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案涉上百人的官位 陕西访民上访12年无果

台湾影星伊能静、北京诗人王藏声援陕西访民王英强。(受访者提供)

人气: 281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1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易如采访报导)“12年上访的结果是我家四口一死两残,至今看不到公正查处的希望。虽然有批示解决,但因为案件涉及一百多人的官位,事情没有得到解决。”王英强对大纪元说。

今年78岁的王英强是中国能建西北电力建设第四工程有限公司(简称四公司)退休职工,目前和儿子王小刚(中国能建西北电力建设第三工程有限公司、简称三公司职工)、女儿王小琴(无职业)居住在四公司的家属院内。

12年前的2007年2月6日,他的儿子王小刚由三公司调入西安蒲城项目部,在项目部保卫部纠察做门卫工作。2月7日,王小刚第一次上晚班,8点接班时发现门卫室锁著,就到前一个班的同事陈文才的宿舍要钥匙,陈文才认为王小刚暴露了他旷班的情况,就放出值班的大狼狗咬伤了王小刚腿,之后,王小刚在农民的指路下步行到乡卫生院打防狂犬病疫苗自救。

王英强当时得知王小刚的情况后,立即赶到蒲城项目部找相关领导要求处理问题和上报工伤,但遭到单位领导拒绝,还不准王小刚休息,最后还克扣了王小刚因被狗咬伤在家休息时间的工资和奖金。

3月24日,王英强带着王小刚找保卫科长要奖金及以前的工资,结果,王小刚遭到单位领导唆使的三农民多次殴打,事后,以不给工作、停发一切待遇相威胁,不许报案,不让休息,不给治病等。

王英强先后向蒲城当地派出所、蒲城县、渭南市公安机关、陕西省公安厅报案,但至今都不被立案。而蒲城县公安局却在有医院诊断狗咬伤证明的情况下,2009年6月23日给出“狗咬但未伤王小刚”的违法说辞,这一说辞之后成为上级公安机关渭南市公安局和陕西省公安厅信访干部长年包庇加害者的借口。

王英强的老伴在得知儿子的遭遇后忧愤交加,2010年1月1日含恨离世。王小刚在遭遇狗咬和殴打等事件后受到剧烈惊吓,经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确诊为精神失常,生活不能完全自理,在家休养,因此多年来工资被单位扣发。而王小琴为照顾王小刚不能外出工作,长期没有收入,一家三口的生活全靠王英强每月三千余元的退休金维持。

“我因四处奔波求告上访,忍饥挨冻受尽折磨造成左腿严重骨网膜损伤,被定为三级残疾,12年上访的结果是我家四口一死两残,至今看不到公正查处的希望。”王英强说。

王小刚是三公司20多年工龄的正式职工,在被要求先签息诉罢访协议之后,才能拿到1680/月最低工资。(受访者提供)

十多年上访历次各级政府的“精典”答复

国家公安部信访处樊处长曾答复王英强说:“我只能从电脑上给你转下去,陕西省公安厅不执行我们也没办法。”

陕西省政府及省信联办曾答复:“是陕西省公安厅的领导亲自给你家上报的终结材料,中央三令五申不让政府参与案子,我们也没办法。你找省公安厅去。”

陕西省人大信访室马主任曾不止一次说:“陕西省公安厅厅长杜航伟(现任公安部副部长)是主管全省信访工作的副省长,我们惹不起。如果给你家办案,我们的饭碗就保不住了。你可以去找陕西省委,省委代表党,权力大得很,陕西省公安厅不敢不听党的话。”

陕西省检察院的领导说:“我们平时都和公安厅的领导在一个大院里住,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你让我们咋给你处理?”

陕西省监察委信访接待窗口:“涉法涉诉案子不归我们监察委受理,你去找有权管公安厅的部门反映。”

公安机关出路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受访者提供)

渭城街道办事处党委书记张亚红说:“蒲城县公安局当年的信访答复就算有违法的地方,但上级政府部门都认可,你是不可能推翻的,你能追究到谁的法律责任?全国一年到头总共才纠正了十几起案子,还都是很有影响力的案子,什么时候能轮到你家?”

三公司的上级单位西北电力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简称:西北有限公司)信访主任王英博等人说:“国家法律又不健全,你和政府打交道这么多年应当深有体会,哪有什么公平可找?你说三公司的狗把你儿子王小刚咬了,公安机关的信访答复明确告知你狗咬未伤,公安机关也是政府部门,可以代表党,答复具有权威性,你不服可以去告。”

而三公司党委书记赵晓飞曾表示,“你就是告到联合国也把三公司告不倒,我们是央企!”

陕西省公安厅信访主任夏琛铭直接说:“你家的案子牵涉了一百多人的乌纱帽,谁敢给你纠正处理?”

遭长年暴力维稳 总理批示不管用

王英强表示,为死死掩盖违法办案黑幕,逃避法律追究,十多年来,以陕西省公安厅为首的各级政府有关部门对他们家实行长年暴力维稳

“地方当局把我家列为该区的头号维稳对象,在我家楼前楼后加装多个摄像头,非法24小时监控,还派出二百多名维稳人员,白天监视、监听、跟踪,身份证被设置为网上黑名单,晚上屋前屋后站岗放哨。”

“我及我的家人经历了不知多少次的威胁、谩骂、羞辱、软禁、关押、不准吃喝、上门打砸、把防盗门从外面焊住、断电、监听电话、剪电话线、暴力截访、非法拘留、上访销号删记录、微博强行销号等几十项暴力维稳手段的残酷迫害。”

“上访12年,我们家不但看不到任何依法纠错的希望,相反,还要面临被强拆和强行被迁户口的危机,现在好不容易得到总理的督办,却又断送在这些黑恶势力手中。”王英强说。

去年8月底,王小琴就她家的冤情及12年来艰辛上访路给李克强总理写过信。12月3日,西北有限公司人力资源部辛主任电话告知王小琴她快递的上访材料已得到李克强“尽快妥善处理”的亲自批示。

在李克强总理批示后,西咸新区秦汉新城公安分局直接书面告知王英强不受理信访事项。(受访者提供)

社会没有法治 纠错比犯错难得多

“总理批示为什么不管用?”旅美时事评论员郑浩昌对大纪元说,“纠错比犯错难得多,因为犯错的官员往往会结成利益同盟,是一窝老鼠,而不是一只。”

维权人士林云飞对大纪元表示,王小琴家的遭遇只是冰山一角,“作为一个普通的伤害事件十几年还不能解决,悲剧的持续导致对家属造成的伤害,在中共所谓法治社会里屡见不鲜,很多时候,在很多司法事件中,法律成为共产党一家之言,在这种情况下,法律已失去公平正义的作用。”林云飞说。#

责任编辑:叶梓明

评论
2019-01-12 12:2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