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9月30日晚间,神韵交响乐团于云林县文化处表演厅演出。(龚安妮/大纪元)

“沐浴在神的恩赐中” 神韵交响乐云林爆满

2019年10月01日 | 11:38 AM

【大纪元2019年10月01日讯】(大纪元台湾云林记者站报导)连九场大爆满!美国神韵交响团9月30日晚间在云林文化处表演厅演出,又见一票难求!

神韵交响乐用音符放射出五千年最辉煌灿烂的文化精华,加上完美的音乐技艺,让台湾不论城市还是乡村,已经连续有八个城市九场的观众见证神韵音乐的巨大力量,“‘神韵’果真如其名,真的是神之韵”、“神韵音乐让我的世界变更宽广”、“我的细胞都复活了、灵魂被唤醒了!”“好像沐浴在神的恩赐当中”,这是云林观众走出剧院时表达他们对神韵交响乐的赞美之词。

2019年9月30日晚间,神韵交响乐团于云林县文化处表演厅演出。(龚安妮/大纪元)

尽管有台风来袭,也无法浇熄云林粉丝们对神韵交响乐团的热情,神韵交响乐强大的音乐能量让云林乡亲不止感动,而且嗨爆了!指挥米兰‧纳切夫领着所有音乐家谢幕时,现场近千名观众的掌声震耳欲聋,安可声响彻表演厅,最后在指挥带领下回应观众两首安可曲。

前斗六市长、现为云林县副县长的谢淑亚多次观赏过神韵交响乐,这次特地到表演厅向神韵交响乐团致意。她在受访时表示,“神韵交响乐团是一个神奇的乐团,一个可以让人不想要回家的乐团。”

“真的好神奇!”谢淑亚说,“东方跟西方原本是平行线,可是在神韵里面是可以如此的谐和。东西方乐器截然不同的属性,结合在一起就是这么百搭,最重要的是,你听完之后你的心是宁静的、是喜悦的,你就会充满希望,好神奇。”

她说现在疲惫时就会打开神韵交响乐的音乐,“回想起每一年她精彩的画面,可以让你消除一切疲劳,可以再给你力量,可以让你重新再出发,神韵是很神奇的一帖药。”

2019年9月30日晚间,立法委员刘建国观赏神韵交响乐团在云林县文化处表演厅的演出。(龚安妮/大纪元)

“听到那个旋律,有如千军万马,气势磅礡,身上的细胞都动起来了!”立法委员刘建国满心感动地说,“敬佩这些演奏家,谱出了让人心动的旋律,听了都融入在那个情境里了。”每一个音符都俐落地呈现出来,“我想这也是音乐在展演过程中的最高境界。”

神韵音乐能量很强,有洗涤心灵的感觉,刘建国深感赞同,“我觉得可以达到净化人心的效果,用洗涤人心更贴切。”他也呼吁政治人物可以多听神韵交响乐,尤其要选举的人更要来听,“这样心才会比较正,才会产生更大的力量,才可以为土地、为人民做更多的事情。”

2019年9月30日晚间,云林县文化处处长陈璧君观赏神韵交响乐团在云林县文化处表演厅的演出。(龚安妮/大纪元)

“叹为观止、余音缭绕!”第一次聆赏神韵交响乐的云林县文化处长陈璧君深受感动地形容,“当我闭上眼睛,可以感受到大草原的辽阔,还有整个大自然的声音。”

“透过神韵音乐,让我们即使处在很繁杂的尘世中,心灵也可以有一个喘息的机会。”陈璧君说,“真的感受到音乐无国界,坐在这个里聆听美妙的音乐,感觉自己已经到了另外一个境界,每一首乐曲在指挥家的指挥下,都可以带你如身临其境。”她认为,“透过这样的音乐飨宴,可以坐在这里聆听这么棒的音乐会,觉得自己很幸运,觉得很幸福。”

2019年9月30日晚间,日台文化艺术交流会会长林慧谕观赏神韵交响乐团在云林县文化处表演厅的演出。(龚安妮/大纪元)

“今晚在表演厅里,我完全享受到每一个音符,每个音符直接进到我心坎里,让我很享受,我非常非常的感动。”日台文化艺术交流会会长林慧谕,首次聆赏神韵交响乐团演出,“每首乐曲都是我们中国五千年历史的音乐,这是我第一次听到我们自己的音乐,非常感动,而且泪光闪闪!”

