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柏林墙倒塌30年 再揭东德假英雄谎言

10月9日,德国柏林墙遗址公园纪念馆举办了关于东德边境士兵舒尔茨(Egon Schultz)死亡真相的讨论会,重现当年东德人投奔自由的勇气及东德独裁政权用谎言来掩盖真相的无耻。(穆华/大纪元)

人气: 32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10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穆华德国柏林报导)今年11月9日将是柏林墙被推倒30周年,德国各界已开始举办一系列纪念活动。10月9日,柏林墙遗址公园纪念馆举办了关于东德边境士兵舒尔茨(Egon Schultz)死亡真相的讨论会,重现当年东德人投奔自由的勇气及东德独裁政权用谎言来掩盖真相的无耻。

1964年10月5日,东德边境士兵舒尔茨在阻止东柏林人逃往西柏林时中弹身亡,东德指责帮助逃亡的西柏林人是凶手。通过宣传,东德政府把舒尔茨塑造成英雄。两德统一后,舒尔茨的死因真相才浮出水面。

建在当年“死亡地带”上的柏林墙遗址公园。(穆华/大纪元)

柏林墙下挖地道 投奔自由世界

1961年8月13日,东德政府筑起了全长约170公里的柏林墙,团团围住了自由民主的西柏林,他们称这堵墙为“反法西斯的保卫墙”,实际是防止东德人逃到西柏林投奔自由。当时东柏林边境的警卫接到上级的严格命令,要向任何试图逃走的人开枪。

为了与亲友团聚,西柏林的不少年轻人组织挖掘隧道,帮助东柏林的亲友逃过来。其中最有名的就是地道57(Tunnel 57)。在1964年10月3日至5日之间,有57人通过这条地道从东柏林跑到了西柏林。

地道57总长约145米,深度达地下12米。地道从西柏林一处空置的面包房开始,穿过柏林墙下方,到达东柏林。几十名年轻人参加了这项秘密工程,包括佐贝尔(Christian Zobel)和富勒尔(Reinhold Furrer)。富勒尔后来成为了德国著名的宇航员。

1964年10月2日,隧道完成了,总计花了半年时间。按照计划,它的出口应该位于东柏林一处房屋的地下室,但实际上出口挖到了东柏林的一处废弃厕所里。第二天,首批逃亡者通过这条地道到达了西柏林。逃亡进行得很顺利,几名地道挖掘者守在东柏林的出口处帮助人们进入地道,第二批逃亡者也顺利达到西柏林。

建在当年“死亡地带”上的柏林墙遗址公园。(穆华/大纪元)

舒尔茨被枪杀

但地道很快暴露了。在地道完成的第三天晚上,两个东德秘密警察身穿便衣来到出口附近,他们假装逃亡者,对当时守在出口附近的富勒尔说,他们要去叫另一个也想逃跑的朋友一起走。随后,两个便衣就离开去找增援,与他们一起回来的是几名东德边境士兵。

富勒尔发现事情不对,赶紧叫同伴进入地道逃跑。佐贝尔带着防身的手枪,当时21岁的东德士兵舒尔茨(Egon Schultz)进入院子时,佐贝尔开了枪,士兵们开枪还击,混乱中舒尔茨倒在了地上。几名年轻人成功跑回了西柏林。舒尔茨在被送往医院的路上身亡。

事件发生后,东德媒体登出了以“西柏林暴徒枪杀21岁边境士兵舒尔茨”为主题的新闻。东德政府还要求“引渡凶手”。西柏林的司法机构要求东德提供案卷以及尸检报告等,但没有得到回复。因此西柏林停止了关于此案的调查。

在东德,舒尔茨被描绘成人民英雄,一些学校、街道和兵营以他的名字命名。两德统一后,这些学校和街道又改回了以前的名字。在为舒尔茨举行的国葬上,当时的政治委员会成员昂纳克(Erich Honecker)怀着深深的愤怒和悲伤,指责西柏林帮助逃亡者的年轻人是凶手。

西柏林参与这次事件的年轻人发表了公开信,向舒尔茨的母亲表示诚挚的同情。他们表示,真正的凶手是共产主义制度,它并不想解决让居民越墙逃亡的原因,而是通过柏林墙以及让德国人射杀德国人的命令,来阻止东德人逃往西德。

直到2000年枪杀案才真相大白,一份东柏林调查委员会的报告揭示了东德隐藏多年的“国家机密”:当年佐贝尔的子弹击中了舒尔茨的肩膀,并未造成致命伤。后者在混乱中身中数枪。报告显示,致命的子弹来自另一名东德边境士兵的枪口。也就是说,舒尔茨是被同事误杀的。

当年东德的共产党高层早就知道了舒尔茨的真正死因,却隐瞒了真相,反过来指责西柏林年轻人犯下了罪行。东德展开宣传机器,把舒尔茨塑造成烈士,他的照片被裁剪,以便人们看不到弹孔的位置。1974年,舒尔茨的故事还被编进了儿童书,用于教育孩子。

开枪打伤舒尔茨的佐贝尔一直生活在忏悔中,后来还通过酗酒来麻醉自己,这件事一直折磨着他的心灵,直到1992年去世时也不知道真相,一直以为自己杀了人。富勒尔于1995年去世,他也同样没能等到真相大白的一天。

2001年,德国国家电视二台(ZDF)和电视台Arte合作拍摄了纪录片《英勇阵亡——地道与谎言》,呈现了舒尔茨之死的真相,该片获得了德国电视奖。

柏林墙下牺牲者数量难统计

在柏林墙被推倒之前,很多追求自由的东柏林人死于墙下上。牺牲者具体人数到今天也难以计算,因为东德官方没有留下关于死难者的记录,秘密警察还逼迫很多受害者家属保持沉默。

柏林墙遗址公园纪念馆举办的讨论会由包岑(Bautzen)监狱纪念馆负责人克莱温(Silke Klewin)主持。这座原东德的监狱在东西德统一前用来关押政治犯。

在讨论会上,历史学者、纪念馆工作人员塞尔特尔(Gerhard Sälter)表示,当年如果边境士兵不执行对逃亡者开枪的命令,东德政府会对他们进行惩罚或打压,比如剥夺他们的工作机会等等。这种强迫的体制迫使士兵开枪。

埃尔福特自由协会的主席、法律工作者克斯勒(Klaus-M. von Keussler)曾经亲自参与救助东柏林逃亡者,是历史的见证人。回顾当年的历史,他表示有很多帮助东德人逃往西德的救援者都默默无闻,比如福克斯(Wolfgang Fuchs)和他的朋友们。福克斯至少组织过两次挖掘逃亡地道的行动,包括地道57。克斯勒认为,历史不应该忘记他们,应该纪念他们,把这些记录下来。

柏林巴德学院(Bard College Berlin)的历史学者德特延(Marion Detjen)也表示,记录东德历史时期的个体命运很重要。她认为,柏林墙基金会近年来在收集史料方面做了很多努力,在记录真实历史的领域做出了杰出贡献。#

责任编辑:周仁

评论
2019-10-11 5:1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