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国新年在即 这些人为何不能阖家团圆

中国传统新年在即,这是阖家团圆的日子。但有不同族群的中国人由于不同原因,无法在过年这个特殊的节日里与亲友团聚。(Dan Kitwood/Getty Images)

中国传统新年在即,这是阖家团圆的日子。但有不同族群的中国人由于不同原因,无法在过年这个特殊的节日里与亲友团聚。(Dan Kitwood/Getty Images)

人气: 129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1月31日讯】(大纪元记者梁欣采访报导)中国传统新年在即,这是阖家团圆的日子,尤其是远在他乡的游子,总会趁过年的长假探视亲友,但有些人却无法在过年这段特殊的日子里与亲友团聚。

民主人士  16年父子未相见

1月13日,中国民主党前负责人何德普的儿子何佳发出标题为“我与爸爸——父亲被阻出境来美国”的文章。

文章中,何佳回忆幼时感受到父亲对他的疼爱、骑在父亲肩头出游的宝贵记忆;之后,在不理解父亲受当局打压、被逮捕、家被抄的环境下,他把自己隐藏在黑暗中的成长过程与出国读书后的转变。

在2018年底之前,何佳把“爸爸”这个单词隐藏在内心的最深处、逃避着,害怕别人的指指点点。

何佳说,在得知父亲拿到了美国签证、他终于可以见到父亲时,才深深发现对父亲的思念。而就在预定相见的前两日,父亲告诉他说:“刚刚接到警察的通知,不让我去美国了。”

“整整16年换来的却是空等与扎心的疼。警察太可怕了,他们让我习惯了逃避;但是这一次我不躲,我选择反抗。”何佳说,郑重向中共当局提出要求,希望得到作为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权利,父亲可以出国看看这个16年未见的儿子。

事实上,除了为实现中国成为自由国度的梦想而不断努力的民主人士、异议人士、民间维权人士等,1989“六四”事件中、1999年中共开始迫害的法轮功群体中,还有千千万万的大陆民众失去“阖家团圆”的天赋权利。

被迫远离家乡的法轮功学员

移居美国的法轮功学员米晓征女士告诉大纪元,她是逃出国门的,因此新年无法与亲友团聚。但其实在国内的那些年里,每到过年虽能与亲友团聚,心情也并不好过。

“回家后,家人心情很复杂,从看不到你又看到你了,因为有的时候被抓、流离失所、警察骚扰,那些年,绝对过不好年。表面上亲人在一起过年时吃个饭,但是心里都像压着石头一样这种感觉。”她说。

“父母就我一个女儿。2011年夏天,我母亲流着泪跟我说,‘我不愿意让你出国,但是现在他们(警察)找我找得太厉害了,你要是能走赶快走吧!’”米晓征说,2013年大年初五,她与先生、儿子离开了中国,走时没敢跟父母、亲人说。丈夫说,为了她的安全的考虑,愿意放弃稳定的工作与一切。

“出国之后打电话回家,我妈说,一旦可以回来了就赶快回来,但警察一找她,她就讲,‘你千万别回来。’警察有时冒充我的同学向我父母要电话;去我其他亲戚家,要他们劝我回大陆。”

1998年,米晓征读大学期间开始修炼法轮功,中共迫害法轮功后被迫休学,直至2006年她才找到工作,老板明白了法轮功受迫害真相,录用了她。有些亲戚不太懂中共的邪恶,他们会说,等有了美国护照再回来。

“我说,一样有法轮功学员是美国公民到中国被抓的,还坐牢。父母都算70岁古稀之年了,现在身体都不好,经常躺着,两个老人在家里相依为命。”米晓征无奈地表示。

1999年7月20日,前中共党魁江泽民于大陆全面实施迫害法轮功政策,称“三个月内消灭”法轮功,其迫害政策“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就地火化”持续至今。

每一名坚持修炼法轮功的学员的家庭,都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

回忆在家过年的日子

身处海外的法轮功学员蒋炼娇告诉大纪元,幼时她与妹妹住在外公家。她回忆,每到过年,外公会用面团做成各种动物的样子炸来吃、做很多好吃的年菜,很能够满足小孩儿的心,记忆中很开心。

1998年她7岁时,父母将她们接回家。1999年新年,父母亲给孩子们从头到脚买新衣、新鞋等,年菜很丰富。父亲原是医生,母亲是医院员工,住在医院宿舍。她说,“邻居说,之前我爸工资挺高,是拿手术刀的外科医师,来我们家求助的人非常多!”

蒋炼娇说,中共对法轮功实施迫害政策后,2000年底,父亲带着一家人到天安门上访;之后父亲被劳教三年、母亲被劳教两年半后才回家。那时每到过年前,院方就把几个孩子送到外婆家。

“外公去世了;舅舅在年关期间会出去卖菜赚钱,我们跟着去摆地摊。冬天很冷,但还是很盼望去,因为在家时,下课后我们是被锁在宿舍里的,周围邻居或当地人不了解法轮功真相,对我们有点瞧不起。”她说。

父母受迫害之后,过年时,她再也没有穿过新衣服。蒋炼娇说,“小朋友出去都穿着新衣服;邻居都会贴对联、大扫除把家里弄得干干净净;我们家冷冷清清的,什么都没有。一次快过年了我爸被释放回家。还有一次是他写了一个善字贴在堂屋门上,就因此又被抓了。”

记忆中,家乡的冬天很冷。过年时,父亲会把以前买的、积攒的大碳拿出来烤火。她说,“好暖和、好开心,平时没有。”

而如今,蒋炼娇不仅自己不能与家人团聚,还担心身陷囹圄的妹妹。

2017年5月13日,北京市石景山广宁派出所非法抓捕她的妹妹蒋立宇。2018年1月3日,蒋立宇被石景山法院一审非法判刑4年,2018年9月底被北京市中级法院秘密二审非法判刑4年。

可是到目前为止,蒋炼娇还无法知道蒋立宇身处哪个监狱。

她说:“快过年了,调皮的小妹,到底在哪个冰冷的监狱里?我担心,她能否吃饱饭,能否有棉衣穿,能否⋯⋯黑夜里,不晓得她害不害怕,想不想我们。”

想念亲友 想对父母多尽孝心

中国社会问题研究人士、独立评论员张健向大纪元表示,他因逃避中共的暴政而离开大陆前往美国经商;他是中国民主党美国分部的主席,不可能再进入大陆探视亲人。他说,“中共当局对异议人士的管控非常的严格,我早就已经在黑名单上。等到中共倒台,那时就是我们荣归故里的时刻。”

目前在中共独裁之下,无论是异议人士、维权人士、宗教人士都无法回国与家人团聚,原因只有一个。张健说,“因为邪恶的中共,它们恐惧信仰、自由的声音,恐惧把西方的民主价值观传递给祖国的人民。”

“在中共统治的短短几十年中,彻底摧毁了中国文化的瑰宝。所以现在中共治下的中国,每个人追求的都是利益第一、物质第一;过去街坊之间的和谐已荡然无存。”他说,上至有权有势、下至草民,都会在这个体制中被迫害、被剥夺人权。

“流亡美国的路非常艰辛,每年这个时刻都会想念在国内的亲朋好友,也都想在父母面前多尽一点孝心。但事实上,选择了这条路就摆明忠孝不能两全。”

张健说,希望有一天无论异见人士、宗教人士,都可以在曾经生育自己的土地上自由地发声。比如,法轮大法的“真、善、忍”的声音,把文化的瑰宝告诉大家。#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9-02-01 5:2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