载云:“仁宗即位,章献明肃太后奉遗诏权听政,宰相丁谓枢密使曹利用各欲独见奏事,无敢决其议者,殊建言群臣奏事太后者,垂帘听之,皆毋得见,议遂定。”又载元昊寇边时“陕西用兵,殊请罢内臣监兵,不以阵图授诸将,使得应敌为攻守,及募弓箭手教之以备战斗,又请出宫中长物助边费,凡他司之领财利者悉罢还度支”。从这些事,我们都可以看出晏殊的明决的理性,他的识见与谋虑,都可说得上是“将相之才”,而绝不仅是一个“长于妇人之手”,未经阅世的“赤子”而已。然而自其词集“珠玉”来看,晏殊又确实是一个资质极高的诗人,由此可知事功方面的成就原无害于一个理性的诗人之为真正的诗人,而“珠玉”一集的价值,也绝不该因其富贵显达的身世而稍有减损。我将“理性”二字加诸于“诗人”之上也许会有人颇不谓然,因为诗歌原该是“缘情”之作,而“情感”与“理性”则又似乎有着釐然迥异的差别。这就一般人而言也许是对的,因为一般人的理性乃但出于一己头脑之思索,但用于人我利害之辨别,此种理性之为狭隘与坚硬,而与感情之格格不能相容,自是显然而且必然的事。然而诗人之理性则有不同于此者,诗人之理性该只是对情感加以节制,和使情感净化升华的一种操持的力量,此种理性不得之于头脑之思索,而得之于对人生之体验与修养。它与情感不但并非相敌对立,而且完全浸润于情感之中,譬若水乳之交融,沆瀣之一气。其发之于心亦原无此彼之异与后先之别。是“理性”既可以与“情感”相成而非尽相反,则诗歌虽为“缘情”之作,而诗人则固可以有“理性之诗人”了。(本文仅限网站刊登)

──节录自《迦陵谈词(三版)》/三民书局

《迦陵谈词(三版)》书封/三民书局提供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老家在偏僻的山脚边,不是五光十彩的都市,而是天造地设一色绿的山野。小女儿刚回来,第一个最攫引她的便是东边的山,尤其是那高出一切的南北太母,只要是空旷无遮蔽的地方,一定东顾看山。
  • 暗律是潜在字里行间的一种默契,藉以沟通作者和读者的感受。不管散文、韵文,不管是诗是词,暗律可以说无所不用。它是因人而异的艺术创造的奥秘,每个作家按照自己的造诣与颖悟来探索这一层奥秘。有的人成就高、有的人成就低。
  • 这位曲家魏良辅是如何的从唱腔改革昆山腔呢?简单说来,他是透过与同道的切磋,广汲博取,融合南北曲唱腔的优点而创发出来的;而这其间更有乐器的改良。
  • 在元燕南芝菴两百多年后的明世宗嘉靖年间,江南出了一位戏曲大师魏良辅。而历来对于魏良辅和他创发的“水磨调”,除了“昆山腔”是否他创立之外,尚有三个疑点:其一,魏良辅的籍贯到底是豫章、太仓,还是昆山?其二,魏良辅到底是官至山东左布政使的显官,还是兼能医的曲家?其三,魏良辅创发“水磨调”是凭一人之力还是兼取众长?
  • 父亲在那短短的两年中,在他们幼小的心灵中,是种下了怎样深切的师情,以至于到了半世纪后的今天,许多世事都流水般的过去了,无痕迹了,一个乡下老师的两年的感情却是这样恒久,没有被年月冲掉。
  • 男女互为反串,固然有其时代背景和社会因素,但就戏曲的搬演来说,自然还是以“本色”为佳。
  • 每回我家母猫生小猫时,我妈妈总用一个深深的大木桶,拿旧衣服垫得软软的,放在她自己床边,让母猫带着小猫睡在里面,不受一点打扰。
  • “妆扮”是戏剧的要素之一。我国自从优孟为孙叔敖衣冠,巫觋为〈九歌〉中的神灵以来,已启戏剧妆扮的先声。戏剧的妆扮,演员的性别和所饰演的人物,不必求其一致﹔也就是男可以扮女妆,女可以扮男妆;这是人所共知的事实。但若考其源起,观其时代风气,那么对于我国古典戏剧的了解,必然有所助益。
  • 不知谁说的,大学是人生的黄金时代,但到了大三,已是夕阳无限好了。因为过了这个暑假,到了明年骊歌唱罢,出得校门,就前途未卜了。
  • 南戏北剧孕育的温床就是“宋、元”的瓦舍勾栏,而促使之成立发展的推手就是活跃瓦舍勾栏中的乐户和书会。而“宋、元”之所以瓦舍勾栏兴盛,其关键乃在于都城坊市的解体,代之而起的是街市制的建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