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全璋受审引关注 大陆律师再揭黑幕(二)

大陆维权律师夏钧揭露了大陆司法部门的违法内幕。(姜琳达/大纪元)
人气: 33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1月04日讯】(大纪元记者姜琳达洛杉矶报导)“中共统治下的中国从来就没有法制可言,律师圈的人都深知其中的黑暗。实况是中共一手掌控法律、随意践踏人权,人人都是受害者。”这是旅居美国的大陆维权律师夏钧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做出的总结。

大陆正义律师的“命运”

近日,大陆著名维权律师王全璋中共秘密审讯一事在海内外闹得沸沸扬扬。曾亲身经历过大陆司法黑暗局面的夏钧,从法律的角度解析王全璋一点罪都没有犯,所有的罪行均是中共“捏造的”。

夏钧也透露现在大陆的正义律师,像是“709”律师,维权被中共抓捕,不然就是被逼迫认罪、写悔过书。他说:“再稍稍有点骨气的,就被失踪、判重刑。中共是打击了整个律师圈子。”

律师做辩护反被迫害

2006年从旧金山回国的夏钧,原本期待能改变大陆法制薄弱的状况,然而在上海成为注册律师后,他接受上海访民的请求代理维权案子1年多后,就登上了上海政府的“10大危险人物” 排行榜。

为了阻止他继续依法帮访民发声,夏钧说:“上海司法局开始给各个事务所施压,在2012年的时候,已经没有事务所敢接收我。”公安局还派人骚扰,导致他一年中被迫搬了10次家。

夏钧回忆说:“每到一个地方住下来,房东就告诉我警察来警告,不让把房子租给我。最短的一次,我3天就搬了家。后来被逼无奈,我只能到了深圳。”

2013年他代理了中国几个大型的基督教案,包括很有名的“南乐教案”,并成为被抓牧师张少杰的辩护律师。然而过程中,他依法到看守所见当事人时,却三次吃到闭门羹。夏钧说:“我只能打一个紫灯笼寻找我的当事人,结果反而被公安局抓了起来审问了6个多小时。后来我和全国各地18名律师组成律师团奔波这个案子,结果大家都被打、被抓,我也被抢了手机,被困在张少杰家4天4夜,还被当局安排的暴民用稻草杆捅我的耳朵,差点致聋。由此可见,中国是完全没有法制的。”

大陆民事案子靠“关系”

身为刑事辩护律师,夏钧表示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王全璋律师有罪,“实际上他对中国的法制建设立下大功,因为他通过合法的渠道,用法律来保障人权、与野蛮的黑暗势力做抗争。”

根据经验,夏钧透露在现今中国大陆,普通的民事案子是靠“拼关系”的。他说:“看看哪一方能认识法官能多送点钱,哪一方就能打赢官司。但在宗教迫害、访民等刑事案子上,一层连着一层,关系就不太好使了,所以维权律师是唯一可以为受冤者主张正义的。”

中共“犯法” 且查无证据就强行起诉

根据中共给王全璋罗织的三项罪名,其中包括指控王全璋在网上歪曲事实等,但夏钧却说:“其实我们在中国办案的一个最大经验就是靠舆论。因法律是黑暗的,法庭判错了找谁都没有用,因为他们都是中共领导下的互相包庇者。那我们只能借助舆论把这个案件公开,让公检法的人有所收敛。”

“很多律师都是靠舆论打赢一些官司的,而且舆论也是一个监督,结果这却成了罪名,是非常荒唐的。这也恰恰暴露了中国没有言论和信仰自由,完全是一个人治的社会。”而在这个案子中,夏钧认为正好是中共当局在“违法”行事。“王全璋被失踪了一千二百多天生死不明,其亲属一直在寻找无果,这是最大的违法行为。”

目前住在洛杉矶的北京刑事辩护律师卢伟华也表示:“正常的侦查的案件,一般是37天拘留,如果经上级机关活动到高检申请,可能再适当地延长一个月。可如今,中共指控王全璋律师的三项罪名,网上都有证可查,我们律师只需要3天时间就能取证,结果整个公安部门用了一千二百多天的时间,而且3年多都不起诉,这是非法的。”

两位辩护律师都认为中共在使用拖延术,试图想方设法逼王全璋认罪拿到口供,却失败了才秘密审理案件。卢伟华说:“中共抓人是这样的,今天以颠覆国家罪抓人,关一段时间,证据不足不能起诉,就换一个寻衅滋事罪指控你,关押一段时间发现证据不够又要再找一个罪名,真找不到就强行起诉。而且无论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在大陆都没有安全可言。”

呼吁社会关注

为此夏钧呼吁民众不要对中共太抱有幻想。他说:“文化大革命那时毫无人权,人权随意被践踏被迫害,大陆近几年也是越来越差,到了一个黑暗至极的时代。”

夏钧认为如果社会都默不作声,中共就觉得民众还有被压榨的空间,每个人都会受害。他也期待未来有机会能翻开大陆的冤假错案,他说:“例如法轮功学员本身就一点罪都没有,而且有信仰、做善事,反而遭到中共的打压。王全璋律师只是做了身为律师应该做的事情,我愿意为所有受冤者做无罪辩护。”◇#

责任编辑:方平

评论
2019-01-06 4:1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