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林辉:携美资料返国 中国石油之父最终绝望

肖光琰(1920-1968)是中国科学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研究员,文革中被指控为“特务”。1968年10月被关进“牛棚”,遭到虐待、体罚和毒打,12月11日在关押地死亡。(网络图片)
人气: 875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1月06日讯】随着去年12月美国华裔科学家张首晟的“自杀”黑幕被曝光,很多在美华裔学者意识到了与中共打交道是相当地危险。其实,如果他们翻阅中共历史,就知道绝大多数听信了中共谎言、一心报效中共而选择回国的海外人士,下场都很悲催。比如本篇中被称为“中国石油之父”的肖光琰

天真选择回国

1920年出生在日本的肖光琰,祖籍福建,后移居美国。22岁时在美国芝加哥大学攻读研究生,三年后获得化学博士学位,其后留校先后任化学系助理研究员、校冶金研究所研究员。1947年8月起任美孚石油公司化学师。期间,曾4次获得金质奖章。当时的他,完全可以用“年轻有为”来形容。

1949年,淳朴善良、满怀爱国热情的肖光琰参加了中共动员留美人士回国的“留美科学工作者协会”以及“中国学生基督协会”,接受了中共的宣传,决意回国,并说服了一直反对自己回国的妻子甄素辉。甄素辉的父亲曾做过孙中山的秘书。1950年12月,带着与石油相关的大批资料和图书,夫妇俩回到了没有朋友、没有亲人的中国大陆。

对于从小接受西方教育、热爱自由和音乐的肖光琰夫妇来说,国内外生活的反差是巨大的,但他们选择了改变自己,让自己适应所谓的“新生活”。

回国后不久,肖光琰被分配到了东北科学研究所大连分所,即现在的中国科学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工作。期间,他曾任研究员、研究室主任、研究所第一届和第二届学术委员会委员,并兼任旅大市归国华侨联合会副主席,当选为辽宁省政协第三届委员会委员。而他从美国带回的资料,对落后的中国石油工业有着巨大的帮助。

在研究所期间,肖光琰曾领导并参加了催化叠合、催化裂化、固体酸催化剂等研究课题,他主张发展的催化铂重整技术,成为中国炼油技术的重要组成部分;他负责的加氢裂化催化剂研究,解决了中国喷气燃料的问题……在不长的工作时间内,肖光琰在公开刊物上发表学术报告和论文29篇,培养了不少专业科研人员。其也因此被称为“中国石油之父”。

思想改造运动中的打击

然而好景不长。在他回国不到九个月的时候,针对具有西方民主思想的知识分子的思想改造运动开始了。从美国回来的肖光琰也毫无疑问地成为了批判对象。面对着“回国的动机是什么”的问题时,他彻底傻掉了,对于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中共政治,显然不是单纯的他所能了解和理解的。

于是,他不得不被动接受了来自周围人的各种不切实际的评判:“思想反动”、“带回资料是为了向上爬”、“十足腐朽的资产阶级思想作风”、“有卖国思想”……在这样的氛围下,周围人开始都躲着他,指责他,批判他。

苦闷中的肖光琰一遍遍给领导写信,要求给个“说法”,在没有得到“说法”后,他选择了不去工作。他对妻子说:“我爱党冒险回国,谁知党不爱我,把我关在门外……对‘新中国’,我有‘失恋’的感觉,感到生活失去了重心和平衡。我感到前途悲观。”

长时期精神上的压力使他患上了严重的失眠症,只能频繁吃安眠药让自己保持安静。他变得更沉默寡言。

随着朝鲜战争的爆发,毛和中共暂时停止了对知识分子的改造运动。肖光琰在领导表示歉意后,开始重新工作。1953年,他们的女儿小洛洛的出生,让他们的生活多了一些快乐。

拔白旗”运动中再次崩溃

在1958年大跃进中的“拔白旗、插红旗”运动中,被认为有着资产阶级观点的肖光琰被拔了出来,成了“白旗”。批判他的大字报铺天盖地,什么“对祖国毫无感情”,什么“执行的是挂羊头卖狗肉唯有理论高的白旗路线”,什么“你想入党,是对共产党的污蔑!”等等。

不仅如此,在当年的迎新联欢晚会上,人们还将他编进了活报剧《洋博士现形记》。假扮他的小丑上台自报家门:“在下肖博士,靠父母的造孽钱,在美国混了个洋博士,听说共产党在中国掌权,待我偷点资料,溜进中国也好捞个一官半职……”

听着这些侮辱性词语,肖光琰的精神再次崩溃了,从此走向了消沉。大概此时,他已经后悔了当初的选择。

文革一家在劫难逃

文革爆发后的1968年10月5日,大连化学物理所的工宣队将正在病中的肖光琰抓进了牛棚,并抄了他的家。

在牛棚中,肖光琰一再被追问同样的问题:“美国生活那么好,为什么回来?”“你能把美国的资料弄到中国来,一定也能把中国的资料弄到美国去。你说,搞了多少情报?”无法说清这些的肖光琰遭到的是三角皮带没死没活的抽打、嘲笑和谩骂,他被打得皮开肉绽,惨叫不断。在酷刑折磨和辱骂下,他被迫写下了26份“认罪书”。

这个一心报效中国的爱国知识分子终于尝到了中共“铁拳”的厉害。在放风时,人们恍惚听到他的喃喃自语:“党的政策不是这样的……”“党会给出路的。”

1968年12月10日晚,肖光琰再一次遭到了严厉的审讯和暴打。第二天早晨,他被发现死在自己的床铺上。验尸结果表明,他是服用过量安眠药自杀的,终年48岁。工宣队迅速在研究所大院内贴出海报:《特大喜讯——反革命特务分子肖光琰畏罪自杀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胜利!》。

当天下午,工宣队到营城子农场,将正在那里劳动的大连海运学院英语教师甄素辉带回研究所,向其宣布肖光琰的死讯,并让其继续交代问题。甄素辉没有哭泣,只是看了丈夫的尸体一眼,并请求给两天假,回趟家看一下多日未见的孩子。工宣队同意了。

两天后,甄素辉并未如期回来。她被发现和女儿一起在家中自杀身亡。甄素辉,终年46岁,女儿肖洛连,15岁。一家三口都选择以死亡抗争那个黑暗的年代。

结语

肖光琰夫妇死后被定为“特务集团”头子,并成为毛泽东的侄子毛远新亲自抓的典型案例,编号“301”。此案中,由无辜的肖光琰夫妇又株连了11个单位26个更无辜之人,其中包括曾照顾过洛连小姑娘的邻居老夫妇,曾给肖光琰打过针的女护士,曾与肖光琰交换过热带鱼的老理发员等人。中共罪孽何其深重也!而看不清中共面目的肖光琰地下应慨叹当年为何缺了一双慧眼吧。

参考资料:

1、《历史的代价——“文革”死亡档案》

2、网文《幻灭》。#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9-01-06 1:2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