“今天是非常荣幸、非常感动的一天,我终于躬逢这场美好的音乐会!”林慧谕说,仰慕神韵交响乐已久,却老是错过机缘,“终于,我第一次听到了中西合璧的(神韵原创)音乐。”“确实,我感受到她每一个音符,真的渗透到我们心里面,那种感动无法形容。”她赞许,唯有亲至现场聆听,才能体验深刻的感动,明白所有美好的音乐,确乎无法用言语形容。

她开心地分享道,在聆赏神韵乐曲的当下,直觉电流探入心底,让她心灵澄澈如镜,“那个音符很奇怪,整个分享到我心里,好像撞见了那颗心;那种感觉就像一颗星星,飞到你的心坎底,跟你的心碰在一起像触电般,我感到非常宁静。”

2019年9月30日晚间,乡土艺术家黄信镕偕同妹妹黄钰珍一起观赏神韵交响乐团在云林县文化处表演厅的演出。(廖素贞/大纪元)

“指挥很厉害!”荣获第25届“全球中华文化艺术薪传奖—综合技艺类”奖的黄信镕赞叹神韵交响乐团的完美演出,“神韵交响乐的整个音乐都是很谐和,所以就特别好听。尤其那两位指挥都很厉害,从他们的手势,如果是耳聋的人,光看他的手势就知道曲子的韵律是什么了。”

黄信镕从事的是闽南建筑绘画及庭园设计、室内设计。他说:“音乐跟作画一样,好的音乐和好的画,是自己会说话的。因此不需要文字来表达。”

“这个世界很妙,什么是好听?你再怎么好听也离不开大自然的天籁之声。那个天籁之声她不吵人,听起来就是很轻柔。”黄信镕赞叹地说:“神韵的音乐就像是天籁之音。要把人类最高的境界表达在各种乐器上,这要很高超的人才做得到。”

“东西方乐器融合得非常淋漓尽致!指挥把他生命的意义都融入在音乐里,让我非常感动。”三度聆赏神韵交响乐的云林著名花灯艺术家黄钰珍推崇两位指挥对音乐的诠释功力。

黄钰珍赞叹地说,能感受到神韵的正向能量加持,“我觉得‘神韵’这个名称,取得相当好,真的是有神的那种感觉,真的是神之韵,有神的韵味。”

2019年9月30日晚间,云林县农业经理人协会理事长余明澄与妻子观赏神韵交响乐团在云林县文化处表演厅的演出。(李芳如/大纪元)

“聆听这么棒的音乐,细胞都复活了,灵魂被唤醒。”云林县农业经理人协会理事长余明澄感受到神韵音乐仿佛是来自宇宙空间一种神奇的力量,“那种能量从头顶贯穿全身,有一种热流贯通、通电的感觉,感觉是有一种能量,宇宙的能量,(令人)震撼的正能量的产生,确实有这种感觉。”

余明澄说,“我是很震撼,神韵给我非常大的震撼,而且非常美丽的,整个心灵好像被沐浴在一种圣迹里面。”他说,“真的很棒,感觉好像是沐浴在神的恩赐当中,神迹展现的那种感觉,我特别有那种感觉。”

2019年9月30日晚间,画家廖宜常观赏神韵交响乐团在云林县文化处表演厅的演出。(李芳如/大纪元)

“神韵音乐让我的世界变更宽广。”西螺平和画室画家廖宜常惊呼:“原来世界上有怎么好听的声音组合,更何况是现场演奏的交响乐,真是太棒了!”

廖宜常说,神韵音乐真的如其名“神韵”,“就是这个音乐真的有那种来自天宇之外,就是真的有那种感觉,我从没有听过这样的音乐,有来自于另外一个空间的感觉。”

神韵音乐余音缭绕令廖宜常沉醉其中,“我觉得我晚上应该睡不好觉,因为脑中还有千军万马,还有那种悠扬的乐音,我不确定哪一个会在我脑中会一再出来,是那个千军万马?还是二胡或是小提琴的声音?”他说。#

2019年9月30日晚间,神韵交响乐团于云林县文化处表演厅演出。(龚安妮/大纪元)
2019年9月30日晚间,神韵交响乐团于云林县文化处表演厅演出,前排为二胡演奏家戚晓春(左)、王真(中)、琴露(右)。(龚安妮/大纪元)
2019年9月30日晚间,神韵交响乐团于云林县文化处表演厅演出,图为小提琴独奏家郑媛慧。(龚安妮/大纪元)
2019年9月30日晚间,神韵交响乐团于云林县文化处表演厅演出,谢幕时观众安可声,掌声不断。(龚安妮/大纪元)

责任编辑:夏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