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锦瑟(76)

作者:宋唯唯

还没来得及凋谢的花,玛瑙似的殷红的小野果,都压在雪里,红白相映,晶莹的艳。(fotolia)

  人气: 40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她反正是被挫败惯了,也知道心里要放下这些揪心的挂牵,于是,面上看起来也就平淡得很,也没表露出沮丧相,日子还是一如既往,只是,从前不觉得的,如今竟然凸显出来,专为了刺她的心来的,此地风俗本来就是好曲乐的,街头巷尾传来的丝竹管弦之声、闲着没事吊嗓子的、左邻右舍的电视剧收音机、戏曲频道里的一段折子戏,声声入耳,都是来磨她的心的。不知不觉地,她整个人就瘦了一圈。偏偏那个男生,还时常就冒出来,找她的麻烦,拍著桌子警告她,她要是再悄悄地给游客传真相资料,就要把她抓到监狱里,店子关掉。他容忍她,但迟早地,肯定会有群众去举报她的,她被抓进去了,一定是会牵连他的工作,一折腾,母女俩连现在这个容身之处都保不住。

朱锦这些天因为心里有磨难,脾气格外能忍耐,一声不吭地由着他拍桌子, 听他说话,又似乎句句都在理,指摘的都是她的不是,她低眉垂目地听着,到末了,听他不拍桌子了,就开口说道,对不起。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那个男孩听着却是五雷轰顶。他停下训斥,住了嘴,顿一顿,仿佛兜头一盆冰水浇灌下来,他的无名业火都灭了气焰,一时间只觉得,一切清凉。

朱锦静穆地看着他的眼睛,说,对不起,一直以来是我错了。很对不起你。

男孩闻言,竟然飞速地转过身,一言不发地转身走了,他走得飞快,一路上,心在胸膛里狂跳。对不起——这是她说的,他生气太久、不甘心太久,漫长的一场执念,到这里,终于有了一个结尾。

从那一天起,他竟然绝了踪迹似的,好久都不曾再来了。他不来,也不曾有别人来找她的不是。看起来,她被整个人世遗忘了。

冬天来了,照例会有几场青桐薄雪。落雪的天,纷纷扬扬的干的雪粉,落在竹叶上,发得出响声的。还没来得及凋谢的花,玛瑙似的殷红的小野果,都压在雪里,红白相映,晶莹的艳。这镇子在雪里陡然清寂起来,人迹罕有,从阳台上望出去,老房子的白墙,黑瓦,挑檐,水边无人经过的石拱桥,落了一层薄雪的泊舟,袅袅的炊烟,从巷落间升起。雪落下来,无人经过,渐渐地厚了,大雪天里,这个小城终于显露出它的苍老面貌。

落雪的天,白皑皑的雪,她穿着青色麻布衣袍、厚呢裤、绣花棉鞋,坐在店堂里,围着一炉火, 隔壁糖作坊里在蒸糯米做点心,香味漂浮。她剥开桔子,橘皮都扔在炉火上,熏烤得满室都是烟,温暖又呛人的。这小城静得“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而她这样的存在,仿佛这小城含在心里的一颗明珠。白皑皑的都是寂寥。

所有的事情看起来都走到了尽头,没有一点余地了,然而,水穷云起,事情就开始有了转机。有一天,本地的剧团就上门来了,说起来,还是老师的不服气在起作用,虽然她见惯了不平,然而,朱锦是她多少年前就相中的生角儿,如今这样的遭际里,她就是不服气,一定要让世人看看,这孩子是多么好的一个生角儿。这样,本地的剧团就推托不过地,来了。这个古城旅游区,城隍庙旁边,本就有座上年纪了的老戏台,从前祭神时,年节设集时都会唱上好几天,四乡八里的戏班子都会请来登台,人在戏台上坐不下。河上都是河船,来看戏的人吃住都在船上,携家带口,走亲访友都在这几天,高度密集。自然,这都是百八十年前的事情了,戏台也早就塌成了朽木,可是,复古嘛,自然是要修一座戏台的,收门票的地方,自然要有些噱头。这样,古城里就又有了戏班子,每天黄昏,都有一台折子戏,临水的乐音管弦,煞有风情。 每天都有折子戏,这也是旅游区门票里承诺了的一项。

这戏班子找上朱锦的原因是——冬天了,街面上的游人本来就少,那临河的戏台又是风口上,上台的演员穿着单薄的戏服,北风里吹上一两个钟头是酷刑,地方剧团本来在行业里就是没有地位的,有点专业技能的年轻人,这里根本留不住的。剩下的那些,因为没有什么上进心,又都是偷奸耍猾惯了的经过层层经手盘剥,分到演员的薪水也少,如此以来,冬天了自然就没有人肯上场了,演员推三阻四,天天都推托上不了台,管事的天天去吵,吵得没意思,吵完了也解决不了问题,所以,落到朱锦头上的差使就是——冬天,没什么人听戏,那地方又不能塌台,你要是愿意上场去唱,倒是可以的。反正,报酬多少有一点,看么,大概是没有人看的,唱么,还是要唱的。

朱锦听着,想起那戏台,是在西头一片河水对岸,天气暖和时,每天下午演折子戏,演到天黑,水风悠悠,送来管弦和吟唱之声,望过去,总是一派灯烛华丽、歌舞管弦的样子。没想到底子却是如此怆俗,然而,她没什么好嫌弃的,点点头,很痛快地答应了。

等到去了,才看明白后台上那几个伴奏的,都是茶馆里的那群老者,闲得很,脾气也好极了,反正是喜欢丝竹管弦,吹拉弹唱,没有人请他们,他们自己在茶馆里、家里也是要聚的,还被嫌弃太吵,在这里做幕后伴奏,真正太好不过。他们穿得厚厚的,臃肿和气,怀里揣著保温杯,冷风过堂,也还要围一个炭火脚炉,试着笛子唢呐琵琶,间或喝口热茶,看着真是祥和与安乐,朱锦就笑起来。她在化妆室里更了戏服,自己勒头,上妆,她今天唱的是花脸,净生,笛声起时,踱上台来,唱段选的是《桃花扇》 里的哀江南:

山松野草带花挑,猛抬头秣陵重到。残军留废垒,瘦马卧空壕;村郭萧条,城对着夕阳道。

野火频烧,护墓长楸多半焦。山羊群跑,守陵阿监几时逃。鸽翎蝠粪满堂抛,枯枝败叶当阶罩;谁祭扫,牧儿打碎龙碑帽。

横白玉八根柱倒,堕红泥半堵墙高,碎琉璃瓦片多,烂翡翠窗櫺少,舞丹墀燕雀常朝,直入宫门一路蒿,住几个乞儿饿殍。

问秦淮旧日窗寮,破纸迎风,坏槛当潮,目断魂消。当年粉黛,何处笙箫。罢灯船端阳不闹,收酒旗重九无聊。白鸟飘飘,绿水滔滔,嫩黄花有些蝶飞,新红叶无个人瞧。

你记得跨青谿半里桥,旧红板没一条。秋水长天人过少,冷清清的落照,剩一树柳弯腰。

行到那旧院门,何用轻敲,也不怕小犬牢牢。无非是枯井颓巢,不过些砖苔砌草。手种的花条柳梢,尽意儿采樵;这黑灰是谁家厨竃?

俺曾见金陵玉殿莺啼晓,秦淮水榭花开早,谁知道容易冰消。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这青苔碧瓦堆,俺曾睡风流觉,将五十年兴亡看饱。那乌衣巷不姓王,莫愁湖鬼夜哭,凤凰台栖枭鸟。残山梦最真,旧境丢难掉,不信这舆图换稿。诌一套哀江南,放悲声唱到老。

@*#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游人如织,终年络绎不绝。春天来这里踏青,来看原野上的油菜花,蔷薇花开过一迭,栀子花又开了,香呀,妖娆的缠人的香。 夏天来赏荷,秋天来赏芦苇荡、闻桂花,冬天来赏雪、看腊梅花、吃羊肉煲,纷纷的红男绿女们,忠实地落脚在朱锦的店里,吃一杯咖啡,泡一壶茶,或者在民宿待上两宿。这样忠实的茶客,此一群,彼一群,且多着呢,朱锦一律不晓得红男绿女们的名字,然而,看面容,流年似水里,也有了几分熟识。
  • 她的人生和他没关系了,早就没任何关系,或者说,从来就没有过关系。然而,他还是忍不住,常常合理地推理,朱锦在这个四处都是墙的地方,会怎样走投无路的困顿,她妈妈和她又是如何彼此怨恨,怪罪牵连,到后来彼此仇恨,骨肉相残。也许到那一天,她会低头来求他——当然了,求他也没用,他再也不是从前了,他对她嫌弃得要死,躲都躲不及。
  • 晾晒过装修后的气味,房间通好了风,便择了一个日子,店开张了。楼上只有两间客房,雕花大床上,铺着雪白的床单和被褥,条案上摆着清供的插瓶花叶。卫生间则是微尘不染的洁白,周到的热水浴,雪白的浴巾,洁净的朱漆地板,挂着防蛀祛湿香包的木头衣柜。
  • 敲空了的前厅,也看出眉目来了,面街临河的主墙,镶嵌了大幅的透明玻璃,墙壁都是粉刷一新的,油漆是暖的颜色,空阔的大厅铺上了檀木地板,四壁安置下了木质书架,书架前陈设着落地台灯,照着舒适的小沙发。音箱装在天花板挂角上,有一台唱片机,已经淙淙地,流淌出乐音,在空阔的空间里,很有轰响的回音效果。
  • 罗衣走了,去了一个她从来没有去过的、隔海隔洲陆的地方。她仿佛一艘大船启航,把她一个人留在了这里。 这里样样都是熟到心里的,然而,却又是最陌生不过的,陌生得只觉得自己的命运像蒲公英的种子,顺着哪一阵风,就落到这里。
  • 我只是为了确认,在一个没有你的地方,我还是能愉快购物的。要是按照这个世界的寻常规律,你和我这样的女性,我们经历了一重重的欺骗、背叛和抛弃,不止是婚姻,情爱的不可信,连我们小时候学的,人是猴子进化的——都是谎言。我们已经被生活辗压得骨头渣都不剩了,早就不可能活了,该心碎而死了。最多在电影和戏剧里,我们这样的人还能老脸老皮地活下去,随波逐流,或者心如死灰地敲著木鱼数着念珠,不占份量地度过我们的余生,等著那些伤害我们的人,余生会回头看我们一眼,说一句对不起,然后我们就含恨而终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