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卑诗省议会两高官滥用公款内幕

温哥华

2019年1月21日,卑诗省议会议长布莱卡斯终于公布了一份76页的爆炸性报告,历数对议会秘书詹姆斯(Craig James)和警卫官兰斯(Gary Lenz)不当行为的指控。(加通社)

人气: 27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9年01月31日讯】(记者余天白温哥华综合报导)去年11月20日上午,卑诗省议会新巴洛克式的城堡大楼外一片晴朗,游客如织。但议会大楼内,一幕前所未见的剧变景象正在上演:在全体省议员一致投票赞成后,两名西装革履的省议会高级官员在众目睽睽之下,被维多利亚市警方迳直送出了议会大楼。

这两名被当场宣告留薪停职的高官是被称为“省议会CEO”的议会秘书雷格‧詹姆斯(Craig James),和负责安保事宜的议会警卫官盖瑞‧兰斯(Gary Lenz)。而推动这一事变的,则是担任省议会议长的无党派省议员布莱卡斯(Darryl Plecas)。

面对议会内部和外界公众的质疑,布莱卡斯迟迟无法透露两名高官受到如此待遇的原因,只表示皇家骑警正在对此调查。但他强烈建议对两人的办公室进行全面查账,并丢下一句话:“如果查账的结果不激起公众的愤怒、不激起纳税人的愤怒,如果不让他们恶心呕吐,我会辞去议长一职!”

温哥华
卑诗省议会秘书詹姆斯(Craig James)和议会警卫官盖瑞‧兰斯(Gary Lenz,左)在去年就被留薪停职举行记者会。(加通社)

两月之后,在本周一(1月21日),获得了议会许可的布莱卡斯终于公布了一份76页的爆炸性报告,在其中历数对议会秘书和警卫官不当行为的指控。这些可能让公众“呕吐”的行为究竟是什么?本文将为读者梳理其中最具重量级的指控内容:

豪华的“公务”出国旅行

布莱卡斯在报告中表示,自己在2017年9月开始担任省议会议长一职后,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进行了三次出国公务旅行,议会秘书詹姆斯的办公室安排了全部行程。

布莱卡斯在旅行中发现,所有行程都安排得“豪华”而“舒适”,但旅行中执行的公务却少之又少。在2018年8月的一次英国旅行期间,布莱卡斯、詹姆斯和兰斯三人曾在4天之内仅参加了一次会议。在2017年12月的另一次英国旅行期间,詹姆斯曾安排一辆豪华轿车将三人送至圣安德鲁小镇(St. Andrews)游玩采购一日,称这是“了解苏格兰的一个文化日”。

在公务旅行时,詹姆斯安排自己与同行人下榻的均是豪华酒店,如在伦敦时安排的住宿便是面向“大笨钟”和英国议会大厦、要价不菲的Park Plaza Westminster Bridge酒店。布莱卡斯还发现,在2018年6月前往中国的公务旅行期间,虽然中国官方多次宴请了卑诗省一行人,但詹姆斯仍在事后向省议会领取了每日约$200的三餐食物津贴。

2018年10月的一天,警卫长兰斯来到布莱卡斯办公室,将一张2019年的年历展开,向布莱卡斯推荐渥太华、美国佛罗里达和爱尔兰作为2019年可以考虑的“公务旅行”目的地,暗示旅行的“公务”可以在确定目的地后再做决定。兰斯直言不讳地问:“好了,你想去世界上的哪个地方?”

长长的报销纪录

布莱卡斯在报告中指出,詹姆斯经常将明显为个人用途的购物开销向省议会报销。如在2018年8月的英国旅行期间,詹姆斯在多地礼品店内采购了“很难与合理公务用途相符”的物品,包括2副“皇家”纸牌游戏、2副“莎士比亚”纸牌游戏、3块手表、2条巧克力、芥末酱、4本日记等,并将总价达$1,360.22的礼品采购开支全部向省议会报销。

在此次旅行中,布莱卡斯和詹姆斯在高级男装商店Ede & Ravenscroft双双购买了一套相同的灰色西服套装,并为此各自支付了约$1,000。两人在省议会的制服并非西服,但詹姆斯仍将该笔开销以“议会制服”为名向省议会报销,并三番向布莱卡斯索要其购买西服的收据,表示愿帮助布莱卡斯一起报销,但后者拒绝了这一请求。

2018年6月的中国旅行期间,詹姆斯在香港机场购买了一件价格高达$1,138.34的豪华旅行箱,并将此笔开支向省议会报销。当被财务官员质疑时,詹姆斯称旅行箱是省议员委托自己所购。布莱卡斯对此提出疑问:“抛开这种请求是否合适不说,如果真有这种请求……为什么不能在维多利亚市的商场里买价格合理的旅行箱?为什么省议员不能用自己的旅行箱?”

绿党主席韦弗(Andrew Weaver)对此直言,自己在阅读报告时感到“恶心”:“我以前不知道还有价值$1,000的旅行箱……而且是由纳税人买单?开玩笑吧。世界上没有任何理由能够证明,让纳税人花$1,000买一只旅行箱是正当的。”

锯木器和拖车

布莱卡斯在调查中发现,省议会曾以$3,200.91和$10,029.60购下了一架锯木器和一台装载木头的推车,但两样物品从未被送至省议会,而是被直接寄到了詹姆斯的家中。

布莱卡斯质询后得知,省议会购买这两样物件的原因是“如果一棵树倒在了议会地上,就需要把树锯成柴木,供议会使用。”他对此质疑道,这一场景出现的可能性“非常渺茫”,而且如果确实发生,“一把锯子和斧子看起来就足够了”。

詹姆斯的律师对此解释道,詹姆斯只是在“保管”锯木器和推车,因为议会工作人员称没有地方存放这两样物品。布莱卡斯则进一步质疑:“如果真的没有地方存放,那就得问一问为什么要买了。”

二人坚称无错

卑诗省议长公布报告后,詹姆斯和兰斯两人联合发表声明,对报告中的指控表示“震惊”。两人在声明中表示,省议长的指控是“完全虚假和不真实的”,称报告对两人的声誉造成了严重伤害。

卑诗省皇家骑警仍在对此事进行调查,卑诗检控服务署(B.C. Prosecution Service)已安排二名特别检察官协助此案。卑诗省议会则决定对议会财政进行全面审计,并全面检视省议会的工作环境,再将评估报告交予来自卑诗省外的审计员,接受审查。◇

责任编辑:李